“还吃饭饭,来,张嘴吃肉肉。”我感到挺好笑的,恋爱中的小姑娘都是小傻子。

  “嗯嗯,真好吃,老公你棒棒哒。”迟小娅得瑟的晃了晃脑袋,一脸挑衅的看着我的后方。

  看什么呢这是,我好奇的回头一看,我擦。果然女人都是小气的生物。

  秦子晴正阴晴不定的看着我们,吓得我赶紧将注意力放在盘子当中,用余光扫她们。

  “呀,处对象了呗?”秦子晴最烦迟小娅,面对迟小娅的挑衅她丝毫不惧:“我玩完的男孩你接手了,你好好享用,我已经享用完了,不要跟我说的这么大声,好不容易有个喜欢你的男孩瞧给你嘚瑟的,都快上天了,我就是不想,只要我乐意,追我的男生有的是。”

  这一次让迟小娅吃瘪了,我听着竟然想乐,也就是场合不对,一向以犀利言辞著称的迟小娅竟然此刻让柔弱的秦子晴怼的无语,也是六到不行。

  迟小娅憋气的不行,当下把筷子一摔就走了,我赶紧往出追,让秦子晴一把给我拉住了:“耀阳,你找的这是什么女朋友,嘴欠脾气坏,咋想的?”

  我愣了愣:“你啥时候也这么得理不饶人了?有些人再好,她不是我的,又有什么用,迟小娅她缺点再多,在我眼里也是最好的。”

  说完留下一脸错愕的秦子晴,转身追了出去。

  “啊!!”迟小娅一脚就踩我脚上了,给我踩的直蹦跶!

  她说:“你老公刚才让人欺负了,你都不知道帮我是吗?要你何用。”

  她在气头上咱也不敢顶嘴,便用温和的语气说道:“本来这事就是你不对,她已经是过去式了,你老挑衅她干嘛!”

  “看他我就来气。”

  “她也没惹你吧。”

  “没少惹我,你懂个啥,她看着文文静静的,实际上比谁都坏!就是能装罢了。”随后的半个小时里她这嘴就跟机关枪是的一个劲的叨叨叨,叨叨叨……

  “说完了吗?”我好笑的抠了抠耳朵问道。

  “没说完……”

  就这样,这个本该属于我们两个人的中午在她的碎碎念声中渡过。

  “这回说完了吗?说完我们去超市给你买瓶水喝。”我从来没有表现的一丝不耐烦,至始至终噙着笑容,连她自己也都感觉说的不好意思了,走走路,像个欠登是的撩我,反脚对着我屁股就是踢了一觉,然后哈哈大笑着跑了,我两下两下就追到她了,对她进行反踢,我俩闹的时候完全没有把她当姑娘的觉悟,是真踢。

  “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呀。”从三楼的超市出来,迟小娅与我并肩往学校走,她虽然挺牛,但我不行,还没有那个敢在学校公然手挽手的嚣张姿态。

  “小傻子,你是我的老公,我对你不好谁对你好呀。”我与迟小娅的约定以后,她叫我媳妇,我叫她老公,哎,也算是另类秀恩爱。

  我给她送回班以后,便看见一帮人从我们班级往出走,是初三赵志伟,项顶他们,路过的时候,还特意撞了我肩膀一下,我不爽的骂道:“你他么瞎咋的?”

  这帮人猛然停住脚步,项顶指着我说:“我是不是好久没干你了?”

  我呵呵的笑了:“艾我草,谁他么给你的勇气跟大哥说这话的呢?”

  这时,我们班主任来了,挤到人群中:“干什么呢,干什么呢。”

  “你等着,下一个就是你。”项顶恶狠狠的说完,便离开了。

  “张耀阳咋回事呀?”班主任灭绝老尼走上前问我。

  我两手一摊,表示不知道,就说刚吃完饭往咱们班走,他们往出出来,就跟我发生了口角,灭绝老尼让我别招惹他们,都是一群不良学生。

  我点点头说了声知道了,可是进班以后,便看见后面一片狼藉,虽然经过简单的收拾,可还是能看出来,后面乱糟糟的,我用眼神询问钟不传跟陈辉是咋的了?他俩说等下课瞎说。

  “师傅啥情况呀?”

  张燕妮抬头扫了眼老师,用书本将嘴巴挡住,说道:“刚才赵志伟来咱们班找秦子晴玩,让钟不传跟陈辉给骂了,完了他就出去找人进来给他俩干了,就是这么个情况?”

  “我草?那咱们班这些男生就没有动手的?”

  “没有。”张燕妮摇摇头:“听说初三蹦出来一个大哥,在罩着他们,他们不敢动手,大哥放话了,今天就来找他俩的,谁敢动手就干谁,都被吓住了呗。”

  大哥?初三啥时候又蹦出来一个大哥?我怎么不知道!

  “你天天忙着泡小姑娘你能知道个啥,初三这个大哥挺厉害的呢,叫曾正,转校来的,打架嗷嗷牛逼,初四的都得眯着,据说十月一的时候就带着项顶他们给初四的干了,传的老神了。”

  “蹦他奶奶个逼。”我气的够呛,我说项顶跟赵志伟这种选手怎么也敢跑我们班嘚瑟,感情是又出来狠人了。这仇,必须要报。

  上英语课的时候,我就在下面卸凳子腿,然后什么内容都没进去。

  一到下课的时候,秦子晴就跑到钟不传跟陈辉他俩面前:“我去跟赵志伟他们说说吧。”

  “说啥?”钟不传斜楞眼睛问道:“是让他别打我们还是让我们别去报仇?”

  陈辉怂了:“要不说说也行,项顶他们现在跟曾正玩呢,据说他爸是老小子,惹不起。”

  老小子,是我们这一带楼房的开发商,以前是混黑的,在我们这一片挺出名,就我家前面那趟新整的建筑工地,就是他们家的,曾正可能没有多牛逼,但他爹确实狠。

  ●-首发}}

  以前曾正就是跟前的学校,因为打架被开除,最后被迫转学,因为性质太恶劣了,据说都已经用刀了,当然,这只是传说的,我他么自然是不信的。

  陈辉这次准备认栽了,钟不传心里不甘,抬头问我:“耀阳你啥意思?”

  “你啥意思?”我反问道。

  “我他么不服。”

  “那就是要干呗。”

  “嗯。”

  “那就干呗。”曾正有个混黑的爹能咋的,我就不信他爹能替他动手打我们。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