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子晴看看我,说道:“曾正真的不好惹,你们消停的学习吧,马上就要放寒假了。”

  我没理她,而是对钟不传说:“这些年打架,咱们什么时候怕过,放学跟我走就行。”

  陈辉咬咬牙:“我也去。”

  我乐了:“这回不害怕了?还舔着脸说自己是初二扛把子,怂这个怂那个得,出去别说是我小弟,丢人不。”

  “放你大爷得罗圈屁,我现在都不跟那些人玩了,天天跟你们几个混网吧,还扛把子,扛铁锹把吧。”

  我们几个都笑了,气氛还算轻松,年少轻狂任我狂,对手爱他么谁谁谁。

  上课铃声响起,这节课是历史课,历史老师有俩大门牙,大门牙中间有道逢,整天伴着个脸,拉拉得老长,就他么谁欠她两百万是的,想让她欢声笑语得给你上一节课老难了。

  就连魔鬼三班这么淘气得班级在历史老师课上都得消停得眯着得存在。

  秦子晴跟张燕妮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两个人互换了位置,她来到我身边,感觉是那样的熟悉。

  果然历史老师一进来后就问道:“秦子晴你怎么坐后面去了?”

  秦子晴微微一笑,历史老师也没在说什么,果然好学生受到的待遇就是不一样。

  我困的不行,还不敢睡觉,这逼发现了真揍你。

  秦子晴用圆珠笔扎了扎我得衣服:“耀阳。”

  “你要是打算劝我,还是放弃吧。”

  “秦子晴,张耀阳你俩往一块凑要是为了说话的就赶紧回去。”码的,这是驴耳朵嘛,怎么我俩才说了第一句话就让她给发现了。

  “老师我错了。”秦子晴认错的态度以极快,甚至不用我说话,都没事。

  不一会儿,秦子晴就撕了一张纸条,在上面写道“你跟迟小娅处对象了?”然后塞到我手里。

  我回了她一个“嗯,在一起了”

  “你俩谁追的谁?”

  “她追的我。”

  原谅阳哥又吹牛逼了,这要是在前女友面前说自己追的别人,面子上有点过不去。

  “我一直都觉得她喜欢你,果然没错。”

  看完这句话,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便没有回答,而是将注意力放在历史课本上。

  这时,历史老师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出去了,班里瞬间炸了锅,而秦子晴也终于逮到说话得机会:“耀阳,你要小心一点迟小娅,我觉得她跟你在一起是有目的的。”

  “怎么会,干嘛这么想。”

  8l最新◇章m节上h^‘

  “你没发现她处处针对我么。”

  我笑了笑:“你想多了,丫丫不是那样的人,更何况咱俩都已经分手了,她没必要因为针对你而跟我有什么目的。”

  “如果她就是有呢?”

  “……”我沉默了,想象着丫丫跟我在一起能有什么阴谋?不可能有啥阴谋吧,咱们这个年纪正单纯得时候,能有个屁得阴谋,而且我身上既没钱,又没权,更没有可利用得地方:“下回不要说这样的话了,不好。”

  “你跟她在一起,早晚得后悔的,那个女孩没有你表面看的这么单纯。”

  真是可笑,迟小娅说她不单纯,她说迟小娅不单纯,这不就是两个女孩互相黑么。

  “如果她对于我的目的真的不单纯,就是玩死我,我也认了。”再说,我都跟丫丫接触这么久了,这个善良的女孩子不会有任何心机的。

  见到秦子晴这么说丫丫,我还真的有点生气了呢。

  随后历史老师进来了,一声怒吼,又让班级陷入空前的沉默当中,可是秦子晴的话却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里,怎么也挥散不去,她不是一个随便喜欢说别人坏话的姑娘,既然她这么说,肯定还是有一定的原因在的。

  就是带着这种疑惑,我准备晚上放学好好去问问迟小娅,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真心的。

  因为,这里面牵扯到一个人,我只希望是自己想多了。

  放学铃声准时响起,我,钟不传,陈辉,陈业兴,王卓五个人全部集合在我们班级门口,钟不传说:“那小子是初三六班的,咱们直接过去打呗?”

  我点点头向陈业兴问道:“丫丫不知道吧?”

  陈业兴回头看了眼后面的走廊:“不知道,我没跟她说。”

  “行,走。”我们几个人将棍子藏在袖子里,一路小跑着上了初三,说实话挺紧张地,这个曾正一来学校就成为初三的大哥,不狠那是不可能的。但是好哥们被欺负了,咱也不能怂了。

  但是好奇怪,明明就是放学时间,为什么六班的人围满了学生,仿佛都在看热闹一样。

  陈辉用眼神询问我,我示意他们都先别动手,过去瞧瞧再说。

  曾正长得黑黑瘦瘦的,身高将近一米七八,在这个年纪已经属于很高了,他手里拿着一根棍子,身后占满了,面前半跪着一个初四的人,竟然是半跪着,卧槽了,不嫌丢人么?

  我不知道这种人是怎么想的,就是干不过他也不能下跪,他还能干死你咋的。

  这他么一跪,揍可能是免了,但以后在学校里你咋混,连小姑娘都不带正眼瞧你的。

  我爸从小就告诉我,男人跪天跪地跪父母跪媳妇,其它人不需要跪!

  可是这小子不仅跪下了,还遭了一顿打。

  曾正用棍子比量这人的脑袋,嘴角勾起一抹邪笑:“都说一棒子干脑袋上容易干死,但我咋觉得脑袋是人体最硬的地方,好多板砖拍上去都拍不死吧,人没那么容易就挂的,对吧?”

  “啊?”这人一愣。紧接着棍子带着风声呼这人脑袋上了,这人下意识的拿胳膊一档,发生一声惨叫,吓得我们都跟着不由得哆嗦一下。

  “还他么敢躲?老子让你躲了?”曾正显然没打爽,旁边的项顶对着使劲将人的胳膊往后一掰,赵志伟摁着这个人就动弹不了了,曾正再次用棍子瞄了瞄。

  这人当时就吓懵了:“我服了,我不打了行吗。”

  “草,这人不是初四大哥么,咋这个怂样,竟然让人干跪了。”陈辉认出此人,正是李明洋毕业后,号称初中最狠的大哥,想不到只是吹牛逼界的大哥。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