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他么也太狠了吧,打人之前都不寻思的?那我们还跟你扯个屁呀,撒丫子全都跑了。

  我们几个也不顾什么形象,之前的气势在这一瞬间也化为乌有,三十六计跑为上策。

  心惊胆战的跑到网吧,钟不传心有余悸的说:“看到那傻鸟没,棍子轮下去眼皮都没眨!就不怕出人命吗。”

  陈辉说:“这么一比,咱们挨的揍还算轻的。心里平衡了,耀阳你这是啥眼神。”

  我鄙视的说道:“人家曾正也没打你们,你们管他牛不牛逼干啥,咱们干项顶跟赵志伟不就完了,一顿啦啦。”

  寂寞的点根小烟,陈业兴懂我:“耀阳虽然你刚才跑的最快,不得不承认你是真聪明啊!”

  “那是。”

  :q最‘新章}节p上r●

  众人一脸不解,项顶是曾正罩着,我们给项顶他们打了,那不就等于打了曾正么,作为后面的大哥,这种怎么能忍?

  接下来陈业兴的话,倒是让大家清晰的明白目前的情况:“他曾正有背景,能打,都是外面传的,即使,行,他爹老小子确实是那么一号人物,人家四十来岁的老爷们会跟咱们学生扯那些?只要不给人家打坏了,小打小闹的,他爹闲出屎了管我们小孩子之间的破事,就算最后咱们给曾正干逼逼了,又能咋的,丫爷的背景不硬?耀阳的那个局长叔叔是摆设?”

  啪!碰!

  “对呀,我草,我怎么没想到。”钟不传蹭的一下从椅子上弹起来:“要背景咱们也有,要在学校干一下,他一个新来的能召集几个人?草他么的,干就完了。”

  “先上网,上网,晚自习在研究这事。”

  “都玩呢,我说球场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迟小娅有点另类,今天扣着一定黑色帽子,穿着盖过短裤得长袖,下面光着一条腿,穿着一双运动鞋,带着个黑色口罩,捧着一个篮球就进来,还舔着脸说冻死了。

  “你这穿得啥玩意?”我顿时不乐意了,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盖她腿上了。

  “现在都这么穿,流行。”迟小娅给我撵走,她坐在我的机器上登录了QQ,我就偷秒她密码,然而让她双手给捂住了,说啥不告诉我。

  “流行个屁,外面这大风刮得呼呼得,我他么以为你进来的时候裤子刮丢了呢!还有你是,腿又直又白又好看,但我不想你给别人看。\"”行了,真墨迹。“对于我得唠叨,人家就跟听放屁是的,左耳听右耳冒,吹着口哨一顿逛QQ空间。

  ”不行,还没开门呢,你赶紧回家那条裤子穿上。”现在为了美露大腿,等以后岁数大了,就该冻出关节炎了,我妈现在就老吵吵膝盖疼,总说年轻时裤子穿得少了,赖我爸不多给她穿点衣服。

  “哎呀,你可真能墨迹。”迟小娅让我叨叨烦了,把耳机往脑袋一扣,放着小音乐自己嗨,我一句话没说,扭头走了。

  钟不传说:”丫爷,咱阳哥那是关心你,你瞅瞅他那伤心得小背影。“迟小娅抬头撇了我一眼,挠挠脑瓜子,低头给我发了条微信:“你生气了?”

  我也没理她,迟小娅发现自己玩电脑有点玩不进去了,挺闹心得抽出一根烟,说道:“你说处个对象咋这么多事!”

  “有人关心你还不好。”

  “我不是说耀阳事多,就是想着一个人想穿啥穿啥得多好,不用受人管制,一天吃饱不饿,嘎嘎开心,这家伙,看耀阳那伤心得小背影,整的我都挺开心不起来,得了,你们玩吧,我去找找他。”迟小娅点了一下会员下机,就往出走。

  于此同时,我在家里她得内屋,翻找她得行李箱,她得衣服全都在这个行李箱里面。

  迟小娅,岁数不大,但走在时尚的前沿那绝对是杠杠的,就里面这些内衣,已经不是她这个年龄段应该穿得了,嘎嘎性感,看得我热血澎湃,现在网络审核严,具体得我就不说了,大家自行想象。

  翻看了一会儿,从里面找了一条天蓝色牛仔裤,寻思在找一条薄毛裤得,可惜没找着,这几年迟小娅过冬天一直跟过夏天是的,她爹心疼她,每次都是开车送她学校,以至于一条薄毛裤都没有,就连衬裤都只有两条,爱美爱到不爱惜自己身体也是没谁了。

  我又颠颠得返回超市向我妈问道:“妈,咱家有毛裤吗?小姑娘穿得,越厚越好那种。”

  “给丫丫找的吗?”

  “啊。”我点点头,难道我妈发现我们只见得关系了?不可能呀,我俩确认关系之后,在家里几乎已经不来往了,甚至说话都很少。

  “那孩子今天出门光着腿就出去了,我想说来着,喏,这有一条,昨天刚进得货。”

  我拿着衬裤,毛裤,牛仔裤就往网吧跑,正好碰见下楼得迟小娅。

  她一愣:“你是给我取裤子去了?”

  “啊。”

  “没生气?”

  “生什么气?”我反问道,她就是这样一个姑娘,我跟她也不废话,不是不穿么,等我拿来看你穿不穿,你要是死活都不穿,那行,我就要使用无赖战术求你穿了。

  “不生气就好,我还寻思你生我气了呢。”迟小娅扑进我怀里给我来一个大大的拥抱。

  “你给这些裤子都穿上,我就不生气。”

  迟小娅不是很愿意穿,说穿得太厚了,身材都显现不出来了,这腿瞅着就跟球是的。

  我就告诉她你怎么磕碜怎么给我打扮,这样就省的别的男的打你主意了。

  最后我们商量半天,毛裤没穿。只穿了一条秋裤跟牛仔裤,因为她得牛仔裤都属于修身得那种,这毛裤穿进去牛仔裤就套不进去了,我想着得尽快给她重新买一条稍微肥一点得牛仔裤了。

  “这回是不是暖和多了?小崽子,听阳哥得,不带有错的。”

  “嘿嘿,你对我真好。”她将换下来的短裤跟毛裤重新扔我手里,我将它们放回在垃圾袋里,然后招呼钟不传他们回班了,忽然间,我猛然一拍额头,光担心她身子了,正事忘问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