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铂觉得我爸说的有道理,当下拿着银行卡也跑里面去兑换钱然后给他媳妇邮回去了。

  这是一个挺长时间的过程,我爸等了一会儿就跑到之前碰到智允的那个地方,只是很可惜,自从上次匆匆一别后,我爸虽天天来这个地方,却再也见不到那对叫智允的母女。

  他坐在地上猛的嘬着香烟,郁闷的杵着脑瓜子,一脸的怅然若失。

  在东京某个还算挺好的医院,智允眼神失望的看着对面的医生,大概的意思是治不好,这辈子想要恢复声线,能够正常的说话,除非有着非同寻常的机遇,否则这辈子想要在开口,难如登天。

  智允一哭,世界黯然失色。

  晨曦特别特别的懂事:“妈妈,还是不行吗?”

  智允点点头。

  “没关系的妈妈,你不会说话,晨曦就代替你说话,你没有完成的梦想,晨曦长大后替你完成。你的梦想是什么?”

  智允眺望远方,梦想是什么……是唱歌跳舞,是说话吗?都不是,她的梦想就是能跟叫张浩的男人有个家,这就足够了。

  智允明白,眼泪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她需要做的就是比常人还要坚强,当下在纸条上写道:“妈妈的梦想就是希望晨曦能健康快乐的长大,今天在学校有没有很乖。”

  “晨曦有很乖,只是……”说道这,晨曦脸上出现难过的表情,终究是孩子,什么都藏不住。

  “怎么了?”

  晨曦说:“学校里都说我是野孩子,说我没有爸爸,我告诉他们我有爸爸,他们不相信,妈妈,你告诉晨曦,晨曦有没有爸爸。”

  智允强忍难过,摸了摸她的头发,写道:“晨曦当然有爸爸,晨曦的爸爸可是个盖世英雄。”

  “晨曦的爸爸在哪里,晨曦想见见他?”没有孩子不渴望父爱,智允这一生嫁给过两个男人,一个是我爸,张浩,另外一个叫冉驰,晨曦是我爸跟智允生的,但智允一直没告诉过我爸,我爸一直都以为晨曦是冉驰的孩子。

  “等晨曦长大了一些,爸爸就回来了。”

  “可我现在就想见他,告诉他我想他了,别的小朋友的爸爸都给她们背在脖子上骑耿耿,我也想有爸爸背我放学,妈妈,我不喜欢日本这个地方,我想回东北。”晨曦说着说着就哭了。

  智允心疼够呛,将她抱起来,不想再说这个事了,抱着她回家,给她洗澡,然后哄她睡觉。

  等她睡着了,智允一个人来到窗户边,看着窗外的景色,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出溜,为什么你明明在我身边,我却不能去找你,晨曦也是你的孩子,她都这么大了,我还是没办法去找你,那天明明相见了,如果你能认出我,想必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承认了吧。

  相比于晨曦的想爸爸,智允才是受伤最大的那一个,这些年她一直在等,等着杨彩发病那天,就是领着晨曦回家认祖归宗那日,虽然这种想法很不好,但智允别无选择,虽然杨彩也曾偷偷的给自己发微信,告诉自己愿意接纳她跟晨曦,反正这些年自己跟孩子过也是过,回去跟他们一起过,大不了不要证了呗,但骄傲的智允却是不会这样委屈自己。

  要么明媒正娶,要么不再联系。

  杨彩好好地活到五十岁,智允就五十岁不嫁人,如果杨彩活到80岁,智允此生便不会嫁人,如果张浩比杨彩先死,智允她就认了。

  她的想法很执拗却也很简单,要么终生不嫁,要嫁只会嫁给张浩,17岁我们相遇,我将最美好的年华都给了你,而你却辜负了我。

  都说男人最美好的年华是三四十岁,要魅力有魅力,要担当有担当,而女人最美好的年华却是17岁到25岁之间,那是最宝贵的青春,一去不复返。

  可是谁又知道,其实男人最好的青春也是初中高中那会,那会只要你长得帅,篮球打得好,小伙子性格幽默,就会有小姑娘跟你谈恋爱,可到了三四十岁,你如果没有钱,就不会有人爱你。

  当然,我是不信这句话的,就好比智允阿姨,如果我爸这时候是个臭要饭的,她肯定也不会嫌弃我爸的,这叫什么,真爱,偏爱,执爱。

  智允自己的坚持,说实话挺对不起小晨曦的,这样不仅让她没了父爱,从小就要遭受邻居,同学的诽谤,搁谁,谁心里都不舒服。于是她也在想,自己要不要让她跟张浩相认。

  电话响了,是刘铂打来的,我爸接起电话问道:“弄完了?”

  “嗯呢,你在哪了?”

  “你在哪儿了,我去找你吧。”

  说了地址后,我爸便开车去找刘铂,刘铂一上车便深呼吸一口气:“你他么说的对,如今乱世当道,万一他么哪天干起来了,咱们还得回国效力呢。”

  我爸笑了笑:“我就是随口说说,现在科技这么发达就算真干起来了,也是高科技战斗,跟咱们有啥关系。”

  \\6看:-正版y'章●!节l:上

  “那可不一样,在有高科技,也得有人冲锋陷阵,就上回老美打二拉克的时候,科技对科技,人对人。像咱们这种没啥军事研究的,只能充人头。”

  “别想那么远的事,还是说说当下吧,你不说要整点重口味,男跟男吗?找到人没?”

  刘铂吸了口烟:“没找到,我上大街上乱碰,人家都骂我是我变态,还用日语骂我,我往大街上铁纸条,打电话进来的都是扯淡的。”

  “那就没整男男,女跟女这种的了,我看着都扛不住。”

  “你不懂了吧,这是趋势。”刘铂突然眼前一亮:“那个破鞋之王徐峰在干嘛?要不咱们给他整日本来,他就好那口,没准他有人。”

  “犯得上不?”

  “相信我毒辣的眼光,指定赚钱!”

  “那你整吧,到时候你自己监制,我是受不了那种,我还是去别的公司挖人家墙角吧,争取培养个像仓老师那样的咱们就发了。”我爸将烟头往出一弹,驱车赶往公司。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