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线在扯回我这边,丫爷真的是爷,不仅是爷,还是祖宗那级别的,让她学习比他么登天还难。

  我家里有个专门学习的桌子,就在超市后面的小屋里,此时桌子上左面摆放着零食,右面摆放着手机,中间是化学练习册,我给迟小娅讲了半天,人家也不跟你好好听,眼睛一个劲的往手机上漂,你跟她讲点什么内容,人家就嗯嗯啊啊的敷衍着,气的快要吐血了。

  终于我气急败坏的将她手机夺过来,一把揣进自己的裤兜,她立刻说道:“你干啥呀。”

  我火了,是真的火了:“你能不能好好学?”

  “哎呀,你老逼我,本身我学习就不好,不得一点一点来嘛。”

  “你还挺委屈的呗?我他么费劲半天,讲了半天嘴他么都干了,你听进去了吗?就他么那个破微信有啥可聊的。”

  看正f版o章%节,上

  “你发啥火呀,我不学了。”她小脾气一上来,将书本随手一扔,鼓着腮帮子跑到一边坐着去了。

  我深呼吸两口气,将作业本捡回来,强忍着自己不发火,耐着性子好好说道:“你要明白,你学习这玩意不是给我学的,是给你自己的!”

  “我不学了!”

  无论我怎么说,人家就是这一句我不学了。

  “不学拉急吧倒!”我他么的也是火了,咣的一声将书本重重的砸向桌子,摔门就出去了,这倒是给丫爷吓了一大跳,我们这不是第一次发生这种事了,事实上最近的这些日子,基本每天都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前阵子我会耐着性子去哄她,今天我是再也忍不住爆发了。

  我妈也听见了我们的争吵声,还说我教人家学习也没有耐性,以后你是当不了老师了。

  “就是!”迟小娅趾高气昂的,有了我妈给她撑腰,她更加的觉得自己做的是对的。

  我气蒙了,手都哆嗦了,指着她恶狠狠的说道:“我他么就多余教你学习,你爱学不学,我他么不管了。”

  有的人可能不明白了,迟小娅本身学习就不好,她能够听我话学习就已经很不错了,可我为什么还会发这么大火呢。

  因为这个夏天一过,我们就到了初四,九年义务教育也走进最后一个时间了,届时我们将会步入高中,我不信什么异地恋,甚至两个学校的恋情我也不会信。

  初中这点人,都没发育好,也都没张开,见得人跟物也都很少,等到了高中,那是来自五湖四海的人,什么样的人都有,更优秀的人比比皆是,我不信如果以后我们没在一个高中,她不会爱上别人,那样的例子太多太多了。

  我很慌,甚至有些着急,比她还着急,我想跟她一个学校,我想跟她一起上高中,一起上大学,然后毕业在同一个城市找一份相对稳定的工作,结婚生子。

  所以眼下我有点拔苗助长的感觉,我非常的心急。

  而人家对于我的心急,就表现的满不在乎的样子,让我很是无力。

  我也知道她天生的性格就是这样,可是最起码你表现的认真一点,我心里也能好受一些,让我感受到一点你对这份爱情的认真,不要让我一个人付出,那样我会很累。

  来到我家跟前的广场后面的一个健身器材上坐着,郁闷的点了根烟,看着蔚蓝的天空,久久不语。

  一排大雁飞过,一会成人字形,一会分散开来,可不管它们怎么飞,始终跟着那个领头的大雁。

  天空那么大,一个飞很孤单,两个人一起飞,就会很快乐。

  累了,它们便一起找个书上休息,歇够了,结伴而行,继续跟时间这个东西做赛跑。

  一双美丽的眸子出现在我头上方,然后在我的眼球里越放越大。

  我不想搭理她,将身子往后一侧。

  “嘻嘻,生我气啦。”迟小娅过来哄我来了。

  “生不起,跟你生气我能被你气死。”我抱怨道。

  “嘻嘻。”她还在笑,抓着我的手使劲摇:“好啦,我错了,我不就是跟你闹着玩嘛,你咋还生气了呢。”

  “闹着玩?咱们还有一年就该上高中了,你明白吗?”

  “我明白呀,可是学习不得一点一点来嘛,一天光学习多枯燥呀,你没看我都一个劲的打哈欠,我寻思玩玩手机,在学习,劳逸结合,专家说过,一天打两个小时有益开发智力。”

  “哪个盲流子专家说的,你把他给我叫过来,你看我踢不踢他就完了!”

  迟小娅噗嗤一声就乐了:“我看你爸QQ说说里发的……”

  我他么无奈了,本来嗷嗷生气的,在她来的那瞬间,啥气都没有了,尤其看她嘿嘿傻笑的脸,更是想生气都生不起来。

  接着迟小娅又说:“我知道你也是着急,可是学习这东西除了天生跟时间的积累也有关系,我八年没学习了,你让我突然就能学的跟你一样,可能吗?我也不是神童。”

  “我要的是你的态度,态度明白吗?”

  “明白!”

  “你明白啥了?”

  “我有态度了,我好好学习,保证在跟你学习的时候我不玩手机了,行不?”

  “真的?”

  “比珍珠还真,我发誓。”迟小娅举起三根手指对天说道:“不过你能不能别凶我,本来就傻,你在凶我,我什么都不会了,大脑一片空白,吓完了。”

  我终于他么的乐了,吸了口烟:“你还能怕我呀?”

  “咋不怕呢,你平常嘻嘻哈哈的,你一生气的时候,那脸给你拉拉的跟老驴是的,好几次我都害怕你揍我。”

  “净扯犊子,哪回不是你揍我,还你害怕我揍你,要是不认识你的人可能真相信了。”我依然记得前几天我俩在喜盈门超市门口吵架,那一次吵的不可开交,我抬手就做了一个要抽她的手势,丫爷瞬间表演一记断子绝孙脚,我趴在地上愣是好几分钟没缓过劲来,事后人家还萌萌哒的告诉你,我不是故意的,那是出于本能,谁让你吓唬我来着。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