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看,说到最后就成我的错了,这不要老命了。

  我还想继续说说她的,因为只有这时候说她,她才能听话。

  么么!

  么!

  “我……”

  么!

  迟小娅根本不给我说话的机会,只要我一开口,她就亲我一下,让我闭嘴,我再说,她就在亲,这招屡试不爽。后来每次我俩吵架,只要不是很严重的话,她就很少抽我嘴巴了,就用亲嘴这一招就能让我闭嘴,但是如果还是吵的很凶的话,或者我做出什么不可让人原谅的事,就会让她无情的抽大嘴巴子,一点都不含糊。

  吵了一架后,她学习的态度变得端正许多,我将自己整理好的笔记以及管我师傅张燕妮借的笔记全都给她:“这些要你在一个星期之内看完,在吸收,好好地记住,不是死记硬背,一定要融会贯通,好好地去理解它,如果有不懂得,你就问我,我这几天给你出张卷子,打不上五十分,就把你昨天新买的粉色草莓大裤衩给你退了!”

  “靠,你偷看我快递?还是翻我内衣箱子了?”

  “我是你对象,翻翻你箱子怎么了,再说我又不是为了偷看,我就想看看你有没有偷偷藏烟。”迟小娅准备忌烟,她说她要给我改造成一个完美的男生,我也给她改造一个我喜欢的女生,互相改造呗。

  “我他么差点就信了。”

  啪!我一嘴巴糊上去。

  啪!她下意识的就还手了。

  我哭了,呜呜呜,不玩了,这他么是迟小娅跟我说的,原话是,小媳妇,你帮我控制控制我说脏话呗,我就问她咋控制呀?她说我要是说脏话,你就打我一个嘴巴,我保证不还手。

  事实上是残忍而又现实的……哎。

  “哎呀,小媳妇我不是故意的,我错了我错了,你打回来。”迟小娅笑的眼泪都出来了,一个劲的给我揉脸蛋子,都给我打麻了,我打她的时候就是轻轻一拍,她是反手抡圆了抽……我再也不相信她了。

  ……

  一转眼,我们家的楼房也已经装修完了,不过是简装的,就打了衣柜,买了个冰箱跟电视,整了一套沙发,床都是用旧的,我妈的意思是我们马上就毕业了,等着毕业以后她在买新的,不然我们这帮小子也是淘气,造的埋汰的那是肯定的了。

  这一天,我叫着钟不传,陈辉,王卓,陈业兴,还是我们五个老搭档,我们几个在楼下抽着烟,看着大货车上的床柜,冰箱啥的,撸着袖子等抽完烟就准备给抬上去。

  咯吱!一辆东风小康蓝色小货车停在我家门口,迟小娅从副驾驶跳了下来,对我们几个说道:“一会儿给我的床,电脑,都抬我那屋去。”

  正版首)-发

  “你还要跟我们一起住啊?”我家一共就两个屋子,迟小娅自己占一个屋的话,那我们四个就得挤一个屋子了。

  “注意你的用词,少年,是你们在我家住!”迟小娅这个臭不要脸的,大摇大摆的率先上了楼,并且抢了一个有阳台,光线好的屋子。

  她说:“就这间了,虽然屋子不是我想要的颜色,等以后再说吧,别瞅着了,去给我床都搬上来呀。”

  我说:“睡我家的床就行呗,换套被子就行,你咋把你家的床也搬来了?”

  她非常自然的说:“常驻呗,以后搬也麻烦,再说,你将来娶我的时候还能买得起新房子吗?肯定得跟你爸妈挤在这个屋子,啥时候搬不都一样么,一想到未来几十年都要在这个屋子住,我不得抢个好地方?”

  我美美的笑了,她还是想跟我结婚的,你看她都开始研究以后的事情了,怎么可能像秦子晴说的那样跟我接触是有目的,绝对没有任何目的,嗯嗯。

  我们几个搬了一张床就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走廊楼道窄,四个人往上抬床特别的不好弄,不一会儿我们几个就将外套全都脱了,光着膀子,我对迟小娅说:“去买几个雪糕回来,累拉稀了。”

  钟不传更不要脸:“丫爷你这么有钱,花钱雇几个人来抬呀。”

  陈辉笑着打了他脑袋一巴掌:“就这几张破床还用花钱雇人抬?一会请我们喝顿酒就可以了。”

  陈业兴毫不留情的拆穿他:“别吹牛逼,还几张破窗,一张床差点给我们累成狗。”

  我拍拍手,说道:“哪那么多废话,赶紧干活。”

  等到所有的东西都抬完以后,全都累的瘫软在沙发上了,动也不想动,我问:“给董颖杰,汤佳乐打电话了吗?”

  “打了,我媳妇说一会就过来。”王卓龇牙说道,随手撕开一袋雪糕,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你啥时候打的?”钟不传一听,赶忙给他媳妇打电话:“媳妇,干啥捏?来耀阳家,他请咱们吃锅子去?嗯呐……这不是给他搬家呢么,快点来吧,地址微信发给你,嗯呢宝贝,爱你,么么踹。”

  我咣积瞪了他一脚:“我发现你们几个咋这么不要脸,啥叫给我搬家,你们不住呗?”

  他们几个哈哈一笑,迟小娅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我斜楞眼睛看她一眼,没说话,希望用眼神能让她读懂。

  她呆呆的看着我,不知道我啥意思。

  没过了多久,董颖杰跟汤佳乐就来了,她俩一进屋,就挺假的来一句:“哎呀,我们都没干活,就跟我耀阳哥去混饭好么?”

  “那有啥的,咱们是亲兄弟,亲姐妹,阳哥也不能让你们心痛,来,拿着。”我将扫把跟锉子递给董颖杰,将投好的拖布递给汤佳乐:“随便干干就行,也别擦的太干净,苍蝇落上去劈叉就行。”

  钟不传不干了:“耀阳你咋这么不要脸,凭啥让我媳妇干,你媳妇就坐那吃雪糕?”

  “你跟谁俩说话呢?”丫爷梗着脖子问道:“我就坐这吃雪糕咋的?你心疼你媳妇你不会干袄?”

  正在乖乖扫地的汤佳乐一听,对呀,自己干什么玩意,立刻将拖把扔给钟不传:“干。”

  然后跑到丫爷跟前,丫爷给她一根雪糕:“想吃什么味的,自己拿哈。”

  “嗯呐。”

  董颖杰也学会了,瞪着王卓,王卓立刻懂了,颠颠的跑上去:“媳妇,我帮你干啦。”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