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后这俩货一起骂我王八蛋,还说以后他们搬家一定让我去给他们家收拾屋子去。

  我哈哈的大笑着,闹了一会,迟小娅领着这俩姑娘也开始收拾屋子,但是一时半会收拾不完,我们就决定先去吃饭,吃完饭在回来干。

  但大家心里都有数,吃饭完干活的肯定还是这三个姑娘,我们肯定都得喝多。

  迟小娅颠颠的跑到超市:“妈,我们去吃饭,你也一起呗?”

  我妈笑呵呵的摇摇头:“你们几个孩子去吃吧,我去影响你们。”

  “不会的,你也没吃,就别做了,一起去吧。”

  我妈还是拒绝了:“还是我闺女心疼我,我就不去了,我跟你们秦然,蔓萍阿姨她们约好了,我们几个女人一起去吃饭,你们吃的开心点哈。”

  我妈说完,从包里拿出五百块钱递给迟小娅,看好,是给迟小娅,不是给我!!

  “那好吧。”

  陈辉他们几个就调侃迟小娅,这妈妈叫的真叫一个亲切呀,这人还没嫁过去呢,就先改口了。

  “咋的,羡慕呀。”迟小娅笑呵呵的搂过陈辉的脑袋:“蹦跟丫爷废话,一会喝酒干倒你。”

  陈辉不服她:“你说我跟你一个大老娘们喝酒是不是欺负你,让你们两口子一起上的。”

  迟小娅就跟小男孩是的,哥们一帮一帮的,喝起酒来也是热火朝天,在很大一定的程度上,我现在能有身边这些好朋友,大多数都是她在维护,因为我话其实很少,虽然挺能扯犊子,但有时候那种场面上的话不太会说。

  就拿目前来喝酒来说,我喝一半感觉不想喝了,但他们都正在嗨皮的气氛上,我要是不喝就会很扫兴,隐隐约约的我感觉自己有点胃疼,实在不想喝了。

  便起身去了厕所,脸憋的通红。

  迟小娅看了我一眼,然后对陈业兴他们说:“都别他么耍赖,赶紧把酒都干了,董颖杰你干啥呢,咱们不能服他们,干就完了。”

  “干了!”董颖杰也是女中豪杰,二话不说给酒里的都干了。

  那陈辉他们更不能怂了,再加上钟不传他们几个起哄,也都给干了。

  董颖杰说:“我是女的,你是男的,我喝一个,你就得两个,哦不?”

  “行!”好面子的陈辉咬牙说道:“今天我不给你裤衩喝丢它,我都算你身材好!迟小娅你干啥去?想跑?”

  “我跑你大爷,我今天非得给你喝地上叫我姑奶奶,你等回,我去看看耀阳就回来。”

  “我看你是抠嗓子眼要去吐吧。”

  “我是心疼我对象,等会回来收拾你。”迟小娅跑到卫生间,挺担忧的直接就进来了,吓得里面的男的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厕所了,同时还看了看门口男性厕所的标志,心想现在的小姑娘真彪悍。

  呕!

  我对着尿池子一顿猛吐,迟小娅给我拍拍后背:“不能喝别喝了,喝多怪难受的。”

  我捂着肚子说:“今天确实有点难受,不在状态。”

  “没事我陪他们喝就行,人家今天给咱们家干活了,不陪高兴了不好。”

  “你也少喝点吧,别太逞能了,本来脑子学习就笨,在喝傻了给。”

  “嘴还能这么欠,说明没啥事。”迟小娅小声在我耳边说:“我跟你说,我都没咋喝,全都倒地上了……”

  “啊?地上没啥水啊。”

  “谁告诉你非得倒地上的,我都倒后面去了。”

  “我靠,那多浪费。”我挺心疼的说:“那都是钱买来的。”

  “行,我不倒了,一会我都喝进去,晚上你抬我回去就行。”

  说完以后,迟小娅真的不再偷摸倒酒了,而是真枪实弹的跟人家喝,说实话,这酒量跟陈辉等于对半开吧,加上之前耍赖,目前反而稍稍领先。

  陈辉喝的大舌头都起来了,迟小娅也开始迷糊了,众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大,同时越来越没素质,周围的客人都开始用鄙视的眼光看着我们这一帮,前面的服务员也都在窃窃私语。

  我们根本不管那个,他们喝他们的,我们吵吵我们的,我还算比较清醒,因为一会都喝多以后,总得有人照顾他们不是。

  陈辉喝的确实多了,站人家桌布上就要往里尿,让我们给拉走了,我们在路上一边摇摇晃晃的走着,一边唱着歌,一边嚷嚷着年少轻狂,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要是有人还往我们这边看呢,就张口骂他们,反正是挺没素质的。

  钟不传搂着汤佳乐,王卓搂着董颖杰,四个人开房去了。

  一点都没避讳,大摇大摆的去了,陈辉跟陈业兴沉默了,两个摸了摸兜里的五毛钱硬币,喊着眼泪回家睡觉去了。

  路上就剩我跟迟小娅了,她喝的脚下发软,整个身子都靠在我身上,然后给我来了一个无视周围人所有人的阳光,进行一个长达五分钟窒息式的法式湿吻。

  她说:“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么,今天我就给你。”

  我犹豫半天,随后摇摇头:“今天就算了吧,你喝多了,等哪天你清醒得时候咱们再说这事。”

  “清醒得时候我就该不好意思说这事了,傻瓜,我们也不要回家了。”迟小娅拉着我就往宾馆走。

  期间路过一家公厕,迟小娅尿急,就想去厕所,让一个人给拦住了:“现在是掏粪期间,不能上。”

  迟小娅说:“哎,我认得你,你是那个小乞丐?”

  对,没错,这个人是丫丫出事之前好心打赏50块钱得那个小乞丐,宁昊。

  “恩公!”小乞丐宁昊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抓着丫丫得裤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太好了,你没事,你没事。”

  +$正5版,4首QA发

  那一场车祸,宁昊也是亲眼所见,期间他都是偷偷得去医院看迟小娅得,因为兜里没钱,也就没好意思推门进去,今天在这里相见,也实属缘分。

  “我当然没事了,不过你要是在不让我上厕所,我可能就有事了。”迟小娅打了一个酒嗝,笑着说道。

  “都他么给我滚出去,我恩公要蹲坑。”小乞丐宁昊呜嗷一嗓子,让里面得小兄弟都散开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