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身子往里摊了半步,捏着鼻子皱眉道:“嚯,这什么味儿,咋这么臭呐!”

  她没认识我之前,可能连公厕都不去蹲坑的主,自然是没见过这种掏粪坑的活。

  “恩公,掏厕所的时候一般都比平常味儿大点。”宁昊悻悻的挠了挠头,说道。

  “算了吧,我还是去前面找个宾馆上厕所吧。”她实在没那个勇气,本来喝多了就想吐,再加上这厕所这味道,差点就要吐了。

  迟小娅拍拍他的肩膀:“年纪轻轻的咋干这活?能挣到钱吗?”

  宁昊眼前一亮,默默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白沙,缓缓的吐了一口,忧郁而深沉的说道:“1995年,就读于德国慕尼黑特种兵学校;1998年,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心理系进修;2000年,加入海豹突击队;2003年,攻破日本情报系统,获取10份绝密文件,令其战争阴谋破产;2005年,前往叙利亚执行任务,成功解救三千人质2006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提名2008年,参加美国总统选举,以1票之差落选2011年,被奥巴马跪请回到海豹突击队,同年击毙拉登2015年,被提名为全球最有影响力人物,如今放弃一生荣誉在哈尔滨掏厕所。你别小看这掏厕所的工作,农村一个厕所掏一下五十,市里的公厕按照大小划分,一天掏好了五六百没问题。”

  迟小娅被雷的不轻,对他抱了抱拳:“哥们,丫哥祝你前程似锦。”

  “行了,你还上不上厕所了?”我不耐烦的拉着丫爷离开了:“你跟一个臭掏毛楼的扯啥,赶紧走了。”

  走的时候迟小娅还不忘回头对他笑了笑:“拜拜喽。”

  “拜拜……”他被迟小娅得笑容给迷倒了,咧着嘴流着哈喇子挥了挥手,然后往后招呼一声:“兄弟们接着干活了,一会还要去隔壁寡妇村林笑焉林寡妇得粪坑呢,抓紧了。”

  宁昊忘记了,他以为他现在在外面呢,结果一转身得时候,脚下直接踩空了,整个人噗通一声,砸出一道巨响,粪便就像是刺花炮一样,蹦了出来。

  ~最\"/新章!节|V上,ZAw

  其中一个人大叫:“不好啦,宁哥掉粪坑里啦!”

  ……

  迟小娅已经憋不住了,周围还没有网吧啥的,也没办法上厕所,于是她跑到一个胡同了,这边都是大高楼,后面是一堵封死得围墙,在这上厕所倒也发现不了。

  迟小娅说:“你在门口给我放哨。”

  说完,她裤子一脱就蹲那了。

  我瞅了瞅周围没啥人,自己也是尿意袭来,就走到迟小娅跟前,也准备上厕所。

  “你干啥,离我远点,你别看我,把脸转过去,你对着哪尿呢?崩我屁股上了都。”迟小娅大声喊道。

  “咱俩还分啥你我了。”我龇牙乐道,嘴里吹着口哨。

  “膈应人!”迟小娅将自己的眼睛捂上也不看我。

  等我俩都完事以后,一脸轻松地点了颗烟,迟小娅得酒还没有醒,说啥都要跟我去开房。

  我挺无奈,说句良心话,虽然她不是在清醒得时候跟我说的这话,可我得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可以跟她发生关系的。

  我就在这种半犹豫半挣扎的心态下跟她开了宾馆,我们进了屋子以后,她咣当一声将门给关上,随后顺手就把刚被我打开得开关也关上了。

  然后连推带倒的给我扑在床下,二话不说上来就亲我,我也热情的回应着。

  我得呼吸有些急促,原本还有一点点的人性在这一刻全部抛在脑后,就想跟她来个翻江倒海式的嗯嗯啊啊。

  她将衣服褪到肩膀处,对我说:“你不是一直想要我么,今天就满足你。”

  我翻身将她压在身下,这种时候我要霸气一点,要是将来传出去,我让一个女的给我上了,那我多尴尬。

  可咱丫爷就是那种不可以被征服的性子,她使劲就翻身在我上面,对我说道:“我在上面!!”

  好吧,我服了,她在上面也是一样的,这玩意就得从亲亲开始,亲了一会儿,我感觉差不多了,就准备下一步。

  然后迟小娅突然脑袋晃悠了两下,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接着我就悲剧了。

  我猛然的想躲开,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嘴还在咬着我得嘴,接着她将嘴里的东西全都吐我嘴里了……

  喝多的人可能懂现在这种情况,一旦喝多想吐的时候,那根本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所以迟小娅一吐在吐,我全都接住了,一滴没剩……

  呼!吐完以后的丫爷感觉全身一阵轻松,然后翻了个身子就睡着了。

  呕!我也不行了,捂着嘴跑卫生间一个劲的吐,本来都不想吐的,汗。

  吐完之后我就开始漱口,完了撕开一次性的牙刷,一边刷牙一边恶狠狠的看着迟小娅:“娘的,这辈子你要是不嫁给我,都对不起我!”

  啦啦啦!刷完牙,漱完口以后,感觉浑身轻松许多。

  在回去的时候,迟小娅已经睡着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蹲下去帮她脱了衣服跟鞋子,完了就这样抱着她睡得,隐约见,我听见她再次喊了一声妈妈。

  人总是在酒醉之后下意识喊出来的那个人的名字,就是她心里最惦记的那个名字。

  看来,她还是很舍不得她妈妈的。

  嗡嗡!

  迟小娅的手机震动了,是来微信短消息了,我将手机拿起来想看了看,结果她加了密码,指纹锁,出于好奇,我就用她的手指头挨个事,叮的一声消息打开了。

  跟迟小娅聊天的人有很多,男的,女的,五花八门全都有,我随手翻了几个跟男的聊天记录,并没有发现她跟人有暧昧的语气,让我不自觉地傻乐一下。

  完了就刷她一遍朋友圈,寻思看看有没有啥好玩的,结果方柔两个名字就这样不可控制的进入我的眼睛里。

  方柔发了一张她的照片,那是在昏暗的路灯下照的,整个人看上去孤零零的,她在上面写道:“没有后悔认识你,但是对不起,这次真的要重新开始了,但愿你别忘了,那时候的我,事真的爱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