爷爷奶奶,她们可是地地道道都是对方的初恋。

  那年得爱情让我们羡慕,让我们嫉妒,那是一个连牵牵手都会脸红得年代,结婚就是一辈子相扶到老。

  根本就不是现在这个随时都可以离婚再找得年代可以比的。

  听我奶奶说,她跟我爷爷结婚的时候,我爷爷给了她三十块钱,让她想买点啥就买点啥,我奶奶没舍得花,将钱存了下来,后来用这三十块前在东北安了家。

  那时候流行大帮哄,在东北,主要靠种植水稻大米红小豆为生,我爷爷是退伍军人,我奶小时候在地主家干过活,两个人来到东北,特别的能吃苦耐劳,我奶说,东北冷,你不使劲干活,身子骨就冷,干一天活,才能转几块钱,打麻将玩的是几毛钱的,抽烟,抽的都是卷手牌的旱烟。

  她们住着平房,烧柴火,烧炕,每逢过年才能给孩子买一间新衣服,发点喜糖,左右邻居在一块一起过新年,一起坐在院子门口摆龙门阵(俗称扯犊子,先聊天)。

  日子过的简朴,却很快乐。

  爷爷奶奶也会因为琐事而吵架,也会因为某些原因而吵得面红耳赤,甚至都动过手。

  可那又怎么样,这不就是正常的过日子吗。

  爷爷在世的时候,奶奶总是嫌弃他在屋里面抽烟,不爱洗澡,臭袜子满地乱撇,明天出门前连自己昨晚脱下来的衣服不知道在哪,几乎没有任何优点。

  可是现如今,奶奶脑海里回忆的,所想的,全都是爷爷的优点,再也没有缺点。

  她多想在骂一句老张头,把你臭袜子洗了,可是却没有人回应她了,再也没有一个人可以气她了,再也没有人让她操心了,可她却不过快乐了。

  奶奶趴在棺材面前,看着一脸安详的爷爷,痛哭:“你个没良心的,扔下我就走了,以后的日子我可怎么办呀,没有你,谁疼我啊。”

  奶奶哭的特别凶,我也跟着大哭起来,然后我奶就要去把棺材给打开,让我爷爷起来,我家里人赶紧过来拉着她,最后她是被拖出去了,老姨她们说不能在让我奶进来了,怕她崩溃。

  奶奶在另外一个屋,我却也能听见她的哭声,是真的难受。

  大概过了一个半小时吧,门外蹿进来一个极其慌张的男子,是我爸。

  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去,咣咣咣的磕着头:“爸!!”

  我妈妈给他拿纸陪着他一起烧纸,两个人就跪在那,不说话,我爸从进来以后就一直跪那烧纸,除了刚进屋喊了一声爸以后,便再也没说话。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我爸哭,印象让我挺深刻的。

  随后刘鹏叔跟健洲叔他俩过来给我爸脚走了,不知道忙乎什么去了。

  过了一会儿,我爸闷闷的走过来对我说:“你去跟你健洲叔他们吃点饭去吧,爸在这守着。”

  我爸眼睛通红通红的,我也没心思吃饭,就说:“我不饿,你去吃吧。”

  “我不去。”我爸深深的看着我爷爷,心里难受的要命,好好的一个人就这样突然走了,一时间无限悲伤。

  xtb

  就在前几天,我爸跟我爷他俩刚打完电话,这么多年,我爷最惦记的就是智允阿姨,朴智允曾经是我爸爸的妻子,后来我爸跟她离婚了,但是那个女人却是最让我爷爷喜欢的丫头,我爷爷告诉我爸爸,无论如何都要找到智允,看看她过的怎么样,并且告诉让我爸告诉智允,就说爸爸很想她,有空回来看看自己。

  直到我爷爷临终前,也没能看见最喜欢的那个儿媳妇,算是含恨而终。

  如果说人在死去的一刹那有不舍得话,一个我奶,一个我智允阿姨,她俩是最让我爷爷放心不下的。

  我爸当时就给智允阿姨那个万年不用的微信号发了一条消息过去:“我爸去世了,她很放不下你,如果你看的话,就回来看看她吧。”

  而远在日本的智允阿姨却是在一个月以后才看见这条消息,当下她便抱着晨曦跑回来了,只不过那时候我爷爷已经火化,在我爷爷坟前,智允阿姨领着小晨曦哭了好久好久,并且让晨曦喊了声爷爷。

  不过那都是后话了,说说目前,我也却是饿了,就跟着健洲叔他们一起去买烧烤了。

  等待的过程中,我才看见手机,无数条短信跟未接电话,基本全都是迟小娅的,你们估计也能想象的到,暴脾气的她说出了多难听的话,而我也能想象的到,她肯定处在暴怒当中。

  我一拍额头,对呀,给她送衣服,我咋忘了呢。

  这丫头该不会现在还在宾馆呢吧,我当下就有点急了,赶紧给她回电话,她却没接,电话显示的已关机。

  完了,这丫头现在肯定气疯了。

  我还不能离开,就得跟在健洲叔他们身边,烧烤好了,就得给他们给他么。

  我健洲叔对我说:“这几天你千万别招惹你爸爸,知道嘛?”

  我点头:“我没事招惹他干啥。”

  “嗯,你爸在国外也挺难的,当儿子的好好哄哄他,你说你平常老跟你爸俩干仗,等着有一天,等你长大,等他老了,甚至说离开这个世界,你就该后悔了,人最怕的不是没有孝心,而是当你想起来尽孝的时候,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没有了。”

  “我知道了健洲叔。”

  “好孩子。”健洲叔摸了摸我得脑袋:“初中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有啥打算吗?”

  “上高中呗。”我很自然的说。

  “上完高中呢?上大学吗?”

  “昂,咋的了?”

  健洲叔呵呵一笑:“你信我不?”

  我立即表态:“在我心里,你比我爸还亲。”

  健洲叔哈哈大笑:“行,我没白疼你,你高中毕业以后,有机会去当兵呗,等你以后退入了,我就给你整公安局里,以后接我得班。”

  刘鹏已经捞钱老够了,再过几年他就打算退下去了,到时候上位的就是我健洲叔,而我健洲叔必须得培养自己得心腹,那个人很明显就要是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