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机会将会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可我却异常的纠结,坦白说我还是想上大学,在我的认知里,大学应该是妹子云集的地方,以后毕了业去大公司上班,穿的西装革履,没准再给老板的女儿娶了,那就无敌了。

  说实话,我并不喜欢警察的工作,虽然他们看上去挺威风也挺体面的,但是那工作只适合两种人做,一种就是爬到刘鹏跟张健洲这种位置的,另外一种家里不差钱,找个感觉还不错的工作,实际开的工资都不够每个月花的。

  所以像我家这种情况,综合考虑来说,我还是更喜欢当上班族,过朝九晚五的生活。

  回去的路上我好几次都差点脱口而出想去看一眼丫爷,怕健洲叔说我不懂事,我也就没敢吱声,挺忐忑的回到灵堂那,却意外的见到了一个姑娘,她正在我爷爷的棺材面前烧纸磕头,眼睛哭的我红红的。

  我走上前给迟小娅扶起来,意外的问道:“你咋来了?”

  迟小娅哇的一声又哭了,扑进我怀里:“爷爷咋走的这么突然,他那么好。”

  我轻声安慰道:“心梗突然发作,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晚了。”

  她哭的特凶,我就在那安慰,不知道的以为迟小娅才是她亲孙女的,女孩子都是感性动物,这三年来,我爷爷跟她也算是认识了,没事就喜欢逗逗她,两人感情处的不错。

  不远处的刘鹏搂着我爸的我肩膀问道:“哎,你说他俩这是不是早恋呢?”

  我爸叼着烟,寻思片刻:“我儿子可以啊!”

  “希望以后不要跟你一样渣就好了。”

  我爸心情不好,也没心思跟他开玩笑,也没管我早恋不早恋的事。

  他走过来的时候给我吓了一大跳,赶紧给迟小娅松开,我爸说;“你们两个小孩子就别在这里呆着了,太晚了,让你健洲叔给你们送回去吧,好好陪陪你奶奶,劝劝她。”

  回到家的时候我妈跟我奶都没在家,可能在我老姨她们那了,屋里就我们两个人,迟小娅一进屋就钻卧室了,紧接着换了身睡衣出来:“这他么的,一天没穿裤衩,感觉呼呼往里灌风。”

  我赶忙解释道:“我回家就听我妈说我爷爷的事了,没来得及。”

  “不用解释了,我懂,”迟小娅打断我:“钟不传他们明天过去。”

  “嗯,睡吧。”

  第二天依然来了好多陌生的面孔,他们纷纷惋惜着我爷爷的离世,同时在跟我爸诉说着什么,而我爸总是呆呆的往前最前方的路口发呆,似乎在期盼一个人出现,然后每一次都是失望的表情。

  迟小娅用眼神瞟了眼,问我:“你说你爸爸瞅啥呢?”

  “我怎么知道。”

  “你还记得智允阿姨吗?”丫爷问。

  “记得,还挺想念小晨曦的呢,也不知道她们在哪,那小丫头长啥样了。”

  “我偷偷的告诉你,你跟你爸说啊。”

  “啊!”

  “智允阿姨哑了!”

  “啥?哑了!”一个女人哑了,还带着一个孩子怎么过啊,我立刻变得担心起来。

  “你喊啥呀,不许喊!”迟小娅连忙捂住我的嘴不让我出声,完了她往我爸那看了眼,紧接着抓着我的手:“跟我走。”

  我俩来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我方才开口问道:“那她们娘俩在哪里呢?”

  迟小娅摇摇头:“这就不清楚了,全国世界到处跑,也就我爸偶尔能跟她联系上,不过智允阿姨不让我们说出去,否则就再也不会见我们。”

  我更加的好奇了:“为啥啊?”

  “据我爸爸那意思应该是躲你爸爸。”

  我眼睛瞪的老大,感觉里面有大新闻呀,便追问道:“说说,都给我讲讲咋回事。”

  丫爷耸耸肩:“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我爸爸在追智允阿姨,智允阿姨好像跟你爸有一段过去。”

  “soga,听起来好像很乱的样子。”

  “不乱,就你爸刚才的那种眼神百分之百是等待一个他最想念的那个人,我猜就是智允阿姨,但是不行啊,不想智允阿姨回来了,你爸就容易跟你妈妈离婚,我爸爸追智允阿姨就没洗,这结局双输啊,所以为了你妈妈,为了我爸爸的幸福,咱俩得联手。”

  “咱俩联手能做什么?”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

  “额……我也不知道。”

  晕,在这跟我扯了半天犊子,如果说智允阿姨要是真跟我爸发生点什么,光凭我们两个小孩是没办法阻止的。

  反正到时候我爸要是真敢为了别的女人去背叛我妈,那我肯定跟他们干仗,干的天翻地覆的。

  就我爸这样的能找到我妈已经是上辈子烧了高香了,不好好珍惜还想着出轨那能行么。

  当然,今天的话我就当我丫爷在胡说,说过去也就忘了。

  转眼间,到了第三天,我爷爷正式出殡的日子,我们这边流行火化,我坐我爸的车跟着一同去火葬场,丫丫没让她去,毕竟我们只是情侣,又不是夫妻,在灵堂陪了我三天,就已经挺不好的了。

  '●首。发H

  后面的细节我不想仔细说了,再说就有点恐怖了。

  我只记得当时在我爷爷被推往火炉的时候,我奶当时就激动的拽着那个车,死活不让往里送,说他疼。

  后来还是让我爸跟我家亲戚给我奶拽走了,否则很容易跟着一起进去了都。

  那场面,看哭了好多人,包括我在内。

  所有人都动容了,人这一生,生老病死,说不准哪天活着,说不准哪天就走了。

  窗外阴雨连绵,就连空气都变得压抑。

  之后我爸在一起招呼我爷爷当年的那些朋友,而我则是跟我妈回了家。

  家里所有人的情绪都不太好,超市隔了三天,也该开业了。

  后半夜的时候,我爸喝的醉醺醺得回来了,倒在床上就睡,我妈见状只好暂时把超市给关了,不然客人进来瞅着不好。

  他对我招招手:“儿子你过来。”

  我皱了皱眉头,本能得以为他要揍我,浑身酒味,让我挺害怕。

  我还是过去了,这一次他则是将我搂在怀里,罕见得亲我脑门一口:“儿子,爸爸没有爸爸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