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现在的这种生活,我乐此不彼,有时候虽然很累,有时候虽然心惊胆战,但欲望却驱使我这样做下去。

  我们的分班要到初四开学那天才知道,届时各个班级学生的名单会贴在校门口的展示栏上,哪个人去哪个班一目了然。

  这一天,我们几个蹲在繁华的步行街,嘴里叼着烟,看着路过的美女挨个讨论着。

  夏天的好处就是,走在步行街上,全是黑丝大白腿,黑丝我不喜欢,我个人比较喜欢大白腿。

  钟不传忽然一指对面那个穿着短裙,露出猥琐的目光:“兄弟们,咱们要不要打个赌,赌她今天穿的内苦是什么颜色的,我赌黑色!”

  陈辉咧嘴乐了:“我赌白色。”

  王卓说:“我赌粉色。”

  陈业兴比较正直,对这种不感兴趣,我挠了挠鼻子,认真的分析了一波,然后说道:“按照这个女人的年龄,打扮,穿衣风格来看,我猜多半是紫色。”

  “那咱们就去验证一下,输了请大家喝饮料的。”

  “要是你们都没猜中怎么办?”陈业兴问。

  “那就你请呗。”钟不传说:“一般我们说的这几种颜色就是当代天下女生穿的最多的颜色,如果我们都没中的话,你就请哥几个喝饮料,要不你也可以猜一个。”

  d'最=G新章节上Q“

  “我就不猜了,你们要是没中,我就请你们呗,多大点事,牟问题啦。关键是怎么去看,还能去掀人家裙子还是直接问啊?”陈业兴挺好奇的。

  “传哥自然有我的办法。”钟不传从兜里掏出一面镜子,用两更绳子上下给它绑在斜面上,然后向拿走了过去。

  陈业兴啪啪的开始鼓掌,一脸的叹服:“高手,不愧是高手中的高手,说你是偷窥狂魔也不为过,许嵩那句歌词怎么唱的来着?”

  “我叹服你的技巧,把爱情玩转的如此花哨。”做为许嵩的歌迷,他的歌我信手拈来。

  钟不传这个贱货,慢悠悠的往人家那女的身边靠,装作在后面排队买东西,然后就将脚伸到人家裙子下面,通过镜子反光看见了里面的穿着,情不自禁的哇了一声,紧接着跑回来,痛心疾首的大叫道:“兄弟们,咱们都猜错了,她里面竟然穿的是安全裤!!万恶的安全裤!!”

  “啥玩意安全裤?”陈辉一愣,起身就走了。

  “你说啥呢?”王卓跟着陈辉走了。

  “我说安全裤,她没穿裤衩子,穿的是安全裤,啥也没看见,哎。”钟不传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呢,以为他俩这个盲流子不懂什么叫安全裤,就解释了一下,顺便说道:“完了,陈总,这次得你消费了,我跟耀阳一样喝可乐就行,耀阳你个臭三炮,刚才分析那么半天,分析的头头是道,我差点就跟你选一样的颜色了,哈哈。”

  “啥玩意颜色?什么颜色?你说啥呢,乖乖的。”

  “卧槽,你们怎么了?跟我装什么清纯呢都,还有你们眼睛咋的了,一个劲的眨什么呢。”

  我们彻底无语了,不想理这个二逼,眼睛都要给他眨丢了,他还没反应过来呢,那人家汤佳乐跟董颖杰,迟小娅都在她身后呢,这个三炮还在那哇哇一顿说呢,这脑袋,哎。

  我们几个最后放弃了他,陈辉对我说:“耀阳,你刚才跟我说的那个装备是什么颜色的来着?就lol里的那个皮肤。”

  “新出的紫色,你要充钱买啊?”我快速的回答道。

  “我想买了,媳妇不给我钱,哎。”王卓跟着叹了口气。

  钟不传这才反应过来,用身子挡住自己的手指了指后面,我们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当时额头上的汗就顺着他脸流了下去,紧接着连忙改口:“我刚才说的就是lol皮肤。”

  “说你妹,当我们是傻子么。”汤佳乐毫不客气的揪着钟不传的耳朵:“你个死变态,竟然偷看人家女孩子的裤衩,真不要脸你!”

  “我没看,是耀阳他们跟我打赌的。”钟不传第一时间选择出卖我!他的想法就是法不责众,他就想给汤佳乐灌输这样一种思想,偷看这种事很正常的。

  陈辉跟陈业兴没对象倒是没啥事,我瞬间就懵了:“丫爷,你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我想的哪样啊?”迟小娅可比汤佳乐狠多了,拎着我的耳朵给我揪起来,但她现在的身高不是没我高么,她就往一旁的凳子上站,那样我就只能踮起脚尖配合她了:“耀阳我发现你咋这么不要脸,你没女朋友咋的?”

  “可你不给我看啊。”我小声嘀咕着。

  “我不给你看,你趁我不在家的时候偷看的次数还少么,咋的,是不是野花都比家花香!”

  我,钟不传,王卓让各自的女朋友一顿收拾,她俩跟我丫爷一比,根本就比不了,那俩姑娘顶多就会闹个分手,完了哄两句就好,我丫爷不得,不跟我提分手,就揍我。

  我们在大街上“闹”了一会儿后,灰头土脸的陪她们去逛街,别说屁了,就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钟不传这个王八蛋,太坏了,我越想越憋气,完了就号召他们几个给钟不传的裤子给扒了!

  汤佳乐急了:“你们干啥欺负我老公!”

  这刚才还要分手呢,现在又老公的喊上了。

  “你老公着实太欠打了,我没忍住!”我笑呵呵的说道。

  这时,我的震动了,自从跟王璐搞破鞋以后,我的手机就没敢调过铃声,打开一看,上面显示的是10086,这是我特意将王璐的电话号码存成这样,怕被丫爷发现,因为王璐现在给我打电话,发短信,都不分时间地点跟场合,随时随地都要打过来,弄得我挺害怕。当初说好一宿完事之后第二天谁也不认识谁的,可最后我们都没忍住。一来二去的我就只能使用改名这一招了,通常迟小娅见到移动客服这种电话跟信息,都是不予理会的。

  看了眼正在挑选商品的丫爷,我拿着电话远离好几米远,果然一开口,王璐就开口了:“宝贝在哪儿呢?我想见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