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方便面便端了上来,我们低着头一阵猛吃,除了电视上偶尔播放的体育新闻,就只剩吃面唰唰的声音。

  钟不传吃的满嘴都是辣椒油,汤佳乐给他倒了杯水,他咕咚咕咚喝了半杯:“耀阳这么晚了找我来啥事?”

  我抬头看了眼汤佳乐:“没啥事。”

  汤佳乐多聪明呀,将碗筷一放:“我吃饱了,下楼走一圈,你们聊哈。”

  滋溜一声,钟不传将碗中最后一碗面给干了,然后点了支烟,云里雾里的吐了一口:“说吧,啥事?”

  我有点难以启齿,但他是我最信任的兄弟,这种事也只能跟他说,我犹豫半天:“你迷信不?”

  q;正d版首,;发v

  吧嗒,他又抽了口烟:“这种事怎么说呢,不能全信,也不能迷信,毕竟这个世界上有好多东西都是科学没办法解释的东西,咋的了。”

  “那就是信了呗,行,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说说。”他来了兴趣。

  “你得先发誓,我跟你说的这个秘密,不许让第三个人知道,包括汤佳乐。”

  “啥玩意啊,这么神秘,行,我发誓,不说出去。”钟不传懒洋洋的说道。

  “你这个不行,一点都不诚恳,你好好发一个誓,发一个毒誓我才告诉你!”

  “凭什么呀,袄,你来告诉我秘密,肯定不是来让我看热闹的,多半是迷茫了上我这来求解来了,我帮你一分钱不要不说,完了还得发一个大毒誓,我亏不亏呀,不发。”

  “你不发我就不说。”

  “你爱说不说,不说的话想看电视就接着看,不想看的,出门左拐,谢谢。”钟不传吃定我了,身子舒适的往沙发上一靠,翘着二郎腿,一脸的嘚瑟。

  “……”那我能咋整,只能给他讲呗:“关于迟小娅跟那个谁的。”

  “那个谁,是谁?”

  “王璐,前阵子天下雨,我在银行自动提款机碰见她了……”我就给她讲了在银行跟王璐的对话,他顿时来了浓厚的兴趣。

  “那后来呢?你俩就去喝酒了?然后开房了?”

  “你发誓!我在告诉你。”我见胃口吊的差不多了。

  “不发,你爱讲不讲。”

  “再见!”

  一个人如果胃口吊起来的话,你不给他讲完所有的事,他会感觉很难受的,虽然这件事跟自己没啥关系,但也他么难受,就是各种不舒服,眼下钟不传就是这种情况:“草,怕了你了,你这套路太深了,不写网络小说都白瞎了,行,我对天发誓,要是我说出去,以后我就是小狗。”

  发誓给自己发的这么可爱,跟毒誓沾上一点关系了?我摇摇头:“不行,你本身就是小狗,你发个狠点的。”

  “我*你大爷!”钟不传一拖鞋飞过来,最后在我的坚持下,他发了一个关于男人最狠的毒誓,如果他将我的秘密泄露出去,那么他以后的小钟不传永远像一条毛毛虫一样趴着行走。

  随后我就将我跟王璐的不正当关系告诉他了,他瞬间就蹦起来了,连着说了三声卧槽:“耀阳,你可以啊,没看出来,闷骚呀,多久了?我靠,你小子可以啊。”

  “可以个毛线啊,我现在有点闹心了都,最开始我以为跟王璐没事玩一玩就行,她属于彩旗,丫丫属于我的红旗,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就跟你一样,可是现在王璐有点变了。”我挺闹心的揉着太阳穴。

  “谁他么跟你一样,我现在跟汤佳乐很专一好嘛!”钟不传白了我一眼,很是兴奋的抓着我:“那个啥,你别说了,让我猜猜,王璐跟你上完床以后就爱你爱的无法自拔,天天给你打电话,天天找你,完了你开始害怕了,害怕丫丫发现以后跟你分手,你的内心无比的自责,多次想要跟王璐撇清关系,却发现撇不清了,每当你下定决心去找她说开的时候,架不住王璐将衣服一脱,事后之后,你见到丫丫天真的笑脸,对你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后,你的内心就在一次的陷入痛苦跟后悔之中,然后恶性循环着。”

  我眼睛瞪的老大:“天呐,你真的是情圣,全中。”

  “很正常,我刚开始也这样。”

  “那你现在还这样吗?”我比较关心这个,如果钟不传也是这样的人,那我心里可能就稍微舒服一些,毕竟有个伴,可以在我良心受谴责的时候想到钟不传,就能稍微好受一些。

  “我一直不都这样么。”钟不传说:“期初,咱们的良心可能会受到一些谴责,但是时间久了你就会发现,其实这很正常,每一个男生都这样,只不过他们不一定有咱们这样的机遇跟机会,是个男人他都花心,凡是不花心的,说明他没那个能耐,啥也不是,知道吧,你也别说女人现实,只有没本事的男人才能说女人现实,同理,只有没出息的男人才不花心。”

  “放屁,我以前对秦子晴就嗷嗷专一,从来没想过别的女人。”

  “那你是没想开!你以前连日本爱情动作大电影都不看呢,说人家恶心,你当时就是属于没出息那伙的,在看看你现在,学校打架有名气,学习也好,长得也比以前帅多了,在加上迟小娅给你的人格魅力完美的改造,现在就是一个香饽饽呀,等你上了高中,上了大学,步入社会以后,你的变化将会更大,人都是从一个幼稚到成熟的过程,有的人经历的晚,有的人经历的早一些而已。”

  “可是我现在心里特矛盾,感觉超级对不起丫丫,然后又没办法抵抗住王璐的诱惑。”

  钟不传龇牙乐了,问我:“如果说王璐是一个小姐,你上完她以后心里还会这么自责吗?”

  我认真的想了想,然后摇摇头。

  钟不传啪的一拍手:“那就是喽,你就把王璐当成一个小姐不就完了么。”

  “可问题她不是啊。”

  “平常看你挺激灵的,怎么一到情感这一块就这么笨呢,咱们换个比方来说,扭转一下你的思路。”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