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转?”

  “我问你,你跟王璐会走到最后吗?你会娶她吗?”

  “肯定不会,我跟她就是玩玩而已。”这话听着挺伤人的,但我很确定,王璐对我没感情,我对她更没感情,我们在一起纯粹是为了某些需要。

  “那就是了,你跟王璐在一起就是扯淡呢,你想啊,以后王璐会成为别人的媳妇,而你现在天天睡别人媳妇呢,这要是等王璐结婚了,你还能这样做吗?是不是现在这样刺激的多,在你本就平凡的生活中。““不能了。”别说,虽然不想承认,虽然这件事听起来确实挺无耻的,但让钟不传说的真的刺激了好多。

  “咱再说迟小娅,你以后会娶她吗?”

  “会!”我特坚定地回答,连犹豫都没有。

  “别闹,你以前也是百分之百娶秦子晴,然而这才过了多久你的心就属于迟小娅,即使你会一直想要娶她,人家也未必就会嫁给你,我们还小,以后的路还说不定走到哪呢,所以对于迟小娅这一块,你也别有任何负担,该玩玩,该干啥干啥,反正在我看来,现在所谓的处对象,什么老公不老公的,都他么的是临时工,整不好哪天就换了。”

  钟不传的话糙理不糙,让我陷入一阵极长的沉默当中。

  ……

  另外一边的方柔跟她后来交往半年多的那个男朋友也分手了,这个男的恋恋不舍的拉着方柔问道:“为什么要跟我分手,难道我为你做的还不够多吗?”

  “对不起,我想我们不合适,你会找到一个更好的。”

  男孩想哭:“是你还忘不掉他吗?能给我一个诚实的回答吗。”

  方柔沉默半天:“我原本以为忘记一个人是,只需要全身心的投入下一段感情,找到一个替代品即可,都说有了新欢便能忘记旧爱,可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在不经意之间,我总会想起他,认识一个人需要一分钟!喜欢一个人需要十分钟!爱上一个人需要一小时!忘记一个人却是需要一辈子。”

  方柔捋了捋耳边的秀发:“时间会让你了解爱情,时间能够证明爱情,也能够把爱推翻。没有一种悲伤是不能被时间减轻的。如果时间不可以令你忘记那些不该记住的人,我们失去的岁月又有什么意义?如果所有的悲哀、痛苦、失败都是假的,那该多好?我在感情上终于想通了,他离开我,我不应该自甘堕落,更不能应该在感情上来填充我生活中的空白,我想要努力学习,提高自我升华,那样的话,如果我跟他还能再见,或许他会见到一个不一样的我。”

  男孩哭了好久好久,最终选择祝福方柔,他给她发了一条短信:“你说得对,人只有不停的升华,才有可能让最爱的那个人有一天可以回头,我也一样,我会变成更好的人,等你回头。”

  ……

  一转眼,我们终于开学,而我也从一个初一的毛头小子,成长为现在的大男孩,已经初四了,三年时光匆匆而过,初四这是最后一年了,在晃一年,就该步入高考的年纪,届时我将会是一名高中生。

  开学这天,我们背着崭新的书包,成群结队的来到学校告示栏那,纷纷寻找着自己的名字,看看谁能跟谁一班。

  没有任何意外,我们几个全部都在一个班,说起来可能有些歧视人,我们这一届最淘气的一帮人全都在一个班,纷纷进了二班,这二班没有一个老师愿意带我们,甚至给他们加工资都不愿意带,怎么说呢,多加的那点工资还不够让我们给扣除去的,完了操心又玩命的犯不上。

  学校为啥会这么安排,因为届时考试的时候,学校要有一个升学率,不想让我们这帮淘孩子影响到别人的学习,我面对迟小娅,陈业兴,陈辉,王卓,董颖杰等一系列人的时候顿时懵了。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我要知道学校是这么安排的话,死活不能跟你们在一个班,太丢人了。”

  钟不传将手捏的嘎嘎作响,陈辉大脖子转的嘎嘣嘎嘣的,陈业兴跟王卓已经做出热身运动了:“是吗,很丢人吗?”

  !

  我嘿嘿的笑着看着他们:“不丢人,一点不丢人,能跟哥几个一个班,是老弟的荣幸的。”

  “舔,接着舔!”众人龇牙乐道。

  “我舔你大爷!”趁他不注意,一个黑办法呼他满脸,紧接着我撒腿就跑,他们几个就在屋子里面追我,一瞬间,班级乱成一锅粥。

  砰的一声,一个长得五大三粗的男人进来了,仔细一看,眼睛下方有一道小小的不太明显的疤痕,看上去有一种“杀气!”

  我们几个停止打闹,随便找了一个座位就下了,我当然是跟丫爷一座。

  这个看上去胖胖的比较凶狠的男人,是我们的新班主任,他对我们表达的中心思想只有一个,爱学不学,最后一年了,谁敢捣乱他就踢谁!不信就支扒支扒。

  一种浓厚的社会气息感染着我们,让我们也不敢瞎嘚瑟。

  除了……钟不传。

  只见钟不传咧嘴龇牙道:“老师,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万个不乐意带我们这群所谓的“学渣”,但是呢,你想啊,我们除了学习不咋地以外,其它都能甩别的班级好几十条街。““比如呢?”老师双手撑着讲桌,饶有兴趣的问道。

  “你像打篮球,羽毛球,长跑,打架,唱歌,颜值,俊男美女,哪个都爆其它三个班N条街,能看见我的汽车尾气都算他们赢。”钟不传说我们是俊男美女的时候赢得了一阵阵掌声。

  这个真不是揽玄,我们班好看的姑娘最多,因为上学那时候只要长得好看点的,学习一般都不咋滴,除了张燕妮跟秦子晴是个例外。

  这个老师是个教体育的,对于管理我们这一块只要不犯下很严重的错误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是说在学习这一块我们愿意自己学就自己学,不愿意学就拉倒,他在做完自我介绍以后,就对我们说:“现在分座位,你们自行决定,谁愿意跟谁一坐自己商量。”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