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然跟迟小娅一座,她说要坐在最后一排,我是极力反对的,必须让她坐在前面认真听课,她失望的说那好吧,好不容易跟我一个班还能一个坐,上课没意思的时候还能摸摸抱抱啥的,这要是坐前面在老师眼皮下面就啥也干不了了,我一听有道理直径走向最后面。

  “死鬼。”丫爷眼含笑意。

  我几乎是丫爷的噩梦,这妞要是睡觉就让我把楞醒,睡觉就给整醒,给她烦坏了,都快折磨疯了。

  这天,我抢走丫爷手里的扑克给她撵一边去了,我跟他们斗地主:“去去去,学习去。”

  迟小娅嘟着嘴,抱怨我:“我都学一上午了,脑袋都学昏了,玩一会儿放松放松,这牌你不先出皇上(对三)把它留手里管谁去啊?”

  “我爱出啥出啥,跟你有啥关系,上边呆着去。”我用屁股一拱就给她拱后面去了。

  “烦人,讨厌你,早知道不跟你一个班级了。”丫丫狠狠的在我腰间拧了一圈。

  现在的迟小娅就有一种身材曹营心在汉得感觉,表面上在那学习,眼睛时不时得就往我们这边得牌局上看,看的那叫心一个痒,此刻她后老悔了,感受初四这一年赖将会是她的噩梦。

  我跟陈辉,王卓三个人玩的斗地主,谁输了,晚上请吃饭的,我们是记分得,所以玩起来格外认真,这俩逼手里有二又炸弹都不要地主,除非必胜才要地主,这家伙给我炸的,气懵了!后来我也学会了,手里两个二,两副炸弹我都不要,就留着炸他们,让他们阴我,哼!

  我们三个玩的激头白脸的,最终以陈辉打败而告终,陈辉让我炸的满脸汗,骂我:“耀阳你个狗篮子,太瘠薄坏了,手里俩炸你不要地主?”

  “哎我乐意呀,这不跟你学的,你不也不要地主么。”

  “行,我认了,你俩等下回得,跟你俩这逼养的玩不是必胜牌死活不能要。”陈辉恨恨的说道。

  下课铃响起了,我们一帮人往出走,给我妈打了通电话说不回去了有人请,迟小娅嘟着嘴表示要换班级。

  离得老远我就看见张燕妮了,她背着书包向我小跑过来,先是对我旁边的丫丫笑了笑,完了跟我说:“哎呀徒弟我想跟你一个班,我这新同桌老没意思了。”

  “师父我也想跟你一个班,不行你让你妈妈找找老师来我们班呗。”

  “我看希望渺茫,哎。”张燕妮悠悠的叹了口气。

  我微微一笑,邀请道:“不寻思那个了,要不要一起去吃饭?”

  “咳咳,咳咳。”迟小娅咳嗽两声。

  张燕妮看了眼她,然后对我说:“不了,你们去吃吧,拜拜,回头微信聊。”

  “好嘞,哎呀呀,你干嘛。”我笑呵呵的跟张燕妮摆手,丫丫便狠狠的踩了踩我鞋子,说了句不干嘛,烦你,气哄哄的走了。

  “莫名其妙。”我挠了挠脑袋。

  我们吃的麻辣烫,一帮人叽叽喳喳的,顺手还要了几瓶啤酒,周围的客人都在小声引论我们,穿着校服喝啤酒,现在的孩子诶,一代不如一代。当然这只是他们人为的,事实证明,现在的孩子一代更比一代强。

  吃饭的过程中,陈辉看着丫丫说道:“丫丫,从我们进来你就在醒大鼻涕,我看你平常也不醒大鼻涕呀,这是什么节奏?你有鼻炎嘛?”

  丫丫嘟嘟嘴:“我也不知道,吃饭就愿意醒鼻涕,耽误你们吃饭了?”

  “不耽误,女神做什么都很漂亮。”陈辉龇牙乐道。

  吃饭的时候丫丫老给我面子了,又是给我夹菜,又是给我倒啤酒的,感觉就跟爱妃此后皇帝是的。

  迟小娅商量我:“你看我这么好的份上,晚自习让我睡一会呗,不能光学习,脑袋都要炸了。”

  我也不是那么狠心的人,就答应让她小睡十分钟,然而这时,我得手机又震动了,我低头一看是天气预报打来的,我就没接,正所谓吃一堑长一智,既然用联通手机让丫丫发现了,我在换成10010未免显得有些刻意,我就换成了天气预报。

  手机还在不停的震动,我心虚的放下筷子:“哎呀,肚子疼,王卓你渴不渴,我去尿尿。”

  “我干死你。”

  “哈哈。”我咧嘴进了卫生间,将门给锁死,接通王璐的电话:“璐姐啥指示?”

  “砸这么半天才接我电话,不想混了袄?”

  “跟我女朋友吃饭呢。”

  “这个周末我不管你跟谁吃饭,来我学校一趟。”

  “干啥呀?”

  “帮我打个人,他老骚扰我。”

  }首;发h6

  “高三的?”我心虚的问了一句,要是高三的我还真打不过。

  “你怕啥的,就我那个前男友,啥也不是,你多带几个人过来吓唬吓唬他就行。”

  “我……”

  “话我已经说完了,你要是不来,我可就带他去找你了。”

  “行吧,但是在这之前你不许打我电话,不然拉黑了。”

  “好吧爱你,么么,快亲我一个,都想你了小宝贝。”

  “么么。”听见王璐说话的声音我就已经酥了,当下也挺闹心,我要去肯定就得带着钟不传陈辉王卓陈业兴他们几个去,但是人多就会嘴杂,陈辉跟王卓还行,估计不能给我透露出去,但是陈业兴就没准了,他跟丫丫的友情超级好,在认识他俩之前我是不信男女有纯友谊的,但是他俩我信了,我记得有一次我跟丫丫吵架,吵得挺凶的,最后陈业兴急眼了,都要来干我了,后来我们和好以后,他还跟我道歉,我曾问过他是不是喜欢丫丫?

  陈业兴非常肯定的说不是,他跟丫丫就像姐姐弟弟一样,不喜欢看到丫丫被欺负,这出自一种本能。

  所以这事一定得瞒着陈业兴,思前想后,看了看日期才周三还有三天的时间,让我慢慢想。

  迟小娅问他们:“我问你们,张耀阳身边最近有没有姑娘围着他转?”

  “没有,绝对没有。”钟不传立即表态!颇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