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小娅放下手中筷子,连嘴里面吃的面都变成了慢慢嚼的动作,静静地欣赏钟不传的撒谎。

  钟不传的反应有些过于敏感,聪明如丫丫的她早已看穿一切,但她不说。

  陈辉也看出来有些不对了,立刻接话说:“丫丫,真没有,耀阳除了跟你在一块就是跟我们在一起。”

  丫丫笑了:“哦?是吗。”

  陈辉知道她最信任的就是陈业兴了:“不信你问老陈呀。”

  陈业兴麻木的嗯了一声:“丫丫你放心,耀阳敢跟别的女孩子搞破鞋,我给他打丢它。”

  丫丫哈哈的笑了,用力的拌了拌手中的麻辣烫,咬牙切齿的说:“不用你打,我自己都给他打丢它。”

  说完以后意味深长的看着钟不传,钟不传没由来的一哆嗦,后背直冒冷汗。

  除了洗手间,我笑呵呵的搓了搓手,问道:“聊什么呢?”

  丫丫摇摇头:“没聊什么。”

  然而这时候我就看钟不传瞅了我一眼,我俩四目相对,这么些年的默契了,这一个眼神我都知道啥意思。

  丫丫说:“钟不传你老瞅我家小媳妇干嘛,看上他了?准备跟我抢人呗。”

  “啊……哈哈……对呀,我爱上耀阳了。”

  “死基佬!”

  心里有些疑惑,我也没吱声,低头喝了口饮料,丫丫的手机响了,吓得我心里本能的就是一哆嗦,生怕是王璐打来的,这就是心虚所带来的后果。

  她大大方方的接起电话,我听着声音有些熟悉,便竖起耳朵听:“喂?你回来啦?真哒,在哪呢,我去找你,宝贝儿,好嘞。”

  挂了电话,丫丫就很兴奋的往出跑,我好奇的问道:“谁呀,还叫宝贝!你去找谁?我也去。”

  “你管谁呢。”丫丫挺兴奋的离开了,透过窗玻璃,我见她着急忙慌的拦了一辆出租车就走了。

  “完了,完了,耀阳哥脑袋上绿油油的一片。”陈辉咧嘴乐了乐,往我脑袋上放了一片菠菜。

  “滚你妹的。”目光随着出租车离开,将脑袋上的菠菜吃进嘴里,心里嘀咕着,这来电是谁呢,因为我自己搞破鞋了,所以我很担心丫丫也会这样对我,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这么想的,但转念一想又不对,如果她跟的跟人搞破鞋,就不会当着我的面说宝贝了,而且刚才我没听错的话,打电话的应该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谁呢,听着这么熟悉。

  吃完饭我们就往学校走,钟不传故意走在最后面,他跟我说:“你最近当心点吧,丫丫已经开始怀疑你了。”

  “啊?”我心里恐慌极了:“她问你了?”

  “嗯,还好我反应快,不然差点露馅,那丫头太聪明了,我都不敢跟她对视,真的,那眼神就跟摩尔摩斯是的,不对,就跟犯人见到警察一样,吓得你不得不说真话,而且我严重怀疑丫丫已经知道你搞破鞋的事,可能就是没证据。”

  一股冷汗顺着我后背就流出来了:“真的假的,你别他么吓我,丫丫这脾气要是知道我外面有人了,不得敢死我?”

  “肯定得干死你,秦子情还有联系吗?”

  “没有,咋的了?”

  “她妈妈不是医院里的医生么,让她妈妈给你留张最好的床位,这钱哥们出了,哎。”钟不传叹了口气,拍拍我的肩膀。

  我愣了愣,紧接着瞬间反映过来:“滚你丫的,有点正型,浪费我感情,草,这个周末陪我去趟高中,干个仗,就咱俩,谁也不许说,包括汤佳乐。”

  “王璐的事?”

  我点点头。

  “好。”钟不传非常认真的想了想:“哥们送你一句话吧,丫丫这个姑娘古灵精怪的,又嗷嗷聪明,她跟别的女孩子不太一样,如果你真想跟丫丫好好的话,就别扯那个王璐了。”

  “卧槽,不是你鼓励我的时候了?”

  “要是秦子晴那个傻姑娘跟你处对象,我肯定支持你,丫丫说实话,我都他么有点哆嗦,主要是你想想按照她的脾气,发现你搞破鞋之后,你能不能死?”

  uB¤

  我越想越害怕……

  繁华得商业街,人来人往,方柔淑女得站在一家kfc店门口,上半身穿得粉色长袖,上半身一条修身的黑色休闲裤,以及一双黑色长靴,整个人看上去又青春又知性。

  丫丫大笑着抱了抱方柔:“我滴小美女,长得又漂亮了呢。”

  方柔微微一笑:“哪有我丫爷长得好看,走啦,进去聊。”

  两个人点了两份全家桶,套上一次性手套,一边吃一边聊,方柔说:“我跟他分了。”

  “处的好好的,怎么分了呐?”丫丫嘴里噙着饮料吸管,问道。

  “忘不掉张耀阳呗。”

  迟小娅撅撅嘴,不可置否得耸耸肩。

  方柔微微一笑,拿至今挺淑女得擦了擦嘴角:“他怎么样了?有没有爱你爱的不行不行的了?”

  迟小娅拿纸醒了醒大鼻涕:“他一天没心没肺的,我没感觉他爱我爱的不行不行的了,反而我眼中怀疑他在外面背着我搞破鞋呢!”

  “啊?”方柔吃惊的捂嘴:“不能吧,他不是那样的人。”

  “你对他了解多少?你还以为他是三年前那个纯情小男生么,他有一天晚上没回来,第二天回来的时候肩膀上有别的女孩的头发,而且身上那味道我都仔细闻了,绝对是别的小姑娘的,后来经过我的验证,我感觉我猜的没错。”

  “你们都同居了?”

  “没,我就是在他住而已。”

  “哦。”方柔点点头,没什么特别的情绪:“那你打算怎么做?”

  “我自然有我的办法,不说他了,咱们说说你吧,这次回来干什么来啦?”迟小娅捏了捏方柔的脸蛋,嘿嘿一笑。

  ……

  丫丫整个晚自习都没有来,弄得我在班级玩扑克都玩不进去,睡觉也都没心情了,满脑子都在寻思她干嘛去了?见的谁?现在在干嘛呢,于是我实在忍不住了,就给她打了通电话过去,电话那头很吵,叽叽喳喳的说话声以及音乐声:“你去泡吧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