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跟我们讲了半天以后,见时间差不多了就回去了。

  她走后一直没开口的迟小娅对我说:“耀阳,说句你不爱听的你听吗?”

  “既然知道我不爱听,干脆就别说了。”

  “少跟我俩装蛋袄。”迟小娅说:“陈辉蹲级了,整个初四能帮他的也就你们几个了,你信不信别的班的不带去的,到时候人家整个初三的打过来,你们不废了?况且这是一场什么仗啊,初三对决初四,你们可是即将要毕业的人,打起架来你们能行吗?一帮是心不合的人,不敢下手,惦记要毕业的人,一帮是初出茅庐,准备干掉初四,扬名立万的少年,我怎么都觉得你们得吃亏。”

  我趴在桌子上,看着她:“照你这么说,我们就看着陈辉挨打?”

  “也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多找一些,我顶多能帮你喊原先我们三班的那些人,其它人,说实话,陈辉自从跟你们在一起玩之后,就没怎么扯那些人了,有的人还得罪不少,我估计去的人没有几个。”

  “就算只剩我们几个人,我也得去,为兄弟打架这一块,我什么时候跑过?”我笑了笑,接着说道:“马上就要毕业了,就当初中最后一次干仗吧。”

  ‘J《

  也确实如我所说的那样,这是初中最后一次干仗了,干完这场架的一年里,我都没有在打过架了。

  晚自习中途第二节课休息的时候,我领着钟不传挨个班溜达,叫上他们班说话最好使的那个人,告诉他们放学集合,跟初三的干仗。

  进入初四后,我进了二班,当我通知完一班跟三班的人,直径来到最后一个班级,四班。

  恰恰秦子晴就是四班的,自从分班后,我们好久都没联系了。

  当时我走进他们班级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阵欢呼我的名字,偶然间我还听到有人喊秦子晴,他们都知道我俩的过去,开这种玩笑也正常,我只能装作听不见。

  秦子晴她们班最厉害的叫马宇晨,是上届初四蹲下来的,平常我们总在一起打篮球,为人挺臭屁,能跟他玩好的人不多,陈业兴一直想揍他,让我给拦住了,犯不上,人家又没得罪你,在说,我瞅这小子挺顺眼的。

  “马哥,放学带着你们班的精英悍将跟我走一圈去呗。”

  马宇晨这人的特点就是嘴巴大,特爱笑,一笑起来嘴巴都能往里塞下一个苹果,他笑呵呵的坐在桌子上,翘着个二郎腿:“你跟谁干起来了?”

  “一帮初三的小臂崽子,臭嘚瑟。”我淡淡的笑着。

  “叫啥呀?”

  “杨科伟。”

  马宇晨眉毛一挑:“初三扛把子?”

  “啊。”

  他笑了笑:“行啊,你都开口了,肯定得帮你呀。”

  “我去,阳哥说话这么硬了么。”

  “那是呀,不给你面子,也得给秦子晴面子,哈哈哈。”马宇晨大笑起来。

  “去你的,别瞎说。”秦子晴随手扔过来一本书砸他脑袋上了。

  我抬头看了眼她,她也看了看我。马宇晨说:“你俩聊吧,我闪了。”

  “张……”秦子晴连我的名字都没喊出来的时候,我就走了,现在的我确实跟她没什么好聊的了。

  回到班,钟不传就问我:“咋样?”

  我比划一个ok的手势,一切就等放学了。

  迟小娅拎着我的书包跟在我就往出走,一群人很快就汇集到楼下浩浩荡荡的,然后人越汇集越多,我对她说:“你给我把书包拿回家吧。”

  “想打发我走啊?”

  “不走你在这干嘛?”

  “打仗啊。”迟小娅说的理所应当:“情侣同心,其利断金!”

  “打个毛仗,有我在用你打什么仗,滚犊子。”我随手拔楞她一下,从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感觉这样特别酷,她切了一声,说我一句阳哥真牛逼后,就走了。

  又等了差不多五分钟的样子,基本已经全部汇合了,整个初四的全都来了,包括一堆初一初二来看热闹的,我们哗哗的往那边走。

  在我们心里早就认定陈辉是大哥了,所以他走在最中间的位置,我跟陈业兴钟不传等人就站他旁边,我们手里都拿着棍子就跟古惑仔是的往那一走,吸引学弟学妹崇拜的眼光,让我们觉得特有面子,走起路来都带风。

  对面站着同样一群初三的人,眨眼一看,人数都差不多,他们是杨科伟站在最前面,手里拎着棍子,他见我们来了以后,将烟头弹飞,扭了扭脖子向我们走来,双方交战,一触即发。

  很快,我们双方的距离不到三米远,黄科伟伸出棍子:“不就是一群初四的么,今天我让你们见识见识什么叫群架!”

  “装你*逼。”陈辉爆喝一声,抬手就轮了过去。

  我们双方最起码也得上百人,瞬间干一块去了,打着打着也都分不清谁是谁了,反正见到不认识的就一顿瞎逼干就行了。

  我咣的一声一棒子朝我最近的那个人呼下去了,给我手都震麻了,那人捂着脑袋呜嗷一声,刚要还手,吓得我眼皮都缩缩了,结果他停止了手中动作,哀怨的说道:“大哥,自己人!”

  天太黑了,我没看清是谁,仔细一瞅,卧槽,黄飞龙!

  迟小娅曾经的心动过的男神:“哥们,失误了。”

  说话间,不知道哪个王八犊子过来搞偷袭,给我肩膀就是一下子,棍子给我打掉了。

  阳哥已经不是当初几招就倒的存在,在打架这一块也是很凶猛的。

  我与黄飞龙联手,加上从旁边踹大飞脚过来的钟不传,很快我们周围就一片空当。

  我们周围暂时没人敢过来,可是那边却不一样,好多初四的都开始往回跑。原因是杨科伟他们猛了,心又齐,我们初四就成了一盆散沙,再到最后,就剩我我们班的一帮人以及像黄飞龙他们几个不到二十人,六七十人,跑了接近四十人!这要是干不过,我们这一届初四的名声算是丢完了。

  印象里,除了上一届的曾正他们比较叼以外,其它每一次都挺熊。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