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辉看着我们几个,无奈的苦笑一笑:“想不到我陈辉混了这么久,到最后肯真心实意待我的只有你们几个。”

  我乐了乐:“从我刚认识你那会我就说了,朋友不需要太对,咱们几个就够了。”

  他用力的搂了搂我的肩膀,高喊一声干就完了!然后我们几个人跟对方一帮干起来了,结果可想而知,我们惨败。

  事后,杨科伟朝地上啐了一口:“初四的,不过而已。”

  我们几个浑身脏兮兮得坐在地上,也起不来,起来就让他们给踹地上了,确实丢人。

  陈辉说:“今天我他么认了,咱们改天继续。”

  “那能行嘛。”杨科伟哈哈一笑:“我这人打仗就喜欢打服你,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给我道个歉,说个对不起,这事就过去了,我还请你喝酒,第二个,我天天揍你,连着你们这帮人。”

  “第一个。”陈辉想都没想快速答道。

  我急了:“选几毛第一个,他还能打死我们怎么得。”

  接着我冲他喊:“*你妈,有本事你就弄死我们,让我缓过来,你看我怎么弄死你。”

  “我是真膈应最硬的。”杨科伟掏了掏耳朵,脸色一边,一脚瞪我面门上了,我想要挣扎着起来,奈何四五个人摁着我,动也动弹不了,然后我就看见不远处的秦子晴了,她就那样睁着大眼睛看着我,满脸得担心,没由来的我心里一阵难过,感觉非常抬不起头来!

  “不要打了!我说!”陈辉吼了一声,待到他们住手厚:“我道歉。”

  陈辉想要起来,杨科伟一个眼神,周围那几个小子就给他放开了,接着低头点了根烟,再次掏了掏耳屎,拽的不行。

  呼!陈辉深呼吸两口气,一脸认栽的表情,慢慢走到杨科伟面前,猝不及防的说:“*你妈!”

  三个字骂完以后,趁着他短暂愣神的功夫,上手抓住杨科伟的脑袋使劲一拉,接着膝盖猛然抬起,杨科伟被干的身子一晃,差点倒了,然后周围那帮伪全都反应过来,向他围了过去。

  我也就是趁着这个空隙,从地上爬起来,顺手捡起一块砖头,奔着离我最近的那个人砸去,直接干他后背上了,那人呜嗷一声就倒了。

  f|

  我们势如破竹的反击着,但也仅仅是片刻的功夫,就再次让众人给轮倒了。

  陈辉知道自己这一仗不能输!一旦他输了,等我们毕业后,他就没办法在学校呆下去,不管怎么样,这一仗必须赢!

  接着我就看见陈辉冲秦子晴笑了笑,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折叠刀,对着杨科伟化了上去,不过不是对着肚子,也不是脑袋,他还没那个胆量,奔着胳膊去划的,及时这样,也给杨科伟吓唬住了。

  打架归打架,陈辉拿着小刀闭着眼睛瞎他么划,谁都害怕划到自己,当这把刀给杨科伟的胳膊划出血时,所有人都停止手上的动作,站在原地,我们几个也从地上站起来,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杨科伟捂着自己的胳膊,咬牙说道:“今天先这么地,咱们改天再算!”

  这场仗翻盘了,可以说全靠一把刀,当时我看着这把刀不禁在想,一把刀能打跑一帮人,那要是一把抢呢?

  当时这帮人为什么就算了,因为他们都觉得陈辉是疯了,没人敢上前,而然这事还没完,陈辉喝完酒回到家,自己拎着一把刀装书包里了,就去网吧杨科伟他们几个了,因为这事总的要解决,当时他们兄弟七个人,让陈辉自己拿着砍刀,他们稳稳的站一排,挨个抽大嘴巴子,唯独没抽杨科伟,算是给他留了面子,这两次动刀,让陈辉彻底给他们打服了,等到我们毕业后,他们成为了最好的朋友,一直到很久以后,我们坐在一起吃饭喝酒,还总说起这事呢。

  第二天,学校就传出这样几条绯闻,第一个,我们八个初四的干跑了初三一百来人,第二个,陈辉自己拿刀干服杨科伟!不过那些都是第二天说的事了。

  当时我们干完仗以后,这几个人就吵吵着去喝酒,心里太痛快了。

  秦子晴见我们打完以后,跑上来关心的问我们有没有受伤啥的,我们几个摇摇头,完了一起往大锅炖走,凑了点钱,要了三斤排骨一袋鸡爪子以及一盘子面筋。

  我,王卓,陈业兴,陈辉,钟不传,黄飞龙,马宇晨以及秦子晴八个人就一起去喝的酒。

  大家说啤酒不过瘾,就喝的白的。全都没有异议,他们故意给秦子晴安排在我旁边坐,弄的我挺尴尬。

  我们几个讲了会刚才打架的事以后,黄飞龙郁闷的笑道:”以后打架可不能跟耀阳一块了,这棍子削我脑袋上了,我还没杀敌呢,差点就被自己人灭了,是得有多瞎。““哈哈。”众人狂笑,连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那黑灯瞎火的,谁能看见谁啊,我就瞎干呗,明明是你脑袋挡住我棍子落地了。”

  “对对对,我的锅,咱俩可得好好喝一个,哈哈。”黄飞龙对我哈哈一笑:“我原先以为自己能跟迟小娅处对象呢,想不到被你整走了,好好对她,不然我可得抢回来了。”

  “你没那个机会。”我嘚瑟的说道。

  “你确实没机会。”钟不传跟着说道:“丫爷给咱耀阳改造的老好了,上到政治人文地理,下到穿衣打扮,治的明明白白,两个人天天再家看新闻联盟,看完新闻联播就去逛淘宝,让站着绝不坐着。”

  钟不传这话是说给秦子晴听得,后者一直在保持微笑,也没别的表情。

  锅开了,众人就跟饿狼一样,刚才战斗那么久,咔咔的伸筷子准备去夹排骨鸡爪子啥的,秦子晴比较腼腆,肯定是要等他们夹完自己才能去夹的,那样好肉都得被他们夹走了,我挑了一个最好的排骨,咔咔一顿夹,夹完就放秦子晴的盘子里了,钟不传就那样看着我,陈业兴咳嗽两句,拿话点我:“我给丫丫打个电话,问她吃没吃。”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