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俩别再那扯犊子。”我尴尬的飞过去一根牙签。

  两个人嘿嘿一乐,也没理我了,跟陈辉他们扯犊子去了。

  “谢谢,够了,吃不完。”秦子晴含蓄的对我说了一声,我尴尬的笑了笑,然后加入他们的聊天当中。

  陈辉倒了满满一杯白酒,起身说道:“我说几句哈,今天谢了哥几个,最后人都跑了,你们几个还没跑,真的,这份情,我陈辉记一辈子。”

  “说那个干啥,咱们是哥们,而且你今天就是你动刀了,不动刀,咱们都得跪那,下回别那么虎了,今天挨揍了,明天打回来就是了,你要是失手给人家打死了,打伤了,咱们都得玩完。”黄飞龙劝了一句。

  “我有分寸,没看我划的是胳膊么,这一仗我不能输,必须得给他干怕了,你们就快要毕业了,我还得呆一年呢。”

  大家觉得他说的有道理,也没再说什么,年轻的时候总是豪情万丈,说干他就干他了,也根本不会去想什么后果,甚至都没想过明天会怎样,走一步看一步。

  我们都喝了不少酒,趁着醉意,我问陈辉:“你捅杨科伟那一刀之前,为啥先看看秦子晴呢?”

  陈辉不好意思的笑了,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看好了,是一缸白酒全都喝了,抹抹嘴,看着秦子晴说道:“其实,我心里一直都有秦子晴,现在你跟耀阳已经分手了,跟赵志伟不管你俩分没分,我都想告诉你,我还喜欢你,秦子晴!”

  他的这句话给屋内的人气氛都整然了,纷纷开始起哄,继而看着秦子晴,等她回答,而我则是目视前方,虽然没有看她,却也想知道她的回答,是跟赵志伟在一起了,还是重新回到陈辉身边,可不管怎样回答,我的心还是会隐隐作痛。

  我挺想走的,却不能这样做,这样会让陈辉下不来台,该多想了,他能在我跟秦子晴处对象的时候憋了这么久,已经是很考虑我的感受了。

  一时间秦子晴被推到风口浪尖上,她说:“陈辉,耀阳,感谢你们在我的生命中出现过,可是过去的事就过去了,真的很难回去了,我现在跟赵志伟处的挺好,我希望咱们以后还能是好朋友。”

  秦子晴委婉的剧情体现她的情商很高,不仅没有让陈辉下不来台,也能很好的向我们表示她的现状。

  陈辉听后,笑了笑:“我就知道得是这种回答,没事,晴晴,年少的我不懂珍惜,如果有一天你后悔了,一个电话,我肯定还在你身边。”

  “嗯,我信啦,来,陈辉,耀阳,下一次喝酒不知道什么时候了,说一声毕业珍重也太早了,咱们喝一个。”我们三个碰了杯。

  这一顿酒局,我们足足喝到半夜十一点多,期间手机响了好几次,我都没接,是迟小娅打来的。找我不带有别的事的,肯定叫我回家。

  我们喝完酒以后,大家都喝潮呼了,说啥要开个宾馆接着去喝,这一次连秦子晴都说好,她跟陈辉去买的烤串,我们差点等睡着了,也不知道两个人聊啥了,可能还压了会马路,说了说悄悄话。

  当肉串回来以后,我们又喝的,秦子晴也不含糊跟着我们喝,好像也有点喝多的样子。

  迟小娅在家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挨个给我们打电话,没有一个人接,她在客厅急的来回踱步:“这干个仗干了这么久?不会进医院了吧。”

  她这么一寻思就着急了,然后出门打车,顺手给杨声威打了通电话,有人可能不记得杨声威了,友情提醒一下,初一的时候,让迟小娅在篮球场揍的那货,现在等同于除了陈业兴以外的第二位小弟。

  这么晚了,迟小娅自己一个姑娘往出走还是有点害怕的,带上杨声威就好多了。

  杨声威苦着脸,心想这要是张耀阳他们真进医院还说,万一没干好事让我们给抓了,不得怪罪自己啊?

  迟小娅打了快一百个电话了,就是没人接,要么没人回,要么关机的,都要欺诈了,死耀阳,看我一会抓到你不踢死你的。

  迟小娅就在大街上一顿找啊,后来恰巧碰见一个路过的同班同学说看见我们去宾馆了,确认到地址后,她气势汹汹的杀了上来,一推开门,嚯,啥味啊,满屋子啤酒跟烟味,熏的人都呛嗓子,一个劲的咳嗽,一眼就看见醉的跟死狗是的陈业兴,在窗户那趴着呢,上去就是一巴掌,给他整醒了:“你干啥呀,要他么跳楼啊,喝多少逼酒啊,电话都不接,张耀阳呢?”

  “嗯?”陈业兴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随手瞎指,呜呜叨叨的迟小娅也没听明白说的是啥。

  迟小娅无语了,自己在屋子里转了半天,最后在卫生间找到我了,只见我趴着马桶睡觉呢。

  “马桶香怎么的,喝完酒不知道回家!”迟小娅咬牙揪着我的耳朵瞬间就给我揪醒了,疼蒙我了,你们知道那种睡得很香,完了让父母一把拎起来就揍的感觉是什么滋味吗?我现在就这状态,几乎是让迟小娅连揪带踢的从宾馆薅上车,完了在车里给我一顿臭骂,大概的意思是喝酒可以,知不知道跟她请示一下,喝酒可以,知不知道打个电话说一声,喝酒的人是潇洒了,在家等着那个人多担心!你说你出去打架了,不担心你被打成什么好歹么?自己好不容易听话一回,我开始作妖了!

  她磨磨唧唧说了一大堆,前面的师傅都乐了,这小对象真够厉害的。

  而我已经喝多了,她说的什么我都没听清,躺在她怀里就睡着了。

  把你的贱爪子从我的衣服里拿出去!打你了袄,没以为你是装睡的我都不打你了。”迟小娅将手抬了起来,做出一副要抽我的态势,可是她看着看着就莫名的笑了。

  原来他睡着的样子是这样好看,三年多了,变得帅多了,她缓缓的将手放下来,摸了摸我的脸蛋,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男孩可怎么整,一点都不让她省心。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