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是电视剧,一定要给他俩的相遇配上一手tank唱的《给我你的爱》。

  我们最想要的东西,只握在喜欢人的手上。

  给我你的爱,让我陪着你去未来……只愿你的记忆里,有我的拥抱!

  望着你的微笑,情不自禁。

  晨曦看着自己妈妈跟另外一个叔叔拥抱,懂得不是太多,却也有些懂了,这个是爸爸吗?

  智允带着我爸回到她们租的房子上,我爸感觉智允跟一千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依然那么的高冷,眼神还是那么的倔犟,分开这么久,一切恍若隔世。

  我爸心疼的摸着自己的脸上的疤痕:“谁整的?”

  突然间,我爸又有了一种想杀人的冲动,当初他坐牢就是因为对方触碰他的逆鳞,他这一辈子的逆鳞只有两种,兄弟,家人。

  很明显,智允是家人。

  智允摇摇头,接着拿手机打出几个字给我爸看:“我丑吗?你会嫌弃我现在的这个样子吗?我毁容了,也不能说话了。”

  一个曾经又唱又跳,大红大紫,被誉为亚洲十大美人的朴智允,变成如今这副模样,是个人都接受不了,尤其她自己,很难想象,当初她是怎么熬过这一段令人崩溃的生活。

  我爸真的不嫌弃她,这个从十七岁就陪着自己的姑娘,这个愿意在大冬天放下明星身份陪自己天桥摆摊过苦日子的姑娘,今生,我爸欠她一个家。

  只见我爸在她的伤疤上轻轻吻了一口:“不会。”

  我爸现在特成熟,说话也给人一种非常稳重的感觉,当我爸这句不会两个字说出来以后,智允再次泪雨梨花,然后妆又花了,刚才在机场就已经哭画一回,她临时又补的,现在再次让我爸给整哭了,妆花了不说,贴的那个假的伤疤也从我爸嘴唇上跟着一起粘了下来。

  假的?我爸一愣,紧接着就去撕智允脸上的疤痕,然后一整张全部撕了下来,一张倾世绝颜的脸出现在他面前,我爸嘴巴长得老大,嚯,这么多年没见,她怎么还是那么美!

  “你假装毁容?”我爸激动地喊了出来。

  智允在手机上写道:“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不打扮的磕碜点,总有人骚扰我们。”

  我爸还不及高兴:“那你嗓子是真的哑了还是装的?你别逗我了,说实话。”

  “嗓子是真的哑了,哭哑的。”

  话落,我爸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接着他很肯定的说:“智允,当初我能给杨彩的癌症治好,你的嗓子,我肯定也能给你治好!\"“我相信你。”这么多年了,智允已经很累了,如今当她决定再次见到我爸时,就是想找一个依靠的肩膀了,毕竟晨曦需要爸爸。她也想开了,没名分就没名分了,孩子得有爸爸,只要张浩不再抛弃她们母女就行了,尤其是晨曦说的那句,别的同学都骂她是野孩子得话,深深得刺痛了智允这颗骄傲得心。

  智允写道:“我能求你一件事吗?”

  “别说求,你直接吩咐!”

  “明天送孩子去上学,以她爸爸的名义!”

  我爸会心一笑,蹲下身子,摸着晨曦的脑袋:“好久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那天真的是没认出你来,跟你妈妈一样漂亮,以后你就管我喊爸爸好不好。”

  “我爸爸是冉驰,你叫什么。”

  “我叫张浩,其实你是我的姑娘,你的爸爸不叫冉驰,是我,张浩。”

  智允手中的手机咣的一声摔在地上,如果她能说话,肯定会下意识的来一句你都知道了?

  我爸给手机捡起来,小声地对智允说:“骗骗孩子,不能让她心里自卑,你放心,我还是那句话,对她就像是亲闺女一样,我对耀阳啥样,对她就啥样。”

  “妈妈,叔叔骗人,他说我的爸爸是他,不是冉驰。”晨曦向智允求证。

  智允摸了摸她的头发:“这事以后有空了,妈妈在跟你慢慢解释。”

  接着又对我说:“从小我就告诉她冉驰是她的父亲,一时间让她改也改不过来。”

  我爸也不着急,反正人都已经找到了,剩下的一切都好说。

  等于说我妈被我爸绿了,要是家里的我妈知道我爸这么能作能不能放过他,反正我肯定是的急眼。

  智允当年有一些钱,都帮着拿给我妈治病了,后来自己嗓子意外哑了,钱已经花的差不多了,兜里没啥钱了。

  我爸的公司现在稳定了,经过决定,我爸决定带着晨曦跟智允回家彻底跟我妈摊牌,智允对我妈有着金钱救命之恩,我爸觉得她应该会同意她们一起生活的,而智允反正终生不嫁,为了让晨曦有个爸,就默认了,一切的自尊跟骄傲,在孩子面前什么都不是。

  她也累了,这些年,真的无法在爱上别人。

  转眼间,我爸的公司已经很稳定了,他们几个回来准备跟我妈摊牌了。

  而我也即将进入中考的日子,再有一个月,就该毕业了。

  所有人都停止了打架,篮球,以及各种体育活动,甚至体育课已经取消了。

  学习好的同学该学习学习,学习不好的该睡觉睡觉,上网吧也没耽误。

  迟小娅经过我的训练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但她想考重点很难,我们这边分三个学校,重点,一中,二中。不过那都不叫事了,尽力去考,到时候差多少分,她爸拿钱就完了。

  而我的噩梦便是从这时候开始,两件事,将我击溃的不成样子!

  第一件事,就是我爸突然带着智允跟晨曦回家了,告诉我这将是我的后妈。

  我记得很清楚,我爸妈不知道说了什么,两个人关在屋子里谈了好久好久,晨曦就睁着一双天真的小眼睛看着我,我一眼就认出她了,可我没有任何喜悦,心里很慌很慌。

  两个小时以后,我妈哭着从房间出来,我爸低着个脑袋也不说话,就在那抽烟。一切跟他想的一样,我妈最终没有同意跟智允儿女共侍一夫,她选择离婚。

  接着我妈说:“这个房子给我,以后留着结婚用。”

  然后又对智允说:“张浩给我从死亡边缘拉回来,你跟晨曦需要名份,耀阳已经长大,前十五年,张浩属于我的,现在归你们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