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人将目光望向这座写字楼大厦:“你妈妈来这边干嘛呀?”

  “找工作呗,她说她是脱了缰的野马,要找属于她的大草原。”

  _看、f正H版章$L节√_上

  这人笑了笑,他又说:“你爸妈离婚了啊?”

  我斜楞眼睛望着他:“没啊,你听谁说的!净胡扯。”

  “这孩子,不说实话是吧,还想骗我。”他对我摇了摇手指。

  “切,不信拉倒。”

  说话的同时,我妈郁闷的从大厦走出来,一看这表情,得,不用问了,肯定又失败了。

  “恒涛,你前阵子不说你去国外了?”我妈见到这个人以后,眼睛一亮,说道。

  “去国外旅游,散散心,刚回来。”

  “散散心,怎么了?刘大老板还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呀。”

  “哎,一言难尽,走,咱们换个地方聊。”刘恒涛叹了口气,指了指不远处的尼桑轿车。

  从这个男人的眼神中,我能看出他对我妈有一种喜爱,处于危机感,我必须当一回电灯泡。

  我们三个人来到一家西餐厅,吃着上等的牛排,这人告诉我随便点,我就挑了一个最贵的。

  这人跟我妈谈话有说有笑的,但是都很礼貌,两个人就跟老朋友一样,谈的很开心。

  我妈说:“哎,现在的世道越来越难混了。”

  这人放下刀子,手纸擦了擦嘴,问道:“好端端的干嘛要找工作。”

  “想锻炼锻炼自己呗,这么些年,虽然一直在家,可一想到当年读了大学,还进修过,就这样浪费了,实属可惜,我也想给我儿子做个榜样。”

  “这样呀,我认识几家不错的服装公司,她们那里正好需要经理的职位,我给你介绍一下过去,没问题的,资金的待遇你想多少合适?”

  我妈深知她现在的这个状态不求人是没办法找到好工作的,她很为难的说:“恒涛,可是我现在的工作能力根本就胜任不了经理这个职务,看看能不能给我从设计师坐起,刚开始工资少一点没所谓的,以后能有发展就行。”

  刘恒涛笑着说:“这个你不用担心,你以前不是在北京做过设计师,现在跟以前没有多少差别,基本都是大同小异,你说你这些年也在家里学习过,回头我给你报一个速成学习班,了解个大概就可以上任了。”

  “可是我……”

  “你听我说。”刘恒涛打断我妈的话:“我呢,最近也有要开服装公司的打算,现在的人们消费水平普遍提高,貂皮大衣已经普遍到农民手里了,品牌效应越来越强,前景非常好,我给你推荐这家公司呢,你就放宽了心去,等着业务熟练以后,就来我公司,让你做总经理的位置,然后在往上爬,工资的问题在我这你不用担心,不会亏待你的,这么多年的老朋友。”

  “哎呀,你说让我怎么感谢你好呢。”我妈激动坏了,人这辈子光有能力绝对不行,还得有人脉。

  “咱们之间还说什么感谢,太见外了。”刘恒涛往嘴里夹了一块肉,咬了两口,漫不经心的问道:“你跟你家那位离婚了?”

  “这你都知道?”

  “做为一个关注你这么多年的人来说,这么大的事能不知道么。”刘恒涛半开玩笑的说道。

  “呵呵。”我妈笑了笑,没承认也没否认。

  “巧了,我跟我家那位也分手了。”刘恒涛这人,年轻的时候没找过媳妇,据说一直在追求我妈,后来我妈跟我爸彻底过安稳日子以后,他慢慢地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把对我妈妈的喜欢深深的放进心里,然而当他知道我爸妈离婚后,就果断跟这个处了一年多的女朋友分手,他认为自己的希望又来了。

  “好好地为什么分手呢?”

  “性格不合呗,行了,不说我了,明天你收拾收拾,七点,我上你家楼下接你。”

  “你告诉我地址,我坐地铁去就行。”

  “没事,顺路。”

  “那好吧,谢谢。”我妈倒了一杯红酒跟他撞了一下杯子。

  吃过饭,他就给我跟我妈送回去了,两个人在楼下挥手说拜拜,我瞅这个人这是要追我妈啊,心里还有点小高兴,让我爸不在乎,一旦有人追我妈了,我看他毛不毛。

  回家的时候,智允跟晨曦当时正在用我的电脑看动画片,我走过去一把就给电脑给关了,挺苛刻的说:“以后没我的允许,不要动我的东西!”

  她们娘俩心里挺难受的,智允跑去厨房,将锅盖掀开,把饭端出来,小晨曦还喊我:“哥哥,吃饭了。”

  我没理她们,回家换了身衣服,就去上晚自习了。

  迟小娅在班级跟别人聊得正嗨皮呢,我笑呵呵的进班搂着她的肩膀,跟着一起聊。

  聊了好一会儿,就打上课铃了,我俩回到座位上,我问迟小娅:“好久没溜达溜达了,晚上咱俩去操场溜达一圈吧。”

  “行,正好我有话对你说。”

  除了这句对话,整整一个晚自习我们都没有在交谈过了,一想到我爸妈的事,我就闹心,趴在桌子上各种睡,迟小娅却很认真的在学习。

  下了第一节晚自习的时候,钟不传在后面给我吹口哨,我回头瞅他问道:“啥意思。”

  他将目光扭向窗外,我看见秦子晴对我招手。

  我走出去,问道:“咋的了?”

  “你爸妈……”

  “如果你也是想来取笑我的,恭喜你,成功了。”说完,我便转身要进班级。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秦子晴抓住我的手问道:“我知道这时候你肯定难过死了,我特意学了一个很酷的舞蹈想教你,教完你,你肯定会开心的笑起来的,相信我。给我一分钟。”

  索性闲来无事,我便要看看这个舞蹈有没有秦子晴说的那么神奇。

  “呐,你听我说,左手比七的手势,右手比六,对,就是这样,左面的肩膀比右面的肩膀放低一些,对,再低一些,嗯,完了左脚画圈,往前走。”

  我就按照秦子晴所教我的,一步步的学着,完了我走了几步,就跟癫痫患者脑瘫是的,她哈哈哈的大笑起来:“哈哈哈,就是这样,乐死我了,哈哈。”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