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一个过客,我他么的竟然只是她的过客,可悲,可笑。

  枉我用情至深,换来的却是冷酷无情。

  在爱情里,一直积极主动的我,每次都要落得这样下场。

  秦子晴甩我,迟小娅也一样。

  原本以为,丫丫跟我是真心的,想不到只是为了替方柔报仇。

  “是方柔跟你研究一起报复的我么。”我低着头让她看不清我的表情,不想哭,不能哭,绝对不能再她面前哭,本来就够丢人的了。

  “方柔没我那么坏,她劝说无果,我执意要报复你,你知道我丫丫是什么性格的,有仇必报,咱俩在一起之后,我才给她发的短信,那时候她拦着我也没用了。”

  我浑身气的直哆嗦,握着拳头,有一种想打迟小娅的冲动。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怒意正在上升,感情你可以不爱,你可以放弃,但你别耍我啊,我对待这段感情这么认真。

  “你想打我?”迟小娅太了解我了,知道我接下来要做什么。

  “滚,趁我发火之前,赶紧滚,如果你只是想为了报复我,为了让我体验被最心爱的人甩的滋味,那么好,你成功了。”

  迟小娅呆立在原地,可能她都没有想到我是如此的爱她吧。

  我太难受了,她的每一句话都犹如万箭穿心般一样令人刺痛。

  最终,我没能逃离掉毕业就分手的魔咒,还是一场精心策划的感情戏。

  这场感情戏里,认真的只有我一个,输的也只有我。

  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脸上布满泪痕,痛,太痛了,丫丫给我的痛,远比秦子晴给我的痛来的更加的痛。

  秦子晴如果说只是初恋般的疼痛,丫丫给我的就是刻骨铭心的痛,我们天天生活在一起,她是我的精神支柱,哪怕我爸妈说离婚,只要我一想到自己还拥有她,就没那么难受。

  跟丫丫过去的种种像电影一样不停的在脑海中回放,那甜蜜无比的恋爱情话,句句诛心。

  天桥下,一位流浪歌手正在摊着吉他,忧伤的唱着情歌:只恨年少爱逞强,为小事轻言离别……唱情歌最苦涩,逃不了的折磨……她微笑她捧花都看不见,我只听着你从前……我好想再暖和你手。

  她给我唱难受了,我将兜里全部的钱全都放她琴盒面前,她瞅都没瞅,继续唱着歌,我就靠着墙壁在她旁边嚎啕大哭起来,越哭越难受。

  周围路过的人以为我是疯子,远远避而远之。

  终于这位流浪歌手停止歌声,收起吉他,数了数今天的赚的钱,不多,只有一百来块,心里悠悠的叹了口气。

  她蹲在我面前:“朋友,我知道我唱歌挺伤感的,但你也不用这么哭哇,跟哭丧是的。”

  “你别跟我废话,我哭我的,挨你啥事了,我有钱,你接着给我唱歌就完了,来一首许嵩的分手快乐。”我闭着眼睛一边哭一边抹了把大鼻涕。

  这女的一愣:“分手快乐不是梁静茹的吗?”

  “爱谁谁谁的,你给我唱就完了,分手快乐,祝我快乐,我可以找到更好的,啊!”我哇的一声哭声更大了。

  她无奈了:“感情是分手了,咱俩瞅着差不多大,你说你为了一点小破感情的事,闹的不死不活的,你看看我,都知道赚钱了,咱们还小,赚钱是第一位的,感情,次要的?”

  我睁眼看了眼她,虽然她打扮的是那种黑夹克,长皮靴,头发编成了一绺一绺的公主辫,看上去极为成熟,却不曾想跟我一样大。

  “新鲜吗?”她坐在我旁边:“你不就是个小小的失恋么,你看看我,从小爸妈不在家,爷爷死得早,奶奶一手给我拉扯到大,初中刚毕业,就得出来打工,你不比我幸福多了,在我眼里你这种属于无病呻吟。”

  “你肯定没谈过恋爱,你不懂我跟丫丫的感情,哎,心痛。”

  “得了,你痛你的吧,我得回家给我奶做饭吃了,拜拜。”

  “你吉他能不能借我用一下,我唱首歌,我就回去。”

  “抱歉,不能诶,我着急走。”

  “你走你的,明天这时候我在把吉他给你送回来。”

  “不行,你给我打赏一百来块钱,就要给吉他要走,万一你是骗子呢,我不血亏?”

  “你咋这么抠呢,你见过我这么帅的骗子?”

  她笑了笑,不愿跟我扯犊子,便离开了。

  而我昏昏沉沉的也回了家,一进屋,我妈见我跟霜打的茄子是的,便挺担心的问我怎么了。

  我摇摇头说没事,就进屋睡觉了,他们喊我吃饭,我也没吃。

  一双带有温度的小手轻轻的抓着我,最开始我以为是我妈,但是过了一会儿我就发现这双手是晨曦的了。

  “干什么?”我皱着眉头将手挣脱出来。

  “哥哥,你怎么不开心?是晨曦又惹你生气了吗?”晨曦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看着我就烦,打心眼里烦。

  “我开心难过跟你无关,我的卧室你不许进来,出去。”我瞪着眼睛指着门口,晨曦让我吓得够呛,弱弱的出去了。

  \\●/j

  我将门反锁,打开窗户,坐在窗户上烦躁的抽烟,有那么一瞬间我特别想从窗户上跳下去,摔死了,一了百了,什么心事都不会有了,完了我在写个遗嘱,说我还爱迟小娅,她会不会很后悔?

  想想我就觉得挺幼稚的自己,人家都不要我了,甩我了,我还惦记她干啥。

  唯一挺他么后悔的事就是没睡她,想着她说的那句你错过一次睡我的机会,原来就是这个意思。

  睡她……对了,难道上次醉酒没能睡她吗?

  忽然间,我跳下窗户,打开我的柜子,将叠好的那个床单打了开来,上面哪有任何血迹,只有一张纸条:“哈哈哈,张耀阳,你被耍喽,我敢打赌,你打开这张纸条的时候,我们一定分了手。”

  我还能想象到迟小娅当时幸灾乐祸的样子,笑的没心没肺的样子,原来真的是一切就已经预谋好的,女人,真的太可怕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