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考实力后,家里的情绪一直不对,我也不爱在家里呆着,只要有空就跑网吧呆着。

  钟不传开机坐我旁边,说道:“耀阳我准备上二中了,你呢,去一中还是二中?”

  无论一中还是二中,其实花点钱就能去,但我父母的意思是我有底子,尽量去上重点。

  我摇摇头:“不知道,哪都不想去,浪费钱,我想出去打工了。”

  “打工?会不会有点太小了,还是上学吧,玩几年再说。”

  “我不想耽误青春,上学没什么用,你看现在遍地都是大学生,啥用啊,不该找不到工作的找不到工作,毕业回家种地的种地,跑盲流子的跑盲流子,就我家楼对面那小子,上初中时年纪都是前五十的存在,上高中也挺牛,大学时还去当过支教,听我妈说毕业去深圳了,一个月六千快钱,都不如一个在家写小说的赚的多,咱就说深圳啥地方,一个月六千,够干啥的?”我的想法也挺单纯,瞧不上大学生文凭是一方面,无心学习也是一方面,我寻思上高中,在上大学,这8-9年祸害的钱足够我创业起步的了,以后这帮大学生毕业就是给我打工的。

  “你说的有点道理,有没有什么具体想法,不行我也不上了。”钟不传来了兴趣。

  “你?算了吧,你爸卖点猪肉就寻思等你将来考上大学光宗耀祖呢。”我斜楞眼睛说了一句。

  “我说真的呢。”

  “你先别说真的假的,你跟汤佳乐分了袄?”

  他耸耸肩,撕开一包新买的香烟:“没彻底分呢,刚才我俩还大吵一架呢!”

  “你不去哄哄她?”能跟钟不传处这么久的人,也是个牛掰的存在。

  “哄啥呀,正在气头上呢,明天再说吧。”

  “那磕两把CF?”

  “行。”

  我俩在网吧没心没肺得玩了起来,男人跟女人在吵架时的差距我告诉告诉你们在哪,男孩子学着点吧。

  汤佳乐跟钟不传吵架的时候都放狠话了,钟不传气的转身就走,直接来网吧找我了,而汤佳乐将电话重重的摔在沙发上,嘴里恨恨的说道:“去死吧,在搭理你,我就是狗!”

  一个小时后……汤佳乐看了眼手表:“半个点了还不来找我,行,你不来找我,我也不找你,大不了就分呗,谁离不开谁呀!。”

  两个小时后……汤佳乐更生气了:“钟不传你真他么行,不在乎我了呗,不爱我了呗,这瘪犊子。”

  一上午过去了……汤佳乐有点怂了,看着钟不传的照片自言自语:“都他么一上午了,也不知道给我来个电话,给我道个歉就这么难么?说一句对不起我不就原谅你了么,真他么犟!”

  又过了一会儿……行,这种人渣就当我看错人了,我不值得为你哭,就当我瞎了眼!

  过了好久好久,汤佳乐实在受不了了,就给我打电话:“喂,耀阳,钟不传跟你在一起了吗?”

  我赶忙把楞把楞钟不传,用口型告诉他你对象给你来电话了,问你在不在,钟不传寓意我不在。

  “没啊,咋的了?”

  “我跟钟不传完了,我们分手了,一会我要给他电话QQ微信全都拉黑,我们完了。”汤佳乐将这话说给我听,就是为了通过我的嘴传给钟不传,吓唬他而已,女人惯用的伎俩。

  我听她这么说就知道这俩人分不了,于是就乐了:“你放心吧,他一会儿能给你打电话的。”

  “能吗?打我也不接。”她还傲娇上了。

  之后我又简单的安慰她几句之后,就对钟不传说:“赶紧打电话哄哄吧,都服软了。”

  “着啥急,在拖她一会儿,这小脾气日进增长,在惯下去要上天,来进房,在玩一局。”钟不传满不在乎的说道。

  “不玩了,走了。”退出游戏,起身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如果有一个女孩子愿意让你哄,愿意跟你生气,珍惜吧,不像我,连一个跟我生气的人都没有。”

  回到家门口的时候,还没开门,就听见里面一片欢声笑语,是刘鹏干爹秦然干妈,以及健洲叔她们过来了。

  “大儿子过来,让干妈抱抱,好长时间没看见你了,长这么高了。”秦然干妈上来就亲我一口,弄的我不怪不好意思的。

  “今天怎么都来了?”我将外套脱了,看着她们买了一堆羊肉跟蔬菜,这是要涮锅子了。

  l“更8!新最=x快i:上(P

  “咱大儿子学业有成,不得喝点庆祝庆祝嘛。”

  “干爹你就笑话我吧。”

  刘鹏呵呵一笑,在茶几上倒了杯茶水:“你这五科都是零蛋,上重点肯定是不行了,说吧,一中二中选一个,消停的上一年,明年我看看能不能给你找人转过去。”

  “都不想上,我想出去打工。”我的话一出,所有人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我爸更是第一个反对,他们大概的意思就是绝对不允许我出去打工,小小年纪必须消停的上学。

  我就说啥就是不想念了,觉得浪费那钱没用。

  我爸说我底子好,不上学是不可能的。

  完了我就嚷嚷着你要是非逼我上学我就离家出走。

  兴许我给他们吓到了,反正原本刚有点笑容的家里,让我给整的瞬间变成战场,我妈连同秦然干妈她们都过来劝我,谁劝也没用,我就是不想上学了,并且这个念头演变的越来越深。

  我爸当时就放话了,就是打断我的腿也得给我送上去学!

  我就告诉他,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去!

  忽然间,我俩仿佛又回到前几年那状态,各种不服他。

  甚至他们吃饭的时候,我都没出去,就是赌气呗。

  隐约间,我听到健洲叔说:“孩子现在处在叛逆期,你越是这样,他越跟你对着干。”

  “那怎么办?要不找瑶瑶跟他说说,这孩子跟瑶瑶比跟他妈妈都亲。”我爸挺头疼的说了一句。

  “没用。”健洲叔说:“这时候谁说都不听,孩子不是不想上高中么,那就别去了,随便上技校混两年,等到年满十八岁了,就给他送去当兵,退伍了我给他整公安局里去,鹏哥要功成身退了,我带带他。”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