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不太想让我去,现在世道那么乱,万一哪天突然打仗了,这些平日里老百姓眼中无所事事的公安干警们就得冲到最前线,生死未卜,他不想我过那种生活。

  我健洲叔就反驳他:“浩哥你这思想就不对,国家兴亡匹夫有责,如果真的打仗了,公安也好,当兵的也罢,老百姓也行,只要我们是热血男儿,都得冲到最前面,再说现在的时代都是高科技时代,就算真打起来了,也不用像过去一样,扛着枪喊冲锋,对吧。再说了,现在国家都拼命忙着发展呢,谁会傻呵呵的去打仗,据我估计,三五十年之内干不起来。”

  “你要能估算准了,你就不再这里坐着跟我们吃火锅了。”刘鹏突然来了一句。

  “那我应该在哪?”健洲叔问。

  “马路牙子上,带俩大墨镜,挂个牌,写个算命先生,哈哈。”

  “哈哈。”众人笑了起来。

  说话间,我爸他们杯中的白酒都喝没了,我妈起身刚准备去倒,智允阿姨抢先一步给她们倒满。

  健洲叔挠了挠脑袋:“姐,让你这么伺候我们还不适应呢,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哈哈。”

  “那还不是咱浩哥的魅力大,一个泡俩,牛掰。”我秦然干妈开上了玩笑:“既然这样,也不差社会我瑶瑶姐一个了。”

  我妈跟着说道:“不差那一双筷子,都来吧。”

  她俩的对话给我爸整的挺尴尬:“你们别扯犊子,咱说说阳的正事,这孩子的脾气我太他么了解了,跟我年轻时一个吊样,我那会就不想上大学,最后还是跑了,他比我还他么邪乎,高中不爱上,你说现在的孩子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上高中,上大学,家里有这条件,就当是玩了呗多好,整的现在满脑子都是赚钱思想。”

  “这孩子从小就知道攒钱,我们平常给他钱他都不花。”我妈说:“健洲的意见不错,实在不行上个技校混两年,学一门手艺,将来也不至于饿死,等够了岁数可以去当兵,不愿意去自己就开个店,也行。”

  “我本来寻思等他上完大学给他送上海去瑶瑶公司那边呢,朝九晚五的上班,西装领带的多好。”

  “好啥好,职场勾心斗角的,在上海那边瑶瑶姐可以带,带不好呢?那不是给人添麻烦么,毕竟人瑶瑶老公是王潇的弟弟,肯定跟咱们几个还不一样,耀阳这孩子性子撅了点,性格单纯的要死,我感觉就跟在我身边,最安全。”健洲叔给出了他的看法。

  “官场好么?混好了,是短暂的可以万人之上,万一出事落马了呢,人刘鹏知道急流勇退,不傻,你们俩要是出点啥事,我怎么整,就这么一个命根子。”我爸担忧的说道:“咱再退一万步来讲,要是混不好,整天就那点工资,够干啥的,健洲,如果光凭你真实的工资,别说给房总买个三千来块钱的笔了,就是一条像样的裤衩都得反复计算半天。”

  “我肯定是给他往高了提拔,这你都不用寻思,我今天所拥有的的是你给我的,未来都是我给孩子的!以后就是我出事,都不会让他出事的。”

  “杯里的白酒三口了了。”我爸跟健洲叔胡碰了碰杯:“我还是更希望他能过着朝九晚五安稳的日子,这些年咱们啥没经历过,我不想让他活成我那样了。”

  “这都是命,改不了,我敢跟你打赌,你逼着耀阳去上学,你第二天就得接到班主任的电话,他逃走了你信不信?与其这样,不如就按照我说的算。”我健洲叔是多喜欢我,铁了心以后要让我跟他发展。

  我爸长长的叹了口气,陷入沉思。

  秦然干妈接着说:“我同意健洲的话,当官挺好的,人杨彩爸就是当官的,刘鹏,健洲都是当官的,这些人以后都能给耀阳指点迷津,不会误入歧途的。”

  我爸惆怅的说:“别的我他么不担心,就担心以后打仗,现在老美,倭寇,韩他们一整就跟咱们华夏嘚瑟,好多在日本的华侨都已经回国内了,我担心……”(因为涉及到很多避讳,有的词只能换掉,大家能看懂就行)

  “你放心浩哥,耀阳就跟我自己亲弟弟一样,我不会害他的。”健洲立刻拍着胸脯保证道。

  “你滚,喝他么多少马尿喝迷糊了,你喊我哥,管我儿子喊弟弟,那你管我喊啥?”

  “哈哈哈。”健洲一愣,哈哈大笑起来:“喝酒喝酒就按照我说的办。”

  他们聊了好久,我爸也喝的挺多,最后直接醉倒在沙发上了,智允对晨曦打字:“去叫哥哥出来吃饭。”

  “好。”晨曦答应了,用我妈给她的钥匙,打开我的卧室,进来了:“哥哥,吃饭啦,我也没吃,等你一起吃呢。”

  我粗暴的抢走她手里的钥匙,皱眉道:“谁让进我屋了,出去!烦你知不知道?”

  我将火气都洒在她的身上了,她这几天被我挤兑的特委屈,也忍不住了,哭着说道:“晨曦不喜欢你了!”

  说完拧着小身子跑出去了,就这么一瞬间不小心给我萌到了。

  “你上哪去,不吃饭啊。”我妈见我穿鞋往出走,连忙跑过来问道。

  “不吃,没心情,看见某些人我就恶心,也就你心大能吃下去。”

  “你这孩子别瞎说!”我妈打了我一下。

  “兜里有钱吗,给我拿点,出去吃米线去。”

  “省着点花。”我妈给我拿了一百块钱。

  吃了米线,又去网吧包了一宿,看这QQ头像,想了好久便登录上去,将迟小娅的QQ给删了,然后随便找了一个电影看了一宿。

  第二天早上,困得迷迷瞪瞪的出了网吧,路过一家包子铺的时候,看见一対情侣在那买包子不仅又让我想起迟小娅,当初我俩一整买包子吃的时候,她就逗老板:“给我拿俩最贵的包包!”

  每次我都会取笑她:“装什么犊子,买俩包子让你买出lv的感觉了。”

  h“/-…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