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四个晃晃悠悠的往出走,学校一共有两个楼,机械楼跟汽修楼,我们没去汽修楼,就在机械楼转悠,从一楼转到五楼,一个极品的都没遇见,不免有些失望。

  艾大牛看了眼我们几个泄了气的皮球,就说:“别着急,美女一般都是军训以后来,在等几天。”

  想到还得军训,做为懒逼的我们更蔫了。

  溜达半天了,也累了,就寻思去食堂吃饭。

  我们去的一楼,听说艾大牛吃一顿饭只需要五块钱就能搞定,可我吃了一顿饭竟然花了十块,于是想着可以像他学习学习怎样省吃俭用。

  学了半天,最后以失败告终,这货不吃肉,只要豆芽,外号叫艾大牛,瘦的却跟猴是的,典型的营养不良。

  赵球踢了脚对面低头看小说的袁雪峰:“别他么的看了,一会去打篮球呗?”

  袁雪峰左手用勺拔楞口饭,淡淡的说:“随便。”

  我仔细瞧了瞧这个袁雪峰,长得有点像韩派男生。

  “东星我耀阳哥呢?会打球不?”接着赵球扭头问我。

  “不咋会玩。”我矜持的说道。

  Jl;首`s发l…

  “莫装逼,一般说不咋会玩的肯定都牛逼。”

  吃完饭,我们说先去抽根烟,然后在去打篮球,抽烟的地方是在一个废弃的篮球场这边,等同于大操场。

  上面有个主席台,离得老远,就看见一帮春季班的学生在那唱歌比赛,我们几个听了会,艾大牛说:“唱的啥玩意呀,这歌叫啥,还挺好听的呢。”

  “田一龙唱的一定要爱你。”

  “不错,挺好听。”艾大牛,突然灵机一动,说:“哎你们都喜欢音乐不?咱们组建个乐队得了。”

  “叫啥,东北F4袄。”

  “哈哈,那啥玩意,叫跑轮海……”

  “还他么不如F4呢。”

  跑轮海这个三炮名字就这样被我们的艾大牛给定下来了,并伴随了我们这个组合长达两年之久,期间我们无数次反抗说要换个时尚的名字,可是慢慢的,她们只要一见到我们四个,就说,哎,那不是跑轮海得张耀阳么,那不是跑轮海的艾新嘛……后来慢慢的也就接受了。

  学校里,是半个学校半个社会,老师平常根本不管我们,非常鼓励我们进行创作,并且大事小事,都由学生负责,充分的锻炼了我们各方面的能力。

  例如,校团委有广播室,秘书处,宣传部,学生会,全部由学生带队,管理,组织纪律,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斗殴,老师一般不出现,就连上操,晚自习,都没有老师,非常好的锻炼我们。

  来了技校几天,我就已经完全适应了,学校是封闭式教育,除了周六周日平常根本出不去,只能圈在学校里呆着,关系硬的老师在学校的灰楼里开网吧,我瞅着这个大灰楼随时就要倒似的,一个个在里面还玩的不亦乐乎。

  由于我们是和尚班,别的班级里还有小姑娘,除了汽修班的,他们汽修班一直号称是铁血男儿,当兵式的教育,有没有姑娘无所谓,还是我们机械楼的科长好,把号称“尼姑”班的幼师班级给我们整到一起军训,这样男女一搭配就均衡了。

  这下可给我们兴奋完了,毫不夸张的说,幼师班的小姑娘一大半都很漂亮,完全不逊色汽车商务班里的那些美女。她们各个活泼可爱,总共三十多个人,而我们班是四十多个男生,总体来说还是狼多肉少,一家分一个,还得单出来十来个男生,竞争压力挺大的。

  我暗暗的跟他们比划了一下自己的身高,属于中等偏上那种,阳哥的身高已经稳定在一米七八到一米八之间,来回浮动的话就看鞋子高矮了。

  教官瞅着也不大,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但是人瞅着凶巴巴的,就跟谁欠他钱是的。

  我当时就说了:“为啥人班的教官笑呵呵的,跟他们有说有笑的,训练一会就能休息,你咋就这么狠,瞅我们跟情敌是的,玩了命的整我们。”

  我此言一出,她们都沸腾了,说出了她们的心里话,加上我的一点小幽默,顿时都哈哈大笑起来。

  教官毫不客气的瞪了我一眼,说了句挺经典的话:“因为那是别人家的。”

  “哈哈。”她们又笑了。

  训练的过程没什么好说的,千篇一律的踢正步,站军姿,毕竟不是去当兵,其实也没那么严格。

  我们短暂的休息过程中,教官说:“小伙子们,轮到你们表现的机会了,谁会唱歌,可以上前来表演才艺。”

  大家都有点放不开,尤其是当着姑娘们的面,就你推我,我推你,谁都不去唱。

  倒是有几个姑娘落落大方的上去唱了,第一次见到汪金叶就是这个时候,当时几个姑娘唱完歌以后,就对我们男生挑衅,非要让我们也去唱一个,最后艾大牛实在忍不住了,就拉着我们四个人上去了。

  艾大牛笑嘻嘻的跟姑娘们说:“我们呢,是个组合,名叫跑轮海,下一面一手《老婆饼》送给在座的各位老婆们,哈哈。”

  “切,人家是飞轮海,各个都超帅,你们几个咋都那么挫。”

  “谁要给你们当老婆,我们要嫁给帅的,有钱,有房,父母双亡的。”

  女生们集体抗议艾大牛,这货脸皮也厚,不为所动的哈哈一笑,还跟她们开起了玩笑:“有钱,有车,父母双亡,长得还帅,必须还得浪漫的,那得去小说里找,其实我们也挺帅,第一大美男,雪峰,颜值担当。”

  “低调,低调。”袁雪峰腼腆一笑,甩了甩额头前帅气的留海。

  玩笑归玩笑,当我们把老婆饼这首歌唱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感觉自己恋爱了。

  你说过永远会爱我,一生都不变,吻过的唇才这么甜……

  我们几个都会唱,一起唱的时候也没有不好意思,当我们唱完这首歌以后,姑娘们纷纷鼓掌,并且夸我们老帅了,一改之前瞧不起我们的样子,有的双眼放光,开始偷摸研究要跟我们谁谁谁处对象了。

  可以说,我们跑轮海这个组合,就是因为这首歌火起来的。

  而我唱这首歌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迟小娅的身影,也不知道她上了哪所高中。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