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听着想让人谈恋爱的歌,唱着唱着我他么的差点唱哭了,最后就嘎巴嘴了,唱完以后,我就闷着头回到自己位置上一言不发。

  一个小姑娘正好奇的打量着我,我没怎么注意她,脑海里全是迟小娅的影子。

  想知道她上的哪所学校,打开手机一看,原来都已经拉黑了,朋友圈里再也看不到她更新了。

  休息期间,姑娘们跟他们互相交换微信,QQ已经基本被我们淘汰了,因为它更方便。

  秋天了,天听愣了,爱臭美的她也不知道穿没穿绒裤,新开学,按照她爱美的架势,多半是穿一条牛仔裤,里面穿一个小裤衩就完事,肯定的,没了我在身边墨迹她,她估计都得上天。

  我以为凭借我这身自带忧郁颓废的气质会吸引不少小姑娘来找我要微信加好友,结果错了,一个来的都没有,让我挺受打击。咋说你们阳哥当年也是学校叱诧风云的存在,这么优秀的男孩就被这样一群盲流子给掩盖气质了嘛,我不服。

  我们军训时有个帽子,顺着帽子缝,我观察了一位名叫汪金叶的小姑娘,她身边围着的人最多,管她要微信的人也最多,她也不高冷,笑吟吟的跟他们互相加好友。

  sF6

  三十多个女孩为什么她最能吸引我呢,因为她身上那种独一无二的气质,毫不夸张的说,颇有一种,秦子晴,迟小娅,加上方柔三合一的感觉。

  气质超级超级出众,往那一坐,一看就是淑女型的,原先我认为方柔的气质就很好了,她比方柔的更好,一看就像是那种大家闺秀家的孩子,怎么也不像是应该出现在技校里的人。

  女孩的气质一好,长的白以后,就算长相一般的姑娘都会很好看,但她不一样,长得不是最好看那种,但却是最可爱的那一类,让人看着就觉得挺亲切,感觉有点想往上贴的冲动。

  我与丫丫分手以后,对小姑娘有很长一段时间的厌恶感,唯独对这个叫汪金叶的人没有,挺想认识她的,但又想表现的独一无二那种,希望从侧面能引得这小姑娘的注意。

  下午,接近五点的时候,我们才结束掉一天累的要死的军训,大家进了食堂,此刻食堂人满为患,汽修专业的人有比我们提前解放十分钟,每次都是他们先吃饭,我们也没什么不满的。

  吃饭的时候,艾大牛嘚瑟的说:“这个汪金叶长得真他么的好看,要是能跟她处对象,少活十年我也愿意!”

  赵球不客气的打击他:“就你这脑袋长得跟狗啃的似得还追求人家汪金叶?算了吧,你知道追求她的人有多少?就咱们学校最少一半以上的人都追她!”

  “我有她微信,我管她要微信,人家都没拒绝!”艾大牛的信心满满让赵球打击不少。

  “不好意思,你看谁管她要拒绝了?咱们学校里的男生几乎都由她的微信!”

  “不可能。”

  “要不要打个赌?你要是能给她追到手,我他么喝出来出点血请你喝一个月的饮料。”

  “赌就赌!”艾大牛虎躯一震。

  “是个人都有她微信,可是很少有人有她电话,她就在那坐着呢,你去给电话号要来我瞅瞅。”赵球笑呵呵的伸手一指不远处,我们顺着方向看过去,只见汪金叶正跟她们班的一个小姑娘有说有笑的,看到我们的目光后,还对我们微微一笑,瞬间我们四个男生都跟着傻笑了。

  “你看,她对我笑了,肯定是我对有意思。”

  “请你不要自恋了,明明看的是我。”

  “拉他么倒吧,我咋觉得是在看我。”

  “雪峰,你看你的带有幻想的小说去,我们聊的内容不适合你。”

  他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可我怎么觉得是在看我呢?

  艾大牛没敢过去管她要手机号,怂了。

  汪金叶不仅我们笑,还对我们比划一个哈喽的手势,瞬间就给我们看酥了。

  吃完饭,回宿舍的路上,艾大牛就给我们将汪金叶有多好,有多淑女,多么有气质。

  “人美*遭罪!指不定让多少人*过呢。”赵球一向对女生不感兴趣,我曾一度以为他喜欢的是男的,在学校里,我们曾一度喊他是小妓男。

  “滚,不许你说我的女神!”艾大牛顿时眼睛红了,赵球看的有点哆嗦。

  军训站了一天,脚杠杠臭,脱了袜子闻了闻,嚯,这他么什么味,熏死个人,我一个人脚就这么臭了,在加上他们几个简直赶上毒气弹了,必须得开窗户放放。

  我见袁雪峰走到窗户跟前,我以为他也是想开窗户呢,然后我看他顺着窗户就给袜子扔下去了,拍拍手说:“穿了他么的七天了,直了。”

  “你咋扔了?”我瞬间看不懂了,袜子也没坏,洗洗接着穿呗。

  “懒的洗,这破逼袜子五块钱三双,十块钱七双的,我洗那玩意呢,咱们学校有洗衣服,刷鞋的阿姨,我都是找她洗,袜子穿几天就撇,省事。”

  我一想他说滴对,也给扔出去了。袜子可以不洗,这他么的这脚绝对不能洗,不然这屋子呆不了,我们洗脚的方式也挺懒得,就是拿脚往水龙头上一伸,冲两下就行,不像女生宿舍先是去水房打开水,完了在回宿舍泡热水脚。她们活的太精致,男人就得活的粗糙一些。

  正所谓爱她就要骚扰她!艾大牛捧着手机像中了五百万彩票一样,欢呼雀跃的冲进来,激动地喊道:“兄弟们,兄弟们,我要到她手机号了,谁敢打,谁敢?”

  赵球一翻身:“我没兴趣。”

  袁雪峰就属于那种闷骚型的,他看热闹行,让他打,不带敢打的,有点小矜持。

  于是艾大牛就问我:“东星耀阳你敢打不?”

  “我有啥不敢的,可我为什么要打?”

  艾大牛就激我:“我看你是不敢打把。”

  我呵呵一笑:“还真不是大哥吹牛逼,我以前的女朋友比她好看多了,完爆她十条街不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