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大牛撇撇嘴表示不信,非要我给他看看照片他才肯定相信。

  我哪里还有什么照片,也是为了显摆,我就将秦子晴的照片给拿出来,他看了后果然连连称赞她长得好看,完了还跟我墨迹要她们的联系方式。

  我说你要也没用啊,又不在同一个城市,他一想也是。

  他看了秦子晴后的照片后就已经对我刮目相看,如果他哪天见到迟小娅的照片,不得给下巴都惊得没有了。

  后来我们谁都不肯打,又安奈不住得到她电话的兴奋,就决定打扑克,谁输了谁打的,大家都同意了,连一向喜欢男人的赵球也都下来跟我们玩。

  我们四个杀得飞起,其它几个人就在那嘿嘿的看热闹,偶尔还能听到某个班级正在训练的声音,一二三四的,这种班级的行为让我看来就是给领导做样子呢,学生休息不好,第二天能好好训练了嘛,真的是……做作。

  兴许是命运使然,最终我输掉了这次的比赛,理所应当的这个电话就得我来打。

  哎,我是真他么的不愿意打这个骚扰电话,你要说给10086的客服打,逗逗她们还行,逗汪金叶,一个是不熟悉,一个是长得太好看,被发现后是一件很糗的事。

  他们几个兴奋的跟什么似的,一个劲的埋汰我,说我愿赌不服输,说我胆子小啥的,我被激怒了,说打就打。

  艾大牛比划一个嘘的手势,完了电话开免提,带着忐忑的心情,将电话拨了过去,不一会一阵好听的音乐就从电话那头传过来,这人长得好看,用的铃声也都是听着舒服。

  在我的忐忑中,电话接通了,那头传来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喂,你好。”

  我瞬间窒息,人的声音怎么可以如此甜美,天呐!

  “我我我……”我结巴了,回头看了眼他们,他们兴奋的跟什么似的,一个劲的小声怂恿我赶紧说,不然不是真男人,赵球都已经捂嘴哈哈大笑了。

  “有事吗?”汪金叶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

  “内个……你是厨女吗?”我问出了这句难以启齿的话,奇怪,现在的自己怎么脸皮变得那么薄了。

  &%(◎首发

  “神经病!”她毫不客气的挂了电话。

  “哈哈。”屋里面爆笑。

  我默默的点了颗烟,看着他们无情的嘲笑我,奶奶个逼,尴尬死我了。

  就汪金叶这一句神经病她们当个笑话是的笑了我半宿,日!

  九点以后,封寝熄灯,九点到九点半的时候有舍务来检查,是不允许出现手机亮光的,一旦发现就被没收,而且不能出声音,九点半开寝以后才可以愿意干啥干啥,小小的技校,也是很严格的。

  不让玩手机,我们就猫在被窝里玩,不让说话,我们就悄悄的说。

  猫在被窝里的时候,秦子晴给我发来一条短信,问我去哪了。

  我就告诉她在吉林了,她问我过得好不好,我说还行。

  完了我就问她新学校好不好?

  她说:“挺好的,你换电话号码了?”

  “嗯。换的吉林的号。”

  “我说怎么打不通呢,多少号?”

  我将电话号码告诉她以后,她就打了过来,她的声音不大,应该是宿舍的人都睡觉了:“我寻思你会上二中呢,结果一打听你上技校去了。”

  忽然间走廊的灯亮了,紧接着一阵喧嚣的声音,开寝了。

  我便拿着手机往厕所里走,找了一个最里面的坑,点了颗烟,就跟她闲聊:“不想上了,没心思学习,准备上技校学两年技术,到时候看看是出国还是去当兵。”

  “哦哦,家里都给安排好了,也挺好的,至少不用像我现在压力这么大,呵呵。”秦子晴说:“我今天在学校看见一个人长得老像你了,呵呵,一瞬间我激动的以为你来我们学校了呢。”

  “呵呵,想我了呗。”

  我跟秦子晴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各自都在不同的学校,晚上也都寂寞,这时候我们身边都没有对象,总是在寂寞的夜晚互相打电话,她跟我说说她们那边发生好玩的事,我就给她讲我们这边好玩的事。

  忽然间,我听见厕所门口一顿骚乱的声音,紧接着对面几个站尿池子里的那几个小子唰唰的做出扔烟头的统一动作,做为多年的老烟民我一看就知道这种情况不好了,赶紧将烟第一时间扔坑里。

  紧接着我就听见几道嚣张无比的声音:“舍务检查,抽烟的都给我站一排,下楼!”

  然后领头的那个人居高临下的吼我:“你是不是抽烟了?”

  “没?”

  “一身的烟味还说没抽烟,撒什么谎,就烦你们这些新生!赶紧下楼!”他的态度跟语气都挺令人不爽的,你他么不就比我早来一年多么,多几毛啊这么装!要不是刚开学不想惹事,阳哥的爆脾气非得跟你支扒支扒。

  “哥,我屎没拉完呢。”

  “废他么什么话,赶紧的,没听懂是不是。”这人的气势太足了,我也奔着不想惹事的心里,就说行,他转身就去门口等我了。完了我对电话里的秦子晴说:“有几条狗检查抽烟的,我被抓到了,电话先挂了哈。”

  “嗯,好,有空常联系。”

  “嗯。”

  走到我们宿舍门口的时候,我说要给电话放回去,他不让,说什么都要给没收了。

  我俩便起了争执:“干啥不让啊?抽烟你管,玩手机你也管?现在是开寝时间。”

  “我就是管你们五楼的人,新生都他么给我注意了。谁嘚瑟也不好使,你就是典型。”走廊已经围满了人,所有宿舍的人都探出脑袋看热闹,我也明白了,这是杀我给他们看呢。

  “给不了。”当下我那股子虎劲也来了,梗着脖子跟他对视,谁也没动手,我一个新来的,怎么可能打过已经在这里呆了一年的老人了。

  他用手指着我鼻子凶狠的说道:“别他么跟我嘚瑟知道不?就看不惯你们这帮小臂崽子!”

  这时,他旁边的一个人拉着他说道:“许伦,赶紧的吧,四个楼层的都下去了,就咱们没下去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