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抡这人也挺犟的,粗暴的抢走我手中的手机,我抬头就要揍他,我的东西我给你,你可以拿,我不给你,你凭什么拿?

  艾大牛一看情况不好,拦住我,冲我摇摇头,小声的对我说:“他是学生会的,还是舍务部的部长,你给他得罪了,今后的一年都没有好果子吃了,忍忍吧。”

  就一次,下次在惹我,你他么的就爱谁谁谁吧。

  我们几个抽烟的下了楼,嚯,好家伙,下面站了一排男生,全都是穿着小裤衩,光着膀子,一个个的冻够呛,但你若是仔细一瞅,诠释我们这帮新生,一个老生都没有,这是要拿我们示威。

  舍务老师是一个挺年轻的小老头,戴着眼睛,光着个脑袋,溜尖溜尖的,瞅着特猥琐,他给我们一顿训话,大概的意思就是这一次,抓到你们就算了,不给你们上报,也不会告诉老师,还不给你们扣分,直接发二十块钱,但是若有下一次,就是连罚钱带扣分的,我们若是扣分,那班主任就得跟着罚钱,我们还是没好果子吃。

  在他的“威逼利诱”下,我们交了罚款,最终才放了我们,我哆哆嗦嗦的跑回宿舍,冻够呛,钻进被窝,气的不行:“他么的,这个他么许伦,早晚我得干他,你们都不知道刚才在楼下这个嘚瑟,牛逼坏了。”

  艾大牛说:“刚开学,忍忍吧,你都不知道,我已经让这个学校开除两回了,我要是帮你打架在开除第三回,我爹都得哭。”

  这下我可好奇了,一个破壁技校还能开除人?不是花了钱就能上的这种?

  “技校没你想的那么不堪,他们的制度挺严格的,你来学校哪里看见打仗的了?骚年,技校绝对跟你想的不一样,慢慢感受吧。”艾大牛神神叨叨的说了一大堆,后面的我也没听清,脑海里就在寻思啥时候干许伦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我手机没收了,挺没面子的。

  然而第二天一大早,就听见舍务这帮狗冲进我们的卧室,跟喊犯人起床是的挨个拔楞:“起来,起来,下楼下楼了,六点半封寝!”

  \"-v-:

  我迷迷瞪瞪的坐起来,看了眼时间,才六点着啥急。

  早上睡醒就见袁雪峰地上一地烟头,这逼昨晚肯定趁我们睡着偷摸抽烟了,抠搜的,我冲他喊道:“雪峰有烟没?给我来一根。”

  “没了,昨晚都抽完了。”

  我抹了把嘴,顺着窗户往下一看,已经有班级下去集合了,赵球他们几个也火急火燎的在那穿衣服,许伦忽然进来了,他将手机还给我,笑吟吟的说:“以后别老抽烟了,昨天舍务老师下的死命令不查你们不行,理解理解。”

  卧槽,昨晚还牛逼拽上天呢,今天怎么就这幅好态度了?我接过手机,说了句:“谢了,伦哥。”

  “互相照应嘛,得,你们快起来跑圈去吧,我还得去叫别的宿舍起床呢。”

  “伦哥拜拜。”艾大牛龇牙说了一句,紧接着说:“许伦这人瞅着也还行啊。”

  “早晚得干他一顿。”宿舍把头的那个小子气呼呼的站起来,不知道他们是什么仇什么怨,之间他来到我身边,说:“耀阳啥时候你干他,第一个动手,我第二个就上。”

  “行。”我乐了,心想你干啥你不第一个动手,我第二个动手呢,学校打架开除的绝对开除第一个,不带开除第二个的。

  我们一帮人穿好衣服后,就已经没时间洗脸刷牙了,便火急火燎的跑去战队,几乎我们班级是最后一波到的人,让教官给我们一顿臭骂。

  整理队形,跑圈,就不说了,跑完圈,我们先是吃饭,然后回到班级,等着教官过来,随后带着我们下楼与幼师班的姑娘们集合。

  有姑娘在的地方就有欢声笑语,一大早就见到一帮人围着汪金叶给她鼓掌,她拿着一把小吉他在那自弹自唱,声音悦耳动听,听得人全都入了迷,仿佛就置身于歌里的世界中。

  她的牙齿很白,笑起来甜美可爱,我看的有点呆了,一瞬间她不经意的将眼神扫到我这里的时候,我心虚的低下头,紧接着就是艾大牛他们放肆的笑容,宛如在诉说昨晚我被她骂的那个骚扰电话,我用眼睛瞪向他们,示意别吵吵,这要是让汪金叶知道了,我得多尴尬。

  啪!啪!啪!

  汪金叶唱完歌以后,赢得所有人的掌声,就连周围的班级都在留着哈喇子竖着耳朵往这边偷听呢,教官看了眼时间,示意我们该整队形训练了。

  然后我就见汪金叶给教官拉到一边不知道说着什么,不一会儿教官铁青着脸回来,目光扫视我们就像要给我们吃了一样,我的后背开始冒汗。

  “学校里,有的男生个别行为检点不注意,骚扰女孩儿,大半夜不睡觉打骚扰电话,并说了一些让人脸红的话,这种行为是可耻的,我现在就问你们一遍,是不是咱们班男生干的!”

  “不是!”我们四个心虚的吼道,颇有一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你们都聋了吗?还是就他们四个长耳朵了!”教官深深的看了我一眼,然后向他们吼道。

  “不是!”众人这一次齐刷刷的喊着。就打骚扰电话这么来说,哪个男生没干过?谁知道谁打了,谁没打?只要我们死活不承认,她能咋的。

  汪金叶是真滴皮,不就打个电话,至于还告诉教官么,多大点事啊。

  可能在我们眼里,这种事根本不叫事,但在汪金叶这边可能属于一种侮辱了。

  她这一次将这件事告诉教官,以后就不会有人给她打骚扰电话了,挺聪明的做法。

  “我最后问一遍,真的不是吗?如果是你们,承认的话,给金叶道个歉,这事就过去了,如果让我抓到,后果你们自己想!”

  大家一片哗然,原来是给汪金叶打骚扰电话,这下子有人就乐了,更多的则是好奇,他们哪有不想给女神打骚扰电话的,但是都没那个胆子,突然间有个“英雄”敢这么做,能不引发他们的好奇心么,在场的除了我们宿舍的都在纷纷讨论这个人才是谁,唯独我宿舍里的这几个小子都在瞅我。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