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眼睛骂他们,你们几个好像葫芦逼,瞅我干他么啥!这不变相等于说是我干的么,完了我就使劲咳嗽一声,这一幕让汪金叶给抓住了,然后她就看着我,我就看着她,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紧接着我就咧嘴笑了,她也笑了,笑起来是那么的可爱,好像还有那么点狡黠?

  J更?a新i最快*O上:

  “好,我也不希望是你们!我现在手上有那个人的电话号码,你现在承认还来得及,如果让我发现是你电话响了,你知道后果的。”教官说着就要拨打这个电话,艾大牛偷偷的将手伸进兜里准备关机。

  “都不许给我动,军姿站好了!”

  教官一声吼,我们全都立正在原地,艾大牛偷偷问我:“耀阳怎么办。”

  “死不承认。”我回他四个字。

  这次只要发现我跟艾大牛都得完,电话是他的,打骚扰电话的人是我,这下坏了,汪金叶这么出名,敢给她打骚扰电话我们都得跟着出名。

  要不承认得了,有那么一瞬间,我都想站出去了。

  “好,很好,没人承认是吧,金叶,打。”教官一声令下,我们屏住呼吸,汪金叶拨通了这个电话号码。

  嗡……嗡……嗡……

  手机在老艾的电话里一个劲的震动,教官一把给他薅出去:“还不承认。”

  “我。”老艾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样,但这货挺够意思,没给我出卖,坚持贯彻死不承认的套路:“真不是我,电话号码虽然是我的,但是我昨晚电话借出去了,肯定不是我,我对天发誓如果给金叶打骚扰电话的是我,那我出门被车撞死。”

  全场一片哗然,这么狠的毒誓都发出来了,那肯定不是他了。

  教官都懵了:“要不要这么拼?”

  老艾一脸真诚:“哥,真不是我。”

  教官有些手足无措:“那你把电话借谁了?”

  老艾两手一摊:“教官,不是我不承认,但好歹我也是个讲究人,你就这样让我承认了,以后我在班级还咋呆,你是训练二十天就走人了,我得在这呆两年呢,哥,理解理解我。”

  “行,我理解你俯卧撑一百个,操场二十圈!”

  “哎。”老艾叹了口气,趴地上就要表演。

  “等一下。”汪金叶开口了,他问老艾:“你说一句你是厨女吗?”

  “哈哈哈。”全场爆笑,有人都开始鼓掌了,汪金叶这话一说出来众人脑海中的迷雾也算是解开了,感情那货跟女神说了这句话!怪不得人家会生气呢,这换做谁,都会觉得是一种侮辱。

  还真不是汪金叶事多,换做咱们,如果咱们女朋友让人打骚扰电话,被别的男的问了这么一句,早他么的拎菜刀跟人拼命去了。

  汪金叶问完自己脸都红到不行,跟着笑了,气氛其实没有那么严肃,如果要不是教官板着脸的话。

  老艾哈哈一乐:“这么问你多难为情。”

  “我只是想知道问我的那个人是不是你,如果你想做俯卧撑跑圈的话,就当我没问。”

  然后老艾想都没想,学了这么一句,汪金叶听后,很果断的对教官说:“不是他说的。”

  紧接着教官就喊了:“515宿舍的给我全部出列。”

  我们整齐的往出一站,教官觉得既然这个电话是老艾的,那么打电话的很有可能是就是我们几个人,他选择逐一排查。

  他让我们每个人对着汪金叶都说这么一句话,虽然难为情,好在全都说了。

  人总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直到最后一刻我还没承认了。

  前面几个人说完,汪金叶很认真的听完以后摇摇头,表示都不是,然后就剩我自己。

  我他么的都紧张的要死,这面对面这么听,肯定知道是我了。

  所有人也都觉得是我了,就差把这个秘密公开了。

  我清了清嗓子,然后含糊不清,快速的说了一遍。

  “你慢点说,没听清。”

  “我都说完了,你没听清跟我有什么关系?”

  “这句话倒是听清了。”

  教官闷了我一脚:“是不是这事就是你干的?”

  我摇头很笃定的说:“绝对不是。”

  “那你就在说一遍,心虚什么玩意!”

  “你慢点说。”她重复一遍。

  “你是厨女吗?”这一次我故意将嗓子压的又低又哑,结果又让教官闷了一脚。

  我捂着屁股郁闷的问道:“又咋了?”

  “什么咋了,你嗓子是这样的吗?啊?我让你好好说,如果你不好好说的话,这事就认定是你了!”

  最终我没招了,看着汪金叶黑乎乎的大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你是厨女吗?”

  然后汪金叶就不说话了,我知道她肯定听出来是我了,因为在我说完这句话以后,她的眼皮明显跳了一下,之后就使劲盯着我看,看的我有些发毛。

  “是他不?”教官问道。

  我心想完了完了,这下他么的惨了,本来给女同学打骚扰电话就是一件挺无耻的行为,然后还死不承认,这属于罪加一等啊,一会不定怎么惩罚我呢,哎,都是自己牌技惹的祸,如果我的牌能好点,是不是就不用输了,诶?我他么的想哪去了,重点好像不对。

  我都泄气了,身子多垮了,就等着汪金叶给我宣判死刑了,然而她却摇头说:“不是他。”

  这三个不是他从她嘴里说出来以后,我整个人都迎来了春天,就跟斗地主,我王炸都出去以后,打了一张2扣了一个4,最后让人四个K给炸了,结果对方出了一个三给我放走一样,从绝望到兴奋,这种感觉你们懂嘛。

  “哦,不是他,那换下一个。”

  汪金叶却说:“教官算了,我不想追究下去了,别的班都开始训练了,我们不要因为我而耽误时间了。”

  真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呀,教官赞美了一句后,说:“你们都注意点,以后别问女孩子这么无耻的问题,我都替你们感到丢人,人家金叶不追究了,我就暂且放你们一马,下面开始军训!”

  我深深的看了眼汪金叶,不知道她为啥不把我说出来,她肯定是听出来我的声音了,可是为什么不说呢?我不自觉的一直盯着她看,后者一直都没看我,仿佛这件事就不曾发生一样。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