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艾火了:“放你大爷的罗圈屁,老子啥时候拉裤兜子了。”

  “我他么分明看见你刚才换裤衩子还去水房洗了。”赵球指着挂在暖气片上的那条湿乎乎刚洗完的裤衩说道。

  “那也不是拉裤兜子整的啊,放屁蹦出来一点儿。”

  呕!他俩越聊越下道,这给我恶心的:“滚滚滚,你俩滚他么厕所聊去,恶不恶心。”

  ……

  晚自习的时候,说咱们班要选一个班长,问问谁有兴趣,可以毛遂自荐,对于这种班干部我自然是没兴趣的,干不好,就得罪同学,干好了,也没啥实质性的奖励,完全就是给老师跑腿的,据说毕业分配工作的时候会按照简历给加分,这都是扯犊子,我们一个焊接工毕业看不看简历啥用?

  即便这样,还是会有人前赴后继的往出赶,至少跟家里人能说一声,爸妈我没有再像以前那样瞎混了,你看,我都当上班长啦。

  对于此我是没有太大的兴趣,跟大多人一样,晚自习的时候不是在看小说就是在睡觉,学习?根本不存在的,虽然学校明确规定不让玩手机,但检查的都是学生会的人,没有老师,只要你的手机不响,通常不会有人管你。

  最后班长让老艾这个骚男给夺走了,他当官,我们心里也高兴。

  当时我看小说看困了正准备睡觉呢,就听见老艾说:“兄弟们,我准备让班里出资,买台电视,买个vcd,咱们放学没事看看电影多好,放放歌啥的?”

  这里我要说一下技校的作息时间,六点半必须离开寝室,七点跑完步,吃饭,八点打铃上课,一直到中午十一点五十放学,下午一点上课,然后两点四十就放学了,晚自习是六点到八点,每天有两个上机名额,就是可以去玩电脑不用上晚自习的人,周五下午没有课,周六只上半天课。

  他的决定得到我们一致同意,一家掏点钱,四十来个学生也不成问题。

  我们早上通常会放歌,大家跟着一起唱,最喜欢唱的就是伍佰的《挪威森林》都会唱,也简单,下午放学他们就在班级里看《终极一班》《力王》这种电影,偶尔将班级玻璃门一挡,看看日本动作爱情大电影。

  `更?新hP最tH快W_上/U◎

  老艾跟袁雪峰这俩人是个大嘴巴,那天我在宿舍里吹完牛逼以后,他俩真的相信了,到哪都跟人家说汪金叶喜欢我,然后越传越真,到时候全校基本都知道了,现在我往学校这么一走,路过的人就会对我指指点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哦,他就是张耀阳呀,长得也就那样啊。”

  一转眼,军训已经来到最后一天,明天检阅完事之后,教官就会离开学校,他虽然对我们挺严厉,但人还是真的很不错,不像别的班,教官跟学生干起来的例子已经不下三个了,通常都是人家一个班揍人家教官自己,可见有多气愤。

  为此我们教官还跟我们开玩笑道:“看来我这人还行,没让你们打我。”

  众人哈哈一笑,我记得他临走之前,说过这样一句话:“是个男人,就要去部队闯一圈,这样你的人生才不会留下遗憾。”

  老艾就在反驳:“我觉得是个男人就得去大学走一圈,人生才不会留下遗憾。”

  之后他们说什么我就没在听了,因为这句话勾起了我的回忆,我已经很努力的去忘记丫丫,可就是总在不经意之间想起她,她也曾说过让我去当兵这种话,男儿志在四方。

  当兵真的有那么好么?对我来说答案是否定的,因为我懒,军训的生活我肯定会受不了的。

  正当我低头瞎寻思的时候,一双带有微怒的清秀脸庞出现在我面前:“请你不要出去乱说,行吗?当我求你。”

  我好奇的打量汪金叶:“你说啥呢?”

  “跟我来。”

  汪金叶给我叫到一旁,引发无数人的猜想,她对我说:“你看见那些人的眼神了没?”

  “咋了?”

  “你凭什么损害我的名誉?不知道女孩子对名誉看的很重么。”她确实看的很重,不然也不会因为一句调戏的玩笑话而对我耿耿于怀。

  “大姐。”

  “你叫谁大姐,我有那么老?”

  “大妈……不不不……小姐。”

  “你才是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

  “老妹儿!”

  “我好像比你大几个月。”

  “你几月份的?”

  “我六月份,你呢?”

  “我十月份,那你是比我大几个月。”晕,这好像不是问题的重点吧,我俩聊跑题以后,我率先进入主题:“我啥时候坏你名声了?”

  说到这汪金叶就来气了,她双手插腰,腮帮子气的鼓鼓的看起来特可爱:“你凭什么到处跟人家说我喜欢你啊?”

  “天地良心,我啥时候说了?”

  “你不说人家怎么都在传?那天你明明在操场就是这样对我说的,你还不承认?”

  我瞬间就无语了,转头看了眼老艾的方向,那货龇着大牙正朝我抛媚眼,做加油的动作呢。我知道这人是谁了!

  “你不要太高看你自己了,我对你没兴趣,更不会到处散布谣言说你喜欢我,这不是令人值得骄傲的事。”我冷笑两声,说完我就跑老艾跟前,给他一顿胖揍:“我警告你,别他么出去瞎嘞嘞。”

  老艾挺委屈:“你干嘛揍我,哎,金叶女神跟你说啥了?”

  “说想跟你处对象。”

  “真滴吗?她喜欢的不是你么。”老艾眼睛顿时一亮。

  我俩就在原地打闹,显然汪金叶不肯善罢甘休,她赌气般的走到我面前,泪眼朦胧的看着我:“你凭什么凶我,你这个令人讨厌的男孩。”

  我想这个世界上的男人都会顶不住女人的眼泪这一攻势吧,我也没怎么着汪金叶,她就要哭了,这一下整的我跟负心汉是的,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一样。

  我无语了,语气也不是很好:“大神,你到底要干啥?我都说了不是我说的谣言了,你有完没完?不要以为你长得可爱就可以任性!”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