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这句话一出,在其它人眼中更像是一句情话,汪金叶对我表现出来的态度让他们更加的相信她喜欢我的这个谣言,着实让我哭笑不得。

  我这一句话瞬间给汪金叶整不会了,她努力不让自己成为爱哭鼻子的女生,可她对名声看的真的很重,她抽了抽有些泛酸的鼻子,老艾很好的递过去一张纸巾,她将鼻涕给醒了,并跟老艾说了声“谢谢。”

  这一举动,让我再次响起丫丫,那个吃饭都喜欢醒鼻涕的姑娘,没有我,你过得好吗?现在又或是在欺负哪个男孩子呢。

  汪金叶说:“不是你散播的谣言你就说不是就完了嘛,干嘛要吼我,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态度对待一个女孩子真的很过分!”

  我是不理解女孩子的思想到底都在想的什么,我过分你不理我就完了么,偏偏的还要找我要个说法,要不看你长得确实好看的份上,我真的扭头就走了。

  对于她,我认输了:“好,女神,对你吼是我的不对,我承认刚才态度有些恶劣,但我不太会像别的男生那样对你嘘寒问暖,我做不到,因为我并不喜欢你,我承认你很有气质,长得也好看,个字也高,在哪都是凤毛麟角的存在,可我没那么无聊,永远不会像别人吹嘘你喜欢我,假如咱俩真的处对象了,我也不会像全世界高调宣布,我跟你谈恋爱了。”

  顿了顿,我又继续说道:“漂亮的小姑娘我见过好几次,自己就处了三个,好看的皮囊不如一个愿意陪你白头偕老,对你知冷知热的性格,你说你在乎流言蜚语,在乎你的名声,可你知道背后有多少男生扬言要把你弄到床,有多少男人对你的照片打……话可能难听了一些,但如果你真的这么在意别人的话,你会活的很累。”

  &MZ首发h;

  说完我直接避开她的肩膀离开了,她愣了一会儿,倔强的跑到我面前,用双手挡住我的去路:“你给我讲这些大道理干什么?我只是要你一个道歉,仅此而已。”

  “你所谓的道歉指的是这次的谣言,还是上次的骚扰电话?”

  “上次的骚扰电话。”

  我笑了,笑的很坏,伸手抹掉她眼中的眼泪,同时凑到她耳边小声的说:“你知不知道你哭起来的样子惹人怜爱,不要在纠缠我了,万一我喜欢上你,你就等同于招惹一个恶魔。”

  她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等到我人都已经走了以后,她才气的跺脚:“什么嘛,这说的是什么跟什么,我不就要他一个道歉?这拐弯抹角的说了那么扯淡的话,真的是……皮!”

  汪金叶正如我了解的那样,是一位原则性非常的姑娘,对自己的要求也特别高,在军训结束那天,她代表新生上台演讲,说话干脆利索,丝毫不拖泥带水,让大家对她的喜欢更多了。

  那天给她打骚扰电话,我着实应该跟她说对不起的,可我的性格你们也知道,从来不跟人说对不起,自从遇见丫丫之后,我的性格发生改变,那就是不跟喜欢的人说对不起。

  所以任凭汪金叶再优秀,我也不可能跟她道歉,反正我又没指望跟她发生点什么。

  这种性格在她眼里变成了傲气,别的男生对她嘘寒问暖,她已经习惯了,冷不丁出现我这种真不鸟她的存在,还真得感觉挺特别的。

  以前我看小说,对于里面的男主人公各种装酷,女主各种倒贴的文,总是采取嘲笑的态度,直到现在我才明白,有些事,真得不是男主愿意高冷,而是爱怕了,受伤了。

  后来老艾与雪峰去找汪金叶承认是他俩传的谣言后,汪金叶也对我的误会解除,并跟他俩成为很好的朋友,老艾跟雪峰对她的赞美也越来越多了。

  “耀阳,你能不能改改你对汪金叶的态度,那么温婉的一个大家闺秀,我们疼都来不及呢,你还吼人家。”食堂里,老艾嘴里塞满饭菜哈不忘教育我。

  “就是的,阳仔,人家汪金叶多好一个姑娘,虽是女神,完全没有高高在上的范儿,还特平易近人,我这昨天管她借钱,奔儿都没打就借我了。”雪峰跟着说道。

  “我没有刻意针对她,我对谁都一样好么,只是在你们眼中给这件事无限放大了,ok?”我挺无语的回击着。

  老艾挺心疼的给我夹了一块肉:“耀阳,你跟哥说说,你以前是不是被女孩子伤过呀,我他么的头一次见你这种碰见女神都不叼的人,真的,人家上杆子去讨好,你见到汪金叶就跟见空气是的,弄的她都怀疑人生了。”

  筷子硬生生的停再嘴边,脑海里闪过丫丫跟秦子晴的画面,然后放下筷子,便没有心思在吃饭了,转身就往出走。

  老艾跟雪峰对视一眼:“哎,肯定是被伤过。”

  “废话,我不瞎。”

  外面的雨还在下,秋雨没有夏天的雨那样温暖,配合着寒风,给人一种刺骨的感觉,此刻很想唱一首刘德华的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他么的拍,狠狠的眼泪跟寒雨混成一块。

  汪金叶面对大雨不知所措,她当时兜里也没揣钱,无法去楼上的超市买一把雨伞,只好在门口等待雨停或者碰见熟人一起走。

  当我路过她身边的时候,她叫住了我:“张耀阳,站住。”

  我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微微一笑,双手环抱走到我面前:“你不用这样刻意无视我,如果你想用这种办法引起我的注意,那我告诉你,方法太low了。”

  我嘴角发出一个切的表情,没理她就想往出走,她给我叫住:“哎哎哎,好吧,我承认你的办法有效果了,我确实引起你的注意了。”

  我回头,晃了晃手中的雨伞:“你想跟我一起打伞就直说。”

  她嘿嘿一笑:“你就真忍心给我这样的一个小姑娘扔在这边不管吗?有些风度哦。”

  “风度没有,风湿以后可能有。”我给她噗嗤一声就逗笑了,这一刻,周围的景物变得灰就,全都成为她笑容中的替代品,我喜欢这个令人感到温暖的笑容。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