舍务老师一来,众人纷纷散去,生怕殃及无辜,只有我们几个以及姜新富他们宿舍的人下楼,跟老师汇明情况,舍务老师我们叫他老头,老头听后,扶了扶眼镜片子,告诉我们上楼都把衣服穿好,然后带我们去了值班室,值班室里有几个守夜老师,他们是四大天王,汽修科长,外号大变态,以前是个野战兵,一套变态服两万多块,机械科长是吉林市业余散打冠军,一个白胖子,还有一个外号叫大马勺子,以前学校食堂颠勺的,手贼有劲,最后一个就是我们班主任,传说是吉林市双吉收保护费的,一身匪气,这四大天王,极具传奇色彩,是我们茶余饭后津津乐道几个人。

  我一直对于我们班主任是黑赦会收保护费的嗤之以鼻,他打人天天掐人家后脖子,,就跟娘们似的,怎么可能是混子?

  我们当时去了以后,只有汽修专业的那个科长在,他扫了我们一眼,因为不是同一个专业的,他也就没理我们。

  这人戴着一种有色眼镜,就是外表瞅着不是黑,也不是白色的,而是那种棕色的颜色,看起来特别酷,他也没问为什么打架,而是背着手说:“你们几个都参与打架了?”

  “老师,是他们过来……”

  “我问你们是不是打架了!”这人吼了一声,特别的有气质。

  “嗯。”这几个人弱弱的回了一句,接着我就看这个科长抬起他的军靴对着这帮人一顿轮大飞脚,看得我都肉疼,这尼玛对待自己专业的学生都这样了,一会对待我们不得往死揍啊?

  杀鸡给猴看,这个道理不是白来的,这几个小子在那挨揍,我们看的都怕了。

  等到这个大变态打完他们以后,就来到我们跟前,眉头一皱,我们就有点哆嗦了,都已经做好挨揍的准备了,谁料他说:“你们几个是老叶专业的人,我不踢你们,等着明天老叶找你们吧。”

  我们听后舒了一口气,心有余悸的回到宿舍,讨论这个姓叶的科长。

  叶昊,吉林市业余散打冠军,机械科科长,贼瘠薄猛。

  这一宿,我们睡的都胆突的,第二天一大早都起来了,也都没什么心情,吃过饭后,就被叫到办公室了。

  o更S新最/快)上+~4

  我,老艾,赵球,雪峰四个人给责任扛下来了,我们几个低着脑袋,等着叶昊急眼。

  叶昊跟那个大变态不同,他没有上来就揍我们,而是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老艾说:“我往食堂走,他们往过走,然后就瞅我,我就瞅他,然后就干起来了。”

  “擦!”叶昊有点崩溃:“没了?你们没骂人什么的吗?”

  “也不算骂吧,我说你瞅啥,他们说瞅你咋的,然后我们就干起来了。”

  叶昊崩溃的扶额,嗷嗷他么的上火,完了喝了口桌子上的茶,想了半天:“内个,我也不想张斌老师一样揍你们,你们回去写个检查,拖一星期地,完了跟我去道个歉,行吧?”

  能不挨揍,道个歉,无所谓,反正我们这次占便宜了。

  我们几个麻溜的拖完地,就跟着叶昊往汽修楼,一路上雪峰的脸色就挺不好看的。

  我偷偷的问他:“咋的了?”

  雪峰一脸别扭:“不想去道歉。”

  “为啥啊?”

  他砸吧砸吧嘴,没说。

  在叶昊的带领下,我们跟那几个人面对面的站着,叶昊笑呵呵的跟张斌说:“张老师,学生我教育过了,过来跟你们道个歉,刚开学,也别让他们开除了。”

  我这一听,怎么终觉这个汽修楼的张斌比我们机械楼的叶昊官还高一级呢?

  后来我才知道,张斌原本都是副校长了,后来带着汽修专业的学生去机械楼打仗,影响不好,让上头给降职了,但即使这样,他依然是我们学校除了校长以外,最牛逼的一个。

  随后在两个老师的互相指引下,我们全都道了歉,幸运的是,他们比我们多挨了一次打。

  雪峰的脸色一直很不好看,回到班级他气愤的踢了下凳子:“*他码的!跟他么汽修楼的人道歉,真日了狗了!”

  老艾心疼的摸着自己的凳子:“哥,你有火踢你凳子,踢我凳子干毛。”

  “废话,给我凳子踢坏了我做啥。”雪峰一脸理所应当。

  “草,那你就不考虑考虑我凳子坏了坐哪儿?”老艾都快哭了。

  “我管你那屁事呢,哎。”雪峰愁完了,本来他寻思干一仗,名声响彻学校,这样他去汽修楼追小萍的时候更有面子,这尼玛还没咋地呢,就跟人家道歉,说出去好丢脸。

  忽然间,我明白一个道理,技校的这帮孩子他们考虑问题,呃……可以说,不考虑问题,是一群天不怕地不怕的孩子,但人家老艾说了,滚他么蛋,我们不坏,我们有爱,我们只是比一般的孩子贪玩了一些,仅此而已。

  “耀阳,有人找。”睡得迷糊间听见有人喊我的名字。

  “谁啊?”走到走廊一看:“你怎么来了。”

  “哈哈。”汪金叶指了指我脑袋飞起来的几根毛:“这都发让你睡得,睡飞了都。”

  “我乐意。”回头看了眼门玻璃里的我,嘟囔道:“又帅了。”

  “呵呵。”汪金叶跟另外一个姑娘过来的,她说:“你们昨晚干仗了?”

  “啊。”

  “你有没有受伤?”

  “你这是关心我?”事出有妖必有因,她不会无缘无故的来问候我的,肯定有事。

  “我主要想请你吃饭,顺便关心你一下,赏个脸吗?”

  我疑惑的看了眼旁边的这个小姑娘,她脸唰的一下子就红了,想了想,我说:“中午放学,不见不散。”

  “好嘞。”汪金叶脸上立刻露出笑容,拉着她旁边那位姑娘的手:“汐汐,我们走。”

  “人生得一金叶,此生足矣。”老艾不知道啥时候出现,扶着我的肩膀,目送汪金叶离去:“旁边那个小姑娘长得也不赖哦,蛮清纯的,介绍介绍我认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