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慵懒的打了个哈欠,手撑着脑袋问道:“你们都在她店买的?”

  雪峰笑呵呵的说:“嗯呢,还是她亲自给配的呢,这金叶的眼光就是高,瞬间感觉自己帅的高八度。”

  看着他们都感觉不以前帅了,我就寻思要不要自己也来一套。

  老艾滋着大牙说:“耀阳,小叶叶今天还问你来着。”

  “问我啥啊?”

  “看我们都去了,问你怎么没去呢?”

  “你咋说的?”

  “说你包了一宿这时候在宿舍睡觉呢呗,你紧张啥玩意。”

  “我哪紧张了。”说着,我就开始穿衣服:“你俩昨晚去她么哪了,电脑开着人不在。”

  我这就属于明知故问了,老艾兴奋的坐在窗台上,点了根烟,抽了两口才说:“跟小汐汐找地方亲嘴去了,想带她开房了,人没同意。”

  “刚处着啥急,慢慢来呗,早晚是你的。”

  老艾点头;“我知道,哎你干嘛去。”

  “饿了去食堂吃点东西。”

  我其实是骗他们的,我没去食堂,而是来到地下商场,转了一圈就找到汪金叶的店了,她店里的生意挺火爆的,全是人,我乐呵呵的在里面转了一圈,跟汪金叶说不用管我,让她先忙活别人,我则是像个小老板是的坐在她收钱的柜子那休息。

  “别傻坐着,有点眼力价,拿个袋过来。”汪金叶忙的满头是汗,回头冲我说了一句。

  “哦,这个吗?”

  “对,拿过来。”汪金叶给这人套上袋子,笑呵呵的说:“穿好再来。”

  “肯定得来捧你场呀。”

  送走这个客人之后陆续又来了几波人,让我惊讶的发现这帮人大多数都是男性,并且让汪金叶一口一个帅哥叫的找不到北,恨不得将自己兜里所有的钱都花了,只为博得她一笑,这她么长的好看就是有优势,暗想自己咋不是个女人呢。

  “呼,累死我了。”等着人都离开后,汪金叶才得以休息。

  “在这抽烟不介意吗?”

  “你随意。”

  “你这店这么忙怎么没人帮你呢?”我好奇的问道,从我来这边到现在最少也的两个小时了,没有一个人来帮她,我很好奇她家的人呢。

  汪金叶矜持的捋了捋秀发:“靠谁不如靠自己,来,给你配一套衣服,我看你的鞋底都漏了。”

  我摇摇头:“不了,阳哥现在穿衣服从来不穿200以下的。”

  真不是阳哥装逼,我现在的这种消费观念完全就是丫丫培养出来的,她让我明白一个道理,人靠衣服马靠鞍,一顿不吃饿得慌。

  美女穿什么都好看,哪怕穿便宜的。

  但是男人就不同了,你长的再帅,穿的寒酸了,也没用,反过来你长的嗷嗷丑,但是你穿的嗷嗷好看,整个人的气质都会不同。

  汪金叶无所谓一笑:“装什么有钱人呀,还瞧不起我卖的便宜货。”

  “你看我像是那种装逼之人吗?我只是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养成的习惯被改掉。”

  汪金叶说;“男孩子穿衣服我觉得只要穿的干净,舒服,阳光就行,价格其实无所谓的。”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活观念,没必要让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别人身上,对方认同自己,说明你俩相见恨晚,对方不认同自己,咱也不需要硬要人认同,日子是自己过自己的。

  四点半的时候商场统一关门,汪金叶将窗帘拉下来,就在一顿输钱。

  (on,f

  输完之后都揣进自己兜里了,说道:“走了,该回学校了。”

  我们坐上了十路车,开车之前汪金叶买了两串烤食蛋告诉我嗷嗷吃,我说这玩意多不干净,就在汽车尾气这熏的,她说我事多,说我是城里人,我知道这是在埋汰我。

  我俩上了车以后,我就坐在里面,她坐外面,我对她说:“小时候我妈就因为吃这些不干净的零食得病了,所以。”

  “啊呸呸呸,你别乌鸦嘴哈,吸烟还有害健康呢,有的人还抽了一辈子的烟呢,人的命,天注定,病魔真的来了,你躲都躲不开,与其这样不如开开心心的活着,想干啥干啥,想吃啥吃啥,不用去思考那么多,多好。”

  汪金叶对待生活态度是积极向上的,我觉得她说的有道理,就将她手里的另一串给吃了。

  小叶叶说;“一会回学校吃完饭,你陪我拍个短片呗,做个小视频给粉丝看,他们天天看我自己臭美都该看够了,我让他们看看什么叫颜值与才华共存。”

  “不拍。”我拒绝的很干脆。

  “求你啦,拍呗,我班都是女的,爱情戏得男搭档才行,老艾他们又太磕碜了,就你长的还帅点。”

  我笑了;“这话老艾听见了能不能死?”

  “不能,哈哈、他都有小汐汐啦。”

  这时收车费的过来了,做为绅士理当这钱我掏,收银员也是这么觉得的,她完全不准备管小叶叶要,可当我掏了半天以后,脸色从微微一笑到尴尬无比,让小叶叶全都看见了,她数出四块钱给售票员:“阿姨给你。”

  售票员瞅我笑了笑,离开了。

  “我钱呢?”摸了半天一分都没有。

  “好好找找是不是丢网吧了?”

  “不能吧。”想了半天,擦,钱让小汐汐给我抢走了,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她不仅请我坐车,还请我吃饭,而我就不得不陪她拍小视频了。

  拍小视频的时候人挺多,我跟汪金叶,老艾跟小汐汐,

  小汐汐负责拍,老艾负责指挥跟改动,我跟汪金叶负责演戏。

  奶奶的,阳哥长这么大竟然当演员了,哈哈。

  “小冤家,你别老笑啊,认真点行不行。”

  “哈哈哈,不行,看着你我就想乐忍不住。”

  她指导的爱情戏杠杠幼稚,我自己都受不了了,拍几遍笑几遍,都给她笑无奈了。

  “有那么好笑么!”眼瞅着天就要黑了,在不拍就不赶趟了。

  我对她说:“这么拍不行,效果不好,咱俩不是情侣,也做不到互相喜欢,观众肯定也看不出爱情的味道,不行你晚自习写个分手的剧本,回头咱俩去路灯下拍,虐心的剧情肯定好!”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