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火车开往这座陌生的城市,那是从来就没有见过的霓虹,我打开离别时你送我的信件,忽然感到无比的思念。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你很沙比,有没人曾在你日记里骂你……

  丫丫她俩上了火车,我满眼镜都是看着丫丫,直接忽略了我妈,弄的我妈醋意大发!熊孩子,有了媳妇忘了娘,老话一点都不假。

  看着眼睛通红通红的丫丫,我妈笑着问:“丫头,你觉得我家耀阳怎么样?”

  “他啊?臭屁,装酷,嘴硬,欠收拾。”

  “哈哈,我是说,这孩子的人品怎么样?”

  丫丫认真的想了想:“挺好的,具体哪好,又有些说不上来,就是感觉比一般的男孩子要好。”

  我妈微微一笑,拉过丫丫的手,就跟看儿媳妇是的,说道:“当年我看上他爸,就跟你现在一样一样的,现在的你,像及了当年的我。”

  丫丫一愣,瞬间干的满脸通红,低着头羞涩的说:“可是耀阳说我一点都不温柔,我若是能有您一半的温柔,就好了。”

  “性格这种东西学不来的,我若是有你这一半的暴脾气,耀阳他爸在外面就不会有别的女人了。”

  “妈……我一直想问问你,你为什么纵容干爹外面有女人?”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我妈说:“以前呢,瑶瑶阿姨你还记得吗?上海的那个,当年她出过一次意外,坠机的时候,耀阳他爸放弃了网络投票的演讲,到现场3个半小时不休止的挖掘,最后浑身是血的救出了瑶瑶。在医院十几个小时的抢救他就坐在门口坚持要看到瑶瑶醒来。可等瑶瑶醒来坐在她床边的却是赢了演讲的王潇,三个半小时的拼命,十几个小时的死撑,最后输给了王潇的一句我来晚了……从此,哈尔滨商届再无张浩,用自己的江山换她和别人的幸福值么?”

  “如果是真爱的,值。”丫丫认真的回答道。

  “那就是喽。”

  “……哦,我明白了,您是想告诉我,爱一个人是伟大的,有时候需要我们去无私奉献,看到那个人幸福了,自己委屈点,没什么。\"“真是个聪明的孩子,我越来越喜欢你了。”我妈笑着摸了摸丫丫的头。

  ……

  -H看☆:正版e章Na节上

  半个小时后,我重新回到双吉,这几个酒蒙子还在喝,小汐汐跟小仙女在喝饮料,见我回来后,挪了挪身子给我让个座位,我挨着小仙女坐了下去,小仙女问我:“她走了?”

  我点点头,然后兴致不知道为什么高不了了,就在刚刚丫丫在这边的时候还是热闹非凡的,她走了,来了两个人之后,突然就变得冷清了,当然,可能也就我觉得变得冷清,其她人还好。

  丫丫回来找我,我能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当初跟我在一起出发点就不是好的,所以她愧疚,选择跟我分手,如今想要跟我重归于好,就是最纯真的爱情了。

  唯一让我纠结不能接受的事,突然感觉自己初中这四年过的挺惨,一直活在欺骗当中,陷入这纠结的沼泽当中,爬不出来。

  我将酒杯里的啤酒全部喝完,并且喝完一瓶继续喝,老艾他们没有看出我心里的不舒服,挺开心的跟我拼酒。

  到是汪金叶一个劲地给老艾使眼色,大大咧咧的老艾并没有读懂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她只好偷摸给小汐汐发短信,告诉她让老艾别喝了。

  “老艾,我肚子疼,想回学校。”小汐汐爬进老艾的怀里,一个劲地雇佣。

  “你不是才来完大姨妈吗?”老艾一愣,毫不避讳我们。

  “非的来大姨妈肚子才疼吗?”小汐汐看着老艾,老艾看了会小汐汐,然后仿佛明白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的说:“袄,那我送你回学校?”

  “嗯呐。”

  老艾跟我们说了声不好意思,先送小汐汐回去,等会再来跟我们喝之后就离开了。

  出了饭店的老艾跟小汐汐上了客车,小汐汐一个劲地诶呦叫着,老艾哈哈大笑:“行了,汐宝别装了,没人跟着我们。”

  果然小汐汐恢复正常:“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咱俩越来越默契了哈。”

  “那是。”老艾得意的说:“自从那个水火交融的夜晚过后,咱俩的默契已经直达对方内心,老公聪明吧,不过刚才吃饭讲好的是AA制,要是我突然就这么跑了,会不会不好?”

  小汐汐翻了翻白眼:“得,刚才的话我收回。”

  老艾憨厚的挠挠头:“怎么,你不是这个意思吗?”

  小汐汐白了他一眼:“你一天就像个傻缺似的,没看出来耀阳心情不好么,还一个劲地灌他酒。”

  “他前女友来找他复合了,他应该高兴才对呀。”老艾还真没看出来。

  “他是开心了,我估计汪女神可就伤心了。”

  “怎么,汪女神喜欢耀阳吗?”

  “你好像是傻,不喜欢能将她俩亲嘴的视频发网上去?宁可掉粉也要发。”

  老艾迷茫了:“那不是为了视频pk么。”

  “我真不想跟你说话,最近你的智商是撞树上了,还是说你不懂女人。”

  ……

  老艾走后,我们起身凑凑钱,就准备去结账,赵球还骂了句老艾这个王八犊子说好他请客的,最终人跑了,这人情让他做了,付账的是我们。

  结果我们去算账的时候,人饭店老板告诉我,已经让一小姑娘给结了,是丫丫。

  然后丫丫这个姑娘在他们心里又增加了好多的好感。

  老艾跟雪峰他俩去网吧上网了,我跟汪金叶就往学校走,喝了挺多久,就说走一会儿,正好聊聊天。

  丫丫说:“对不起哈,我没想到事情会闹的那么严重,害的你妈妈从哈尔滨那么老远的地方过来,你差点被开除。”

  我随意的摆摆手,不希望她自责:“男人嘛,愿赌服输,要是重新来一次,我还会跑的,哈哈,我妈那是好久没见我了,想我了,过来看看我。”

  “你妈妈长得好漂亮。”从我妈来到学校的时候,汪金叶就看到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