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我妈长得像不?呃……”打了个酒嗝,呲牙问道。

  “有那么几分神似,但我感觉你长的会更像你父亲一些吧。”

  “你又没见过我父亲,干嘛说我跟他像。”

  “怎么没见过,在你空间里看见过。”

  “你去我空间干嘛?”

  “……”给她问住了,她心想我是个笨蛋,这种问题问出来不觉得会让人尴尬吗?女孩子总是腼腆的,她转移话题道:“那个……你女朋友来找你了是吗,我看见了,挺漂亮的。”

  “前女友。”我纠正道。

  “你对她还有感情吧,你说过那次……就是因为把我当成了她。”汪金叶不再看我,目光飘忽不定的看着远着不远处的几家连锁商店。

  “如果我说有,你会不会有些小失望?”现在的我多少也懂得一些女儿家的小心思,如果不在乎你的姑娘是不会这么问你的,并且我对于汪金叶的好感是非常的大的,我也想看看她对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如果你说没有,我才会失望。”她很聪明,将话题反套给我。

  “为什么?”我愣了愣问道。

  “谁都有一段属于他过去的青春,如果你有了新欢就忘记就爱,说明你是个无情的人,而你给我的感觉应该是那种很温暖的男生,所以你要是说不会,我才会失望。\"\"哦,是吗,呵呵。”我莫名的赶到一阵开心。

  “那你有没有跟她合好?”汪金叶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话,她只知道,她应该是对我有好感,但目前来说也只是有好感而已,没有到了那种爱我爱的不行那种,也就是说我现在若是死追她的话,有很大的机会将她追到手。

  “没。”我果断的摇头。

  “请我喝杯奶茶吧。”汪金叶甜甜一笑,指了指对面的奶茶店:“要香芋口味的。”

  “老板,给我来杯奶茶,有可乐吗?给来接一杯。”

  “不要可乐,要两杯奶茶,也是香芋味的行吗?”汪金叶打断我的话,像老板要了两杯香芋味的,然后问我同意不?

  “我已经习惯性喝可乐了,不想喝奶茶。”

  “习惯是可以随着身边的人,物,环境发生改变的,可乐呢,对你来说就像是过去的事,如果你不勇敢的尝试新鲜的事物,你就永远不会发现香芋味的奶茶比可乐好喝,你懂我的意思吗。”

  “你是说香芋味的奶茶比可乐好喝呗,这有啥不懂的。”

  “算了。”汪金叶被我说崩溃了。

  最终我们两个人要了两杯奶茶,找了一家附近的网吧去上网,看着她喝奶茶美滋滋的样子,我咋感觉没有可乐好喝呢。

  上网的时候,就看见她跟一个男的在聊qq,好像说什么你现在怎么样之类的话,然后她的情绪就一直显得不高,我猜多半是她的前男友跟她聊天呢,想问了,没好意思问。

  也就是半个小时后吧,她忽然对我说:“小冤家我不想上网了,想回去睡觉了,身体有点不舒服。”

  “哦哦,那好。”

  我们下了机,将她送了回去,一路上都在沉默着,这份沉默显得有些可怕,空气略显挣扎。

  最终走到宿舍门口的时候,她说:“呃……内个……明天我们从男女混合寝室搬到女生寝室,方便的话可以过来帮我搬东西吗?”

  本来她想跟我说刚才聊qq的内容,话到嘴边硬生生的让她给咽了回去,她觉得现在说这些时机不对。

  “啊,行啊,你给我打电话,随叫随到。”

  “那……晚上要不要一起去水房打开水?晚上用开水洗脚很解乏的,早上用开水洗脸很暖和,我看你们天天摸着洗头膏往厕所钻,头发冻的根根立,容易感冒。”

  I^6

  “算了吧,我一个大男孩去水房打开水,说出去不得让人笑话死。”我摆摆手拒绝了,好吧,阳哥确实不懂风情。

  “我进去了。”她指了指身后的宿舍,对我貌似有些恋恋不舍?

  “嗯,进去吧。”我毫无留恋的转身就走。

  女生宿舍里,汪金叶杵着下巴在那发呆,小汐汐刚洗完裤衩子给晾走廊的过道上,来到汪金叶身边看了看:“呦,小仙女,今天这是怎么了?得相思病啦。”

  “哎。”汪金叶长长的叹了口气:“你说张耀阳这人有时候聪明起来,全学校找不到一个比他激灵的,有时候呆起来,比那榆木脑袋还笨。”

  “这是对人倾心了呗。”小汐汐说:“要不你学学我,勇敢的去恋爱,喜欢他直接说呗,我还真不信有能拒绝你的男生。”

  “有,张耀阳就能,今天来的那个女孩子瞅着多好看呀,而且都没化妆,素颜朝天的,穿衣打扮一看就是富家女,要我,我也喜欢那样的,再说了,就我这种性格,让我主动去表白,不可能,而且我……哎,还有好多难言之隐。”

  “那你现在对张耀阳到底处在一个什么态度上?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呀。”

  “我也不清楚,感情这种事谁能说的清楚呢。”

  “要不我去帮你试试他的口风?”

  “算了吧,顺其自然,感情的事勉强不来,我给你看个东西。”说完,汪金叶就登陆了她的QQ,打开之前在网吧聊天的那个信息给她看。

  ……

  嘘嘘嘘……

  男厕所内,我吹着口哨正撒尿呢,我旁边来个哥们叼着烟,也跟着尿。

  “有火吗哥们。”想抽烟了,火机落之前的饭店里了。

  “没有,我不抽烟。”这人冷冷的拒绝了。

  吧嗒,一个着着火的火机凑到我跟前,身后的那个人给我递过来一个打火机,我说句“谢了哥们后”就低头去点。

  烟即将与火机亲密接触的那一刻,这人使劲往上一抬,火机就给我头发撩了,一股子烧糊焦味进入我的鼻子。

  我往后跳了几步,赶忙用手一顿呼噜,嘴里嘟囔着:“你是不是瞎啊。”

  接着这人就笑了,很轻蔑的那种笑,那人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随意的问道:“张耀阳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