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粗略的扫了眼,跟以往不同,这次来的只有三个人,身高普遍都在一米八三往上,体格子非常好,应该是高数班的,无论跟哪个单挑,恐怕我都不占优势。

  阳哥的态度挺好:“哥,我是。”

  “你是你奶奶勺子。”这人一脚就给我踹倒了,身子咣的一声嗑到后面的暖气片上,贼疼,周围的人唰的一下散开,然后以一种漠视的表情看着我。

  “知道为啥打你不?”这人拎着我的脖领,反手啪啪就是两嘴巴,打的我脸火辣辣的疼。

  “你爱你吗谁谁谁,cnm!”我火了,也不管对面什么体格子,抬手就跟对方打起来了。这人想抓我头发,让我一个猫腰给躲过去了,紧接着使劲一拉,给他拉了一个踉跄,趁着这次机会,我狠狠的将膝盖抬了起来,对着这个人的面部就是一下子,他疼得唔袄一声,紧接着大骂一声,冲我又打了回来。

  这是我唯一的一次还手机会,后面几乎全程都在被打,我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蜷缩着身体,尽量护住自己的面部。

  这帮人踢了一会儿,他说:“一个新生少他么的一天臭得瑟,涨点脸,不该惹的人,别惹。”

  说完,他就走了,我将他的面容死死的记在心里,这份仇,我得报!

  他走以后,我才发现,鼻血竟然哗哗的往下流,怎么都控制不住,就仰着脑袋,刚才管他借打火机冷着脸说没有的那个人塞给我一张面巾纸,说道:“这人叫高兴,学生会的,高中毕业过来的,你咋惹他了。”

  我他么的要知道自己为啥惹他就好了呢!刚才要是踢我两脚,我也就不还手了,上来就抽我嘴巴我他么的就忍不了了,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扇我我能忍,其它谁也不好使。

  我斜楞这人一眼,挺没面子的,赌气道:“他爱瘠薄谁谁谁,我他么得报仇。”

  “算了吧,这人关系多硬呀,估计你去找人家报仇也是白打,那个我火机是真没有,只有卫生纸,给你鼻子堵上吧,去医务室看看,毛细血管应该被打破了。”

  “谢了哥们。”我将卫生纸塞进鼻孔内,仰着头往出走。

  “我挺欣赏你的性格,三个人打你愣是没喊服,行,纯爷们!”

  \"我服他们奶奶个哨子。”

  片刻后,医务室传来一阵杀猪的声音。

  “啊……疼,疼,疼,大夫您轻点儿。”

  “你这鼻子毛细血管都让人打出血了,疼不疼。”大夫摁了摁我的鼻梁骨问道。

  “不疼。”我摇摇头:“就是脸蛋子有点疼。”

  “你这孩子好像虎,脸蛋子让人厥青了,能不疼么。”大夫好像见怪不怪,在这种地方,打架的天天有,就我进来这一会的功夫,已经进来三个鼻青脸肿的了。

  大夫给我去另外一个屋子给我取药了,我看着后来进来脸部肿的像个猪头一样的男银:“哥们,你也挨揍了?”

  “是啊,比你惨点好像。”这种脸肿的已经变形了,估计来这个学校后老悔了。

  “那你慢慢接受治疗,我先走一步。”接过大夫给我拿的跌打酒,就走了,临走前隐约的还听到大夫问那货怎么又是你……一个又字让我明白,他可能是挨揍专业户。

  “卧槽,让谁给干了?”一进屋,老艾他们几个就围了上来。

  “别提了,撒个尿的功夫让人揍了。”我郁闷的坐在床上。

  “草他么的干他去!”雪峰直接从床下抽出刀就要走。

  “你把刀放下,每次打架你都用刀,就你这性格早晚得进去。”赵球给雪峰拦住,紧接着问我:“挨揍总的有个原因吧,你是不是撩哪个小姑娘了。”

  “我撩个屁,最近天天跟你们几个在一块,哪有功夫出去撩。”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男人就是个干,走!”好战分子雪峰嚷嚷着就要去找那个人。

  “去啥啊,我只知道他的名字,哪个班的都不知道。”

  “叫啥啊?我去问问。”赵球进了学生会,认识的人不少。

  “好像叫高兴吧。”我不太确定的问道。

  “谁?”赵球的声音猛然提高八倍。

  “你他么喊啥,草,耳朵差点让你震聋了。”

  “高兴?学生会的?”赵球又重复一遍。

  bF首发

  “啊。”

  “那他么是我们生活部的部长,我草。”接着赵球翻了翻自己的手机,将那个人的照片拿给我看:“是这个人不?”

  “对,就是他,mb的给我这顿削。”

  “你没跟我在一块,跟我在一块他就不能打你,我跟他的关系不错。”

  赵球说完,我就沉默了,紧接着笑了笑:“行,没事,我去干他的时候,你不用去了。”

  “耀阳,我不是那意思。”

  “得,不用说了。”我摆摆手,上床了,心挺他么的寒的,你刚进学生会,成为人家手下,可能是聊过两句天,喝过几顿酒,那又能咋的,我可是跟你一个寝室的兄弟,还是天天在一块玩的人。

  我这人呢,比较重感情,他这样的做法让我觉得他好像跟我没那么贴心,似乎他的前程比较重要?

  心直口快的雪峰开口了:“你这样干有点不讲究了,你跟他关系好?你信不信我们回头揍他寝室兄弟一顿,他都不带犹豫的就得过来揍你,这种人揍完你,最后请你吃顿饭,你信不信?”

  “别把人说的那样不堪,没准是耀阳真惹人家了呢。”我的心更寒了,很明显,赵球这次站队了,他不想为了我,去惹这个人。

  忽然间我无比想念钟不传他们,如果他们要是在,肯定毫不犹豫的站在我这边。

  说别的没用,还是感情没处到位,也是,我又他么不是太阳,人家不可能所有人都围着我转。

  “干他的时候吱声,别人我不知道,我肯定挺你。”雪峰拍拍我肩膀,完了就去厕所抽烟了,不一会儿老艾也回来了,一进屋就嚷嚷起来:“草他么的,耀阳,谁他么欺负你了?走,干他去!”

  “学生会,生活部部长。”

  “生他奶奶个逼!走!”老艾炸了,套上羽绒服就给我从床上往下拽,路过赵球床铺的时候,问道:“我就问一遍,咱们兄弟挨打了,你去不去?”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