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球一脸便秘,为难的表情:“哎呀,你们这不是为难我么,我要是真的去了,以后再学生会我还咋混了,我要是现在是部长,他是我的手下,说干他就干他了。这……哎。”

  他也挺上火的挠着脑瓜子,他觉得,我们就去跟人家打,也是打不过,打不过不说,他学生会的工作就没办法干了,学生会的工作干不了,以后班级回回都拿不到红旗奖励,既帮不了自己,又害了班级,到时候两头得罪,得不偿失。

  “那破逼学生会干不干能咋的,还真以为是官啊,草。”老艾不爽的骂了一句,我们几个就往出走,没有他,三个人照样去壳他,我们回到班级一家抽了一个凳子腿藏袖子里了,就往出走。

  只知道他是高数班的,在哪,哪个楼层都不知道,我们就挨个楼层溜达,挨个班级往过走。

  高数班一般都在四楼跟五楼,平常他们不太欢迎我们这帮新生,所以当我们挨个班级看的时候,有不少牛逼的对我们直接就骂,看你mlgb小崽子这种话,我们也犯不上跟他们较劲,反正呆一年,他们就滚蛋了,谁惹我们,我们在干谁。

  终于倒数第二个班级的时候,看见了高兴的影子,当时他们班只有四个人在打扑克。

  老艾想都没想将门推开了,这帮人见我们气势汹汹,放下手中扑克,高兴看了我一眼,笑了:“不服?”

  老艾掏出棍子指着他:“就你打的我兄弟?”

  “咋的呢?”

  “这么说你承认了。”

  “那么?”高兴眼里满是不屑,尤其见到只有我们三个人来以后。

  “干你!”老艾说完,挥着棍子就冲上去了。

  “草他么,给我干死他们。”这人没来得及防备,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冲我们砸了过来,我一歪脑袋,没躲过去,正好干到我脑门上门,溅我一身水。

  接着,迎面过来一个人,同样高高壮壮的,他打过来一拳,就他么跟让铁打了一般一般,直接就给干岔气了,我捂着肚子倒了下去,这小子趁胜追击,连打带拖给我拖到桌子下面,周围已经翻了不少桌子。

  “草!”雪峰啐了一口,随手甩开身边的人,从桌子上跳了几步,在空中奔着打我这人的脑袋就是一下子,这小子被打的有点晕,晃了晃,就对雪峰打了过去。

  我忽然就感觉轻松,岔气的滋味挺难受,我在地上缓了十几秒,越是着急,岔气就越厉害。

  在看老艾那边,让高兴骑在地上咣咣一顿打,满嘴都是血,但老艾仍就不服他,尽可能的去反抗。

  一打眼,看见旁边倒下的书桌里有个铁盒子,想都没想,捡起来,奔着高兴拍了下去,这人哎呦一声,捂着脑袋完全一副打红眼姿态,嘴里叫骂一句“草你血嘛”后,张牙舞爪的向我过来。

  “来的正好。”老子的岔气好了!!干呗就。

  这人的力气比刚才那个还打,确实挺猛的,学生会选人也是真的会选,就找这种体格子好的。

  我俩你一拳,我一脚,K了半天,最终硬是没干过他!让他好顿打。

  老艾也躺在地上不动弹了,就剩雪峰一个人还挺抗揍的。

  随着我俩的倒台,雪峰让人家三打一,揍的比我们还惨。

  他特轻蔑的说:“没那实力,就别学人踢班。”

  接着他扬起棍子:“来踢老子的班,按照学校规定,我们就是把你们打进医院,你都得受着,我得给你们涨点教训,让你们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来挑战一下我的,那就张耀阳的腿好了。”

  这人面部狰狞,他缓缓的将棍子举了起来,看他的表情我就知道这货是准备用尽全力了,不出意外,我的腿肯定骨折,技校的孩子下手远比那些初中,高中的孩子狠的多,他们在学校时大多数都是爱惹事的那一帮。等于说,技校除了一小部分家庭的原因外,很大一部分将那些当初“不良少年”聚集在一块,谁也不服谁,谁也不贯彻谁。

  “为你的愚蠢付出代价吧!”

  高兴大喝一声,我他么的祈求神仙也救不了我了,然而这时,门突然开了,赵球猛的跑进来:“哥,别打,这我朋友。”

  这货肯定是听到了,眼皮眨了眨,然后棍子夹着风声呼啸而落。

  我说啥了,这种逼人,你拿他当朋友,平常没事舔他,可人家压根不听你的话,可能在心里都在鄙视你,你说的话,他又怎么会听呢。

  咣的一声,棍子打在赵球的身上,他扑在我的身上,眉头死死的皱着,眼神里有着怒不可遏的怒气,他大口大口的吸着凉气。

  “赵球!你怎么来了?”高兴这个逼装作失手的样子,赶紧给赵球往起来:“兄弟我没看到是你。”

  赵球眼神挣扎半天,紧接着从我身上起来的那一刻,笑了:“部长,这我哥们,别打了呗。”

  “哦,这小子是你朋友呀,你早说呀,我是不是就不找他麻烦了。块拉起来拉起来。”这人就他么跟个笑面虎似的,说的话贼假,贼他么的虚伪,可赵球却没办法拆穿他。

  看破不说破,继续做朋友。

  这几个小子恍若未闻,没有想来拉我们的,我们也不需要他来,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老艾也从地上爬起来靠在一边的桌子上,雪峰趟地上半天了,最后让赵球给扶了起来,他说:“部长,谢谢你给我面子,那我先走了?”

  “要知道你们是哥们的话,我也不能下手这么狠,回头我给你打电话。”

  “行。”赵球咬咬牙,带着我们走了。

  医务室里,大夫见我这造型懵了:“这么快就来了?你不才打完仗么,不休几天的?”

  “这不是去报仇了么。”

  “结果没打过是吧。”大夫毫不客气的说了一句。

  “这次失误了,等我缓缓整合队形,再去他们班干他们去!”老艾咬牙切齿的说道,接着看了眼旁边躺着一动不动的雪峰:“喂,你死没死啊?喘口气证明你还活着。”

  ;U最新H章I节上…#

  雪峰现在说话都哆嗦了:“球啊,你快……给……小萍……发个短信……告诉她,我进医院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