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制克制?这话从她嘴里说出来别有一番味道。

  若是这种话从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嘴里说出来可能没感觉有啥,但是从这么腼腆爱脸红的一个女孩子嘴里说出来,就显得格外的那啥了。

  我嘿嘿的乐了,她打了我一下:“你乐什么嘛。”

  我贴在她耳边小声问道:“你还是小姑娘吗?你懂我什么意思。”

  “要你管。”她拒绝回答。

  “不管就不管喽,我只是想跟你说,男生还真克制不了。”我随意的耸耸肩。

  “那你得尽快找一个女朋友才行。”

  “可是找不到合适的诶。”

  “是吗,你没用心,如果你用点心,以你的长相跟性格,找对象不难的。”

  “你做我对象咋样?”我笑呵呵的撩了她一把头发。

  “你是在跟我表白?”

  “嗯呐。”

  “一点诚意都没有,我才不信。”

  “哈哈。”我开心的笑了起来,紧接着就听见里面有动静,过了片刻,屋里面这俩人走出来了,我一看是小汐汐,这丫头瞬间不好意思了,衣服还有些凌乱,老艾一本正经的坐在那假装看书。

  “呀,我以为你们出去玩了呢,小仙女,咱俩竟然在一个寝室,哈哈。”小汐汐欢快的挽着汪金叶,汪金叶意味深长的对她笑了笑,弄的后者都不好意思了。

  “哇,小汐汐,你这脸色怎么这么红,抹了什么化妆品,脸上竟是汗。”

  “讨厌。”面对我的调侃,小汐汐脸红的不行,拉着老艾就跑了。

  “霍,这空气中是什么味道,你闻到了吗?”她俩走后,我笑着问汪金叶。

  “是青春的味道?”汪金叶这丫头很聪明,回答的总是很得体。

  “错,是荷尔蒙旺盛的味道。”

  “你跟别的女生这么聊这种话题,跟我不要聊这种话题,我不喜欢。”

  “哦,好吧,你是淑女,下次我正经一些,哪个是你的床铺,我帮你铺床。”

  “你帮我把行李箱赛床下就行,铺床这种女人的活我自己来就好。”

  我耸耸肩,然后坐在小汐汐的床上,看着她整理自己的床铺,很细心,很认真。

  这时,我就见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小娃娃放在自己枕头旁边,特别的小心呵护,我就随口开玩笑问:“男朋友送的吗?\"“你怎么知道?”

  “看你那表情就知道,瞅着这个小娃娃满脸的怀旧表情,应该是前男友送的,对不。”

  “嗯。”汪金叶点点头:“这是他送给我的唯一礼物。”

  “为啥分手袄?”呆着也是无聊,便随口瞎问。

  “我能拒绝回答这个问题吗。”

  “当然。”

  这时,汪金叶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眼来电之前,说她出去接个电话,就走了出去。

  莫非是前男友打来的?出去好奇,我悄悄的来到门口偷听。

  只见她说:“恩恩……我会尽快凑齐的……在给我些时间……麻烦您了。”

  挂了电话的汪金叶,整个人像是虚脱一般,无力的靠在墙边,抱头痛哭,哭了好久,她擦掉眼泪,告诉自己无论如何要坚强,抽了抽鼻子,整理好心情后才进屋,看到坐在床上老老实实玩手机的我,欲言又止。

  “床铺完了,我可以走了吗?”

  B

  “你能陪我去趟银行吗?”她怕我拒绝,便解释道:“耽误不了你几分钟的,我想去取点钱,我一个女孩子怕被别人抢。”

  取钱?她刚才说的尽快凑齐应该是遇到什么麻烦了。

  但人家不说,我也不能去问,偷听就已经不道德了,在上杆子去问,容易伤她的自尊心。

  便笑着说:“做为一个绅士,有义务帮女孩子做任何事。”

  “嘻嘻,那我们走吧。”她笑了笑,从柜子里拿出一个书包,我们就往出走,我心想这是取多少钱呀,还得用书包装?她是个网红,平常做主播应该没少赚钱。

  然而事实是我错了,她的存折里没什么钱,拿书包也只是为了一会儿回家取点衣服而已。

  她两个月前在网上才火起来,是赚了那么一点点小钱,可这钱根本都不够给她爸用的。

  她爸的事,等会再说,先说我们去银行。

  取钱的时候,她对坐在客厅中等待的我给我叫了过去:“你在我身边,离我近一点,我才有安全感。”

  我笑了笑:“又不是做什么亏心事,怕什么的。”

  她说她以前在自动提款机取钱的时候让人家抢过一次,虽然只有几百块钱,但那次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心理阴影。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取了大概六万块钱的样子,并且交给我管理,这是得多么信任我,然后我俩马不停地的打车去她家。

  头一次去她家,我还挺激动的,但是她住的这个房子,怎么说呢,干净,只有干净的感觉。

  也就是说不太好,至少跟我想象中女孩子的房间不太一样。

  是个楼房,里面冰箱,电视,什么都没有,包括洗衣机,她在家洗衣服都是用手洗的。

  怎么会这么穷?这是我当时心里的一个疑问。

  她的卧室最明显,一张床,一个梳妆台,上面只有女孩子必备的化妆品,其它什么都没有。

  墙壁一张挂的假的背景墙,平常直播时用的。

  “我的家里是不是很不好。”她给我拿了一个水果让我吃,紧接着就说:“帮我给这个折叠床拉起来,我有点整不动。”

  “不会,家里挺干净的,我观察了一圈,哪都没有落灰。”这个床,我往上抬都需要花费一定的力气,像她这种小胳膊小腿自然是不行的。

  “呵呵。”她笑了笑。

  掀开床以后,她就钻了进去,然后在床下翻了一会儿,拿出一个牛逼包的东西,里面有一些钱,接着又将床头柜上的存钱小猪罐给拿了出来,哗啦啦到了一床,有一块,有五毛,有一毛……

  她跳到床上,撅着屁股说:“别看了,帮我数一数这些是多少,你数钢镚,我数这些。”

  “哦。”看来真的是需要钱了,给压箱底的东西都翻出来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