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毛两毛……三块四块……一百一,一百二……

  我俩咔咔的数着,我越数越累,想数她的大票,感觉那个数起来会比较过瘾。

  汪金叶问我:“你数完了吗?多少。”

  “二百七十四。”

  “我这是正好两万块钱,加刚才取的六万,一共是八万领二百七十四。”她满脸愁容,嘴里就念叨着不够。

  “嚯,你可真有钱,求包养。”我呲牙开玩笑,试图让她开心点,不要满脸愁容。

  “我要是真有能包养人的那一天,我第一个就包养你。”她强颜欢笑一下,然后拿出电话,挨个给家里的亲戚打电话:“喂,二婶,我是金叶呀……嗯……你看你手里有钱吗?……我爸他……”

  “你小弟上学,还得用钱呢,二婶家里今年的苞米收成也不好,帮不了你了,诶。”

  “没事,二婶,我给我三姑打电话问问。”之后她给她家的亲戚都打了个遍,结果没人愿意借她钱。

  她父亲是个大酒鬼,同时还沾上一点小赌,母亲忍受不了,嫁做她人,前不久赚了些小钱的汪金叶替父亲还清了账,本以为父亲会改邪归正,殊不知开始变本加厉,他的想法就是反正自己输了有女儿给还呢,女儿的本事大!

  而借他钱的还是那几个人,他们想的就是反正你输光了你女儿可以还。

  结果前不久,汪金叶的父亲赌了一宿,输了一宿,欠他么一屁股外帐,人家来找汪金叶要,她不还。

  赌博就是个无底洞,永远还不清的。

  你要说是酒鬼,烟鬼,赌鬼,这三只鬼哪个最烦人,一定是赌鬼,酒鬼,跟烟鬼。

  喝酒,只是喝大酒,顶天了闹个事,欠人家一顿饭钱,赌鬼就他么的闹心了,推一把牌九,输掉一个家庭那是分分钟的事情,你永远无法是去说服一颗赌徒的心。

  我健洲叔说,有个村长,一把牌输掉一个敬老院。

  烟鬼就属于一般般了,不提也罢。

  但若是赌鬼加酒鬼的结合,那特么的就闹心了。

  现在我爸改的好多了,小时后他就是个大酒鬼,喝完酒一整就揍我,老他么的烦人了。

  汪金叶不是不给她爸还钱么,人家追债的给他爸揍了,躺在医院里,需要手术费。

  人家他么的都是坑爹,她家这叫坑姑娘。

  *版章Q节(上r`

  我听了之后一独自的火气,汪金叶讲完也是梨花带泪的。

  “这样的爹你还管他干啥,要我,早就他么的不理他了,草!”汪金叶现在这个网红,一个月赚个万八的应该没问题,走到哪都能生活,何必跟着这个酒鬼爹受罪。

  “他给了我生命,我就不能看他死在大街上,小时候最起码骑在他的肩膀上长大的。家里没人管他了,我就得管他,上一辈子可能是我欠了他,今生来还的,若果我是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他也会为我操碎了心,没办法,都是命。”汪金叶太善良了,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孩子却在经历着连男孩子可能都承受不了的压力:“我为什么还在上技校,是我想以后能有个安稳的工作,网络这东西,今天红的是你,明天红的是别人,谁敢保证能红一辈子,但是手里有技术,有证书,那就不一样了,最起码以后我饿不死。是吧,而且我根本就不怎么红,属于小主播。”

  “还差多少哇?”

  “差不少呢,将这些钱收拾好,咱俩先去医院吧,重症监护室,一天就得好几千,那边已经欠费了,不行我在去管我妈要点……”

  我俩打车赶往医院,在二楼匆匆的交了钱,便坐着电梯去了四楼。

  他爸躺在重病床上,氧气挂在他的鼻子上,看上去极为可怜。

  ”叔叔,我是汪金叶的同学,来看看你。““坐。”她爸现在连笑都笑不出来,看样子挺疼得,我瞅了眼旁边电脑上计算心跳的那个东西,130多,房颤挺厉害的。

  但能简单的唠唠嗑之类的,跟她爸聊天的过程中,并没有感觉她爸是她口中那种十恶不赦的恶人,反而看起来挺可怜的。

  “爸,你感觉有没有好点?”汪金叶给她爸带了饭菜,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咱们出院吧。”她爸也知道家里没什么钱,这地方贵,就想出去了。

  “钱的事你别担心,我已经交上去了。”

  “家里……还有钱吗?”

  “没了,这回是彻底没了。”

  “那别住院了吧,这地方一天好几千,不是人呆的地方。”她爸说着就想起来,但是被汪金叶给摁下去了。

  “你想死就出院吧。”汪金叶的声音很冷:“你赌博推牌九,一把好几万的压,眼皮都没眨一下,住院一天几千就心疼了?”

  “我不用你管。”汪金叶她爸可能是感觉她当着我的面被她说的挺没面子,就有点生气了,然后那个心跳计算的那个机器跳的更快了,护士赶忙跑过来说,不能让病人生气,别吵架,而且他出不了院,出院就容易死了个屁的了。

  最后在护士的调节下,安抚住了她爸的情绪。

  “是不是瞅着老可怜了?”出了重症病房,汪金叶说:“他不喝酒的时候人挺好,哪哪都好,也不怎么爱说话,喝完酒就可能墨迹了,特别遭人烦,完了还可犟了,我怎么摊上这么个爹。”

  她无力的蹲在地上,这种无力感伴随着压力快要给她的肩膀压碎了。

  这时,一名医生走了过来对她说:“你爸的心脏不好,需要做支架手术,是农村户口还是城里的?”

  “我家是农村户口。”

  “那还好点,到时候报销的话能报销百分之九十,但在这的前提下,得需要先交钱,目前病人的情况来看,要做至少两到三个心脏支架,以及后期的营养药,我估计你还需要准备六七万块钱吧。”

  刚才就已经交了八万块钱,坚持不了几天,就会花没,在准备六七万,对她来说无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她去准备,去哪准备?能借的地方都借了,她是真的没钱了。

  就算让她开直播,一天挣两千,十天才能挣两万,一个月才能挣六万,这还得是保证有礼物的基础上,可就算是行,有礼物,人家医院跟她爸的身体也扛不住这些天。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