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么走吗?你爸咋办?”我见汪金叶要离开了,便开口道。

  “一会我爷我姑他们就能来。”汪金叶漏出苦涩笑容:“他们虽然没钱了,但是照顾人还是会的。”

  看着她这么无奈,我挺心疼她的,出了医院她说她要去她妈妈那里,叫我不要跟着了,我就没去,而是直接回了宿舍。

  一路上我就在想着能为她做点什么,都是好朋友,也不能坐视不管。

  相比汪金叶的生活,我真的是好太多了,看着自己的手机想了好久,最终给我健洲叔打了电话过去。

  当时健洲叔正在开会,见是一个陌生号也就没接,他那个身份的人,不认识的号是不会去接的。

  于是乎我给他发了条短信;“叔,我是耀阳,忙完给我回个电话。”

  我健洲叔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不是在外面惹事不敢跟家里说了,他暂停掉会议,走出会议大厅,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倒了杯茶水,一开口便是:“惹事了?”

  “叔,我遇到点问题,您手里有钱吗?能给我拿点吗。”借钱这种事挺让人为难的,还是管我老爸的哥们借。

  “给人打坏了还是给小姑娘肚子整大了?”我健洲叔立刻紧张起来。

  “给人小姑娘肚子整大了,怀孕了,打胎。”我没想说汪金叶家里的事,这样健洲叔肯定不能借我。

  “卧槽、你刚才两个月吧?等于说刚开学就处对象了,完了还给人那啥了?真他么生性你,比你爹都狠,真的。”我健洲叔不知道是急眼还是没急眼,反正挺崩溃的。

  “叔我知道错了,现在老害怕了,您给我整点钱,回头我还你,记账。”

  “要多少啊?”健洲叔挺上火的问。

  “这玩意您有经验,得需要多少啊?”我将难题留给他。

  “我他么这辈子就你房阿姨一个人,又没搞过别的女人,我他么有个人屁的经验。”健洲叔暴跳如雷。

  “哈哈。”我乐了。

  “还有脸笑,一天就他么瞎得瑟,才多大啊,也不知道带个安全措施保护人家女孩子一下,你知不知道这样是伤害人家,你是个哥们不能只考虑自己。”接下来的时间他对我一顿批评教育,我将手机远离自己八百米远,等着他好不容易说完,让我把卡号给他。

  `')

  我以后能不能学好他的压力非常大,是他强烈我去技校以后当兵跟他混,是他要一心栽培我,将来做他的接班人,培养我就跟培养自己亲儿子一样。

  “草,这小子。”挂了电话,健洲叔笑了,紧接着拿起车钥匙就往家走,一边走一边给房亦竹打电话:“房总,在哪了?”

  回到家,健洲叔脱掉鞋子,将脚上的黑袜子随手就放鞋柜上了,闻了闻,真他么的臭,好几天没换袜子了,接着他来到房总跟前,给她捏捏肩膀:“房总,整什么呢?”

  “公司的文件还有一点没处理完,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还这么好心给我按摩。”房总有些疲惫的伸了记懒腰。

  “你说如果女人怀孕了,做个无痛人流,得多少钱?”健洲叔支支吾吾的问了出来,双手顺便伸进了房总的衣服里,把玩着。

  “不得劲别瞎捏,怀孕?谁怀孕了?”房总将健洲叔的贱爪子给打掉,提着嗓门问道。

  “呃……一个哥们。”

  “不得三五千袄,我也不懂哇。”

  “那你能不能给我拿个三五千的?”健洲叔的钱全在房总这管着。

  “不能!你身边的那些高管权贵,在外面包养情妇小三,各种包包化妆品都几万块的买?差你这三五千的?”房总明显不信,接着眯着眼睛说:“小贱贱,是不是你给别的女人姑娘肚子整大了,啊?!”

  “我哪敢啊媳妇,你知道的,我对你一直都是忠贞不二,唯爱亦竹,惟爱你,你的声音是幸福的动力,惟爱你,想着你,心里就多一片光明。”健洲叔决定用歌声征服她……

  “别唱啦,好难听的。五音不全,还嚎呢,一会林俊过来找你。”房总脸上洋溢幸福的笑容。

  “谁敢找我,哥们哈市副局长,只手通天。”

  “是是是,咱家贱贱最牛掰啦。”

  “别闹了媳妇,真的用钱,管我借钱的是一个刚当完兵进来工作的警员,兜里没钱,没发工资,不敢跟家里说,就跟我张口了,你说我是他领导,也不好意思拒绝,以后我怎么带队,现在正式收拢人心的时候,你看……”

  “床头柜,第二个抽屉,最里面的内衣第三层下面有五千,自己拿。”

  “谢谢媳妇。”

  片刻后,我卡里来了信息,五千块钱,让我非常惊讶,我以为健洲叔能给我打两千块钱就不错了。

  健洲叔打来电话问我收到了吗,我说收到了,会尽快还你的。

  他说不用着急,钱不是问题,让我记得他对我的好就行,并且还嘱咐我,下次注意点安全设施。

  “叔,千万别告诉我妈啊,不然她得打死我。”

  “看你表现吧,要是在敢瞎得瑟,我就告诉她!”

  得,这么说,就是不会告诉她了。

  看着卡里这五千感觉远远不够呢,怎么办。

  看了眼墙上的灯,突然想起一句话,富贵险中求,咱就玩一个灯下黑:“妈……我生活费没了,您给我打点呗,要饿死了。”

  “一千六百块钱,两个月就用完了?”

  “您也知道两个月了,这年代一千六够干啥的!”还一千六,是他么一千没到,早就花没了,外面还欠了好几百饥荒了。

  “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学校干什么了,那跟小姑娘处对象也不能光让你花钱啊,她是不是也得适当花点?你知道当年我在你爸身上搭多少钱么。”

  “您说啥呢,什么处对象?我没处对象。”

  “我不管你处没处对象,自己掂量,打五百,不管你咋滴,半个月别来找我。”我妈寻思我在嘴硬,也没揭穿我,处在青春期的我们,还是上技校,处对象也是正常。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