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您亲儿子么,五百活半个月!!不够。”

  “怎么就不够呢,你跟我说说你在学校都吃什么,就是吃龙肉也够了吧,一天平均花35,还不够?”看看,我妈这帐给你算的明明白白的。

  “早餐十块,中午十五,晚上十五,这就四十了,还有夜宵呢,还有零食呢?没事出去还买点衣服呢?打篮球鞋底一整就磨漏了,不得换新鞋?手机不充话费?我不需要买流量吗?这些都是钱。”我还没跟她算烟钱呢……

  “给你买手机,你一条短信都没给妈发过,一个微信都没发过,还好意思说呢!”我妈吃我醋了,买衣服?啥时候见我买过衣服,她认为我是在给那个女朋友买衣服。

  “至少我给您点赞过了,不比我爸那个没良心的好,他连赞都不点。”

  “我不跟你废话,一千块钱,不够就别找我,另外,我告诉你,我还是觉得丫丫……嘟嘟。”没等我妈说完,我就给电话挂了,真能墨迹。

  叮的一声,屏幕亮了,我妈发来一条短信:“不哄哄我,一千块钱都不给你打。”

  我气乐了,这是我妈么!整的跟我女朋友似的。

  接着我就给她发微信语音:“彩妞,阳仔爱你,么么踹,你是最漂亮的,等我寒假放假回家给您买衣服。”

  “这还差不多。”我妈说完,就给我转了一千块钱过来。

  “谢谢妈。”

  数了数,六千了,摸了摸苹果手机,一脸肉疼,咬咬牙,助人为快乐之本!朋友有难,义不容辞的帮忙!

  “艾大牛,你过来。”

  我在宿舍唔袄喊了一嗓子,冲进来一个怒气冲冲之人,他拎着我的脖子给我摁在床上给我用强*的方式一顿蹂躏,最后他咬牙切齿的说:“你妹的,不许叫我艾大牛!”

  我呲牙乐道:“艾大牛多好听呀。”

  “好听你大爷,叫你阳大牛好听吗?”

  “好听呀,多man。”

  “滚,你们他么一天艾大牛艾大牛的叫着,整滴我家小汐汐也这么叫我,草。”

  这时,赵球出来帮老艾了:“耀阳,你们别这么喊人家了,人家也是有对象的人了,要面子,这外号换谁,谁心里都不舒服,是不,艾大牛。”

  听到前面的话,我心里还想着有你啥事,平常你也没少叫人艾大牛,现在出来装好人了,等听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当时就笑喷了,赵球自己也笑了,边笑边退:“哈哈哈,大牛哥我错了,口误口误,叫习惯了,我是想叫你老艾来着。”

  “我去你妹!”老艾像一条疯狗一样,红着眼睛向赵球扑了过去,一顿咬。

  “老艾,你看看我这新买的苹果手机咋样?原价9998买的,咱俩是哥们,送你了。”等到他俩闹完了以后,我俩去厕所抽烟的时候,我拿出手机给了他。

  K…Nk

  “我去,怎么好?良心发现了?嗯?”

  “咱俩哥们谁跟谁,我看你手机昨天不是坏了么,就送你一个,我刚用还没两天呢,你给我9千就行。”吸了口烟,缓缓说道。

  “干啥?不是送我的么,咋还要钱呢。”

  “原价9998,我只要你9千,给你便宜了接近一千,最新的爱疯,这么便宜卖给你,还不是送?”

  “那我在忍忍,等过两个月,制定能掉到七千,到时候我在买多好啊。”老艾不傻……

  “你这话说的就跟放屁是的,那你现在脚上这双鸿星尔克,三百多买的,你咋不等夏天等它打五折在买呢,咱们买的是啥?是手机吗?不对,是逼格,玩的就是面子,你拿着最新的手机,往小汐汐面前一站,草,送你的,小汐汐立马就得脱裤子跟你用尽你想用的杂技,咱俩也就是哥们,卖别人我得卖九千五,人家都得抢着买。”我开启了大忽悠模式,展现出你得了便宜还卖乖是不?不买?我还不想卖呢。

  “你这手机不是丫丫给你买的么。咋寻思卖了?吵架了?”老艾心动了,摸了摸还没长出胡子的下巴问道。

  “我有手机,还用啥苹果,苹果这种手机不适合我这种穷人。”

  “我也他么穷啊。”

  “可是你手机坏了得买新的啊,而且你身上这种贵族气质就适合苹果手机,用来装逼也好,往食堂一走,手机往桌子上一拍,最新的爱疯,谁能有你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里开网吧的,嗷嗷有钱。”

  “你说我有贵族气质,我不跟你犟,犟多了显得我装逼似的,可我家开网吧没啥钱,吉林这边上网一块五一小时,竞争太大了,没那么多钱的。”

  “你就说买还是不买,别浪费我时间,隔壁宿舍那小子今天抢着给我九千五我没卖,就寻思可哥们先来。”我管你家有没有钱呢。

  “那我分期付款行不?”

  “你说呢?”你一天分我三十五十的,回头我还得请你吃饭,我是笨蛋么?

  “……那你等等我,我出去借一圈。”

  “那你要快,万一雪峰赵球他们要买,我也不能拒绝呀。”

  “马上!”

  两个小时后,老艾跑了回来,给我拿了现金九千块钱:”草,我连过年攒的压岁钱都给你了,手机呢?“我将里面的卡给拆了:“诺,现在开始,这手机就是你的了,好好对它。”

  “耀阳别哭,我对对它好的,包装盒子还在吗?”手机给他的时候我还一度挺挣扎的,不想松手,毕竟这是丫丫送给我的好几千的手机,就这么让我给卖了,能舍得么,老艾狠狠的一用力,将手机彻底给拿走了。

  “在我衣柜里了,你自己翻吧,我去哭会。”生无可恋,给手机卖了这一刻,还是很肉疼的。

  算了算,一万五,哎,汪金叶,我只能帮你这么多了。

  大约一个小时后吧,我将整理好的钱踹在怀里,准备去找汪金叶的时候,我们班的伟哥跑进来,他对我说:“耀阳,你现在手里宽裕吗?上个月借我那二百块钱能给我吗?我手里没钱用了。”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