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伟哥能等两天吗?我现在手里也没钱。”

  伟哥说:“我都听说你给手机卖了,咋还没钱呢,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你。”

  “嗯,遇到点小问题。”

  “你手机卖了九千,你还我200还有难度么?在难也不差我那200了对吧,我也不容易。”

  “说的好像我容易似的,伟哥,咱俩关系那么他么的好,我不就管你借了200么,又不是不还,你说你还追屁股要了,行,给你,伤我心了。”我将兜里翻了一个遍,最后找出二十块领五毛:“先还你这些,还欠你180,这五毛当利息了!再要真没有了,实在不行,肉偿吧。”

  伟哥咬咬牙,接过这二十,说:“那行,你宽裕了再给我……”

  等我走后,伟哥看着我的背对朝地上啐了一口:“呸,什么tm玩意,借钱的时候说好的很快就还,找你要账不是这态度了,拽的跟二五八万是的,咋的,是不是真的就是欠钱的是大爷?借你钱的是孙子?玛德,老子等给你这二百块钱要回来,以后说啥不借你了。”

  我知道伟哥也不高兴了,我也是没招,只能拿脸皮干他了。

  这不,刚走到楼下门口的时候,又碰见一个要账的,这个欠的不多,一百块钱。

  “耀阳,你给手机卖了?”这人开口便问,我滴个乖乖,是老艾的嘴太破,还是他们都太关注我?整的我出门不得不武装一下子了,我看自己太红了。

  “昂,找我要钱?没了,刚才兜里最后那二十让伟哥给我要走了。”

  “不是,不跟你要钱,你要是兜里没钱了跟我说,我这还有点。”

  看看,这人跟人就是不一样,我激动的搂着他,意味深长的说:“兄弟,我还能对付活着,等我活不起那天,你能请我吃顿饭就行。”

  “小意思,阳哥您有事吱声。”

  “好嘞。”

  这下吃饭的问题都解决了,我的心情也舒畅许多,准备去找汪金叶,给她打了两个电话,显得已关机,又给小汐汐打了一通,确认没回来,我估摸着可能在她妈妈那里,我就给她发了一个短信,说上她家等她。

  ……

  说说汪金叶,她去她妈妈家那里纯属没招才去的,她妈妈已经嫁给别的男人了,也是,是个男人都受不了她爸爸这样的,离了也就离了,她并不会怪她妈妈的选择。

  “姑娘来了,快上去坐坐。”汪金叶的母亲下来后见到她惊喜万分,拉着她就往上走。

  “他在家吗?”汪金叶不恨她妈,但不代表愿意接受那个男人。“”你叔在家呢,没事,上去吧,一会进屋嘴甜点,叫声叔。“一个女人改嫁到他人家,日子也不好过,汪金叶每次见到她妈后找的那个男人也是装作视而不见,她亲爸曾跟这个所谓的后爸干过好几次仗,菜刀都用过,但是这个男人明显比她亲爸要牛逼一些,带人给她爸打过,并且还反咬一口给她爸告进了公安局,她妈呢就给现在的这个男人作证,坑的她爸挺惨,她爸就挺恨她妈跟这个男人的,拒绝她们之间有任何来往,如果此刻重症监控室里的汪金叶父亲知道她来找她妈求助,肯定会急眼的。

  她的压力其实非常大,找她妈妈也不对,不找也不对,实在是没招了。

  汪金叶特别难为情的进屋喊了声叔叔,她叔叔人倒也不坏,对她也是笑呵呵的,还留她在家里吃饭。

  她拒绝了,跟她妈妈进屋小声说了会话。

  “越长越漂亮了。”一进屋妈妈便开口说道。

  “妈,今天我来是求你件事的。”

  “说。”她妈点了根烟,她眉头皱了起来,这就是她为什么不抽烟的原因,自己妈妈就是这样,挺惹人烦的。以前也曾劝过她妈妈几次,都没用,她妈妈总是以烦,愁,戒不掉为理由。

  “我爸他进了医院,挺严重的,家里已经花光了积蓄,亲戚都借了一遍,实在找不到人借钱了,你能不能借我一点。”汪金叶说完便低下了头,这种感觉就不是母女应该有的状态,你像丫丫管她爸要钱,那都是趾高气昂的,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汪金叶要钱呢,就有一种求她看自己可怜的份上的感觉,让人看了挺难受的。

  “你爸这人就是活该,烂赌成性,还喝大酒,家里谁都不会借钱给他的,他造成今天这样,都是他活该,他怎么不死在医院里呢。”汪金叶的妈妈特别的恨她爸,提到他的名字,都是咬牙切齿的,恨不得早点他死,曾经恩爱过,后来伤害过,也是挺悲哀的,人世间离了婚还能像丫丫父亲跟丫丫母亲这样的很少了,大多数还是汪金叶家里的这种,仇人相向的感觉,但凡能稍微对付过的家庭,都不会选择离婚的,哪怕是为了孩子。

  “你别这样说他。”汪金叶也恨自己的父亲,但是不知道为啥听到她妈妈说这样的话,心里还是有一股火就要发上来,在不好也是自己的爸,在不好,也没有像她一样丢下自己不管。

  ¤1_

  汪金叶委屈吗?她才是最他么大的受害者!

  父母离婚了,大不了各自在组建家庭,孩子呢?怎么办,受伤了,委屈了,谁来保护?

  没人,一切的压力只能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她父母跟她抱怨对方不好的时候,有谁考虑过他们的女儿过的好不好?

  于是乎,就演变成了现在这种汪金叶当着她父亲的面跟她父亲因为她妈妈吵架,当着她妈妈的面就跟她妈妈因为她父亲吵架,最后两头都没讨好,两头说你去跟你妈过吧,你去跟你爸过吧,这种话,非常的伤人心!

  “差多少钱?”汪金叶母亲问。

  “大夫说至少六万。”

  “六万?”汪金叶母亲眼神瞪的老大:“没有,六千都没有。”

  “你怎么这样,他在医院都要死了!!”汪金叶急了,不管怎么说那也是她爸。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