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最新&章。K节({上rr“

  “他死不死我也不管!”汪金叶母亲的态度很决绝,让汪金叶感到愤怒。

  “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

  “都是你爸自找!”

  “行,不用你管了,我他么出去当小姐去,我他么去出去卖去,也给我爸治病!”汪金叶是真的愤怒了,愤怒到让一个不从不说脏话的气质女孩变成这般,可见这个家庭对她的冲击有多大。

  汪金叶说完便夺门而去,有些时候,面对医院巨额的医药费,逼的人走投无路,男的甚至出去抢劫,女的出去卖。

  她的这些话彻底给她妈妈吓住了,在这个属于叛逆的年纪,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做出来的。

  并且,汪金叶是什么样的女孩儿这个当妈妈的最了解,能让她歇斯底里的表现出自己的愤怒,就证明这丫头是真的生气了,她很恐慌,同时又挺为难,毕竟她跟他是后到一起去的,虽然说对她还不错,但他也有孩子需要养,并且一下子拿出六万块钱,谁能拿得起,就算能拿得起,人家也不乐意拿,凭啥给你前夫拿?

  汪金叶的母亲跟她现任老公大吵一架。

  片刻后,她的母亲从楼上下来,看见蹲在地上抱头痛哭的汪金叶,叹息着说道:“只有两万,要不要随便你。”

  两万?有两万是两万。

  “我会还你的……她打你了?”接过钱以后,汪金叶看着她母亲左脸微微肿起的脸颊问道。

  “孩子,妈跟你说,如果有的选择,没有人愿意连婚,二婚的女人不值钱。拿着钱去救你爹吧,没什么事,不要来了。”转身的那一刻,汪金叶感觉到她妈妈其实也很不容易。

  “妈,对不起,刚才不该跟你吼的,我以为你不爱我了。”

  “你是妈妈身上掉下来的肉,十月怀胎,我怎么会不爱你。”

  汪金叶破涕为笑,久违的温暖来了。

  两万块钱,距离六万还差四万。她在想怎么办,就想开一会儿直播,看看能不能出现个土豪,来个意外窒息。

  打开手机才发现,原来手机关机了,也没多想,看着路过的公交车,汪金叶想了想,算了,还是跑步回去吧,就当锻炼身体了。

  跑了一身汗,回到走廊的时候,就闻见烟味了,她捂着鼻子,心想谁这么烦人在走廊抽烟,走到家门口的时候一看此人正是最帅的阳哥。

  她特意外:“小冤家,你怎么在这?”

  我屁股跟大腿都坐麻了:“扶我一把。”

  我将手搭在她肩膀上,用力的吸了几口烟,然后随手这么一弹,就给烟头弹飞了:“我给你打电话关机,就给你发短信了,你咋去了这么久,你妈妈给你钱了吗?”

  “进屋再说。”从她的表情上来看,多半是没成功。

  一进屋,我就往卫生间走,给她投了一个凉手巾,冻的次哈的,接着给她说道:“眼睛都哭肿了,用凉水敷敷,消肿的快。”

  “怎么办,我才要到两万块钱,有一种走投无路的感觉。”汪金叶蔫了巴登的坐在沙发上。

  “你不是有那么多粉丝么,把你的情况跟他们说一说,没准人家知道后,几个大土豪随手给你微信转账,就能够了。”

  “网络是网络,现实是现实,我不想跟他们哭穷,落人话柄。”

  “不少人都在网上玩众筹,没啥丢人的,毕竟你这个是真事。”

  “人家那是得了绝症,好几十万几百万的人才这样,我们就为了几万块钱这样,犯不上。”她很坚持。

  “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出去当小姐。”我呲牙乐道:“就你这姿色,绝对夜店里的头牌哇。”

  “滚,烦人,有没有点正形。”

  “我也没开玩笑呀,你要是干这行,我绝对第一个当你力挺你的客户。”我开玩笑道。

  “那你说我能值多少钱?”

  “是不是纯的小姑娘吧?”我认真的问她。

  “肯定不是呀。”汪金叶说完,难得露出一丝脸红,我的心里有点小失望,不过后来想想也就正常了,现在这个社会,想找纯正的小姑娘,去幼儿园看看?

  “跟我这么直白的?不矜持一下,或者骗我说一下,你是?”

  “你肯定也不是小男孩了。”汪金叶很肯定的说。

  “为啥,这玩意能看出来吗?”

  “不能,但你的那个女朋友长得那么漂亮,我就不信你能忍住。”

  “哈哈,那你真说错了,我跟她还真没发生过关系,也就到了亲嘴拉手的级别而已。”

  “你咋这么傻……”

  “我这叫尊重女生……得,你别说我了,如果你不是小姑娘的话,就你这长相,市场价应该是一千左右,但你身上多了一份独特的气质,阳哥给你开价两千,咋样?”我贱贱一笑。

  “哦了,成交,拿钱吧。”她也知道我是开玩笑的,并没有当真。

  “好的,先玩一万五的。”我直接将兜里的钱拍给她,乐道。

  “……这。”她看见这些钱愣住了:“哪来的?”

  “你管我哪来的干啥,快,衣服脱了,陪大哥睡,开始你的表演。”

  汪金叶脸红的不行:“我开玩笑的,不是认真的……”

  我哭了,露出小可怜的表情:“你忽悠我,让我这弱小的心灵受到欺骗。”

  “你是认真的?”

  “嗯。”

  “那我不能要你钱。”

  汪金叶的态度让我很满意,让我了解到她不是为了钱而放弃自己的姑娘,便很开心的说:“你拿着吧,我逗你玩呢。”

  “这么多钱,你从哪整的?”

  “不偷不抢,是我自己的钱,你用不用?”

  “用!”汪金叶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笔跟纸,在上面写道:“汪金叶,于今某年某月某日欠张耀阳一万五千人民币整,呃……利息你收我多少?”她抬头问道。

  “免息。”

  “不行,那样我会内心不安,在还清你钱之前,张耀阳的衣物鞋子交由我来洗,用劳动来弥补利息,行吗?”

  有人给我洗衣服,我自然是乐不得,就说:“ok。”

  “诺,那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地方?”她将纸条递给我问道。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