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人家都会盖章的,这样才生效。”眼睛一转,我说道。

  “家里没印泥,那我下楼买一个去,那玩意好像两块钱还是五块钱一个吧?”她挺开心的就要下楼,让我一把给拽住了。

  “不是那个章,是……这个。”我指了指她的嘴唇:“用你的嘴,亲一口我的名字,就好。”

  她笑了,笑的很好看:“等一下。”

  她跑进屋子里,找到一支口红,将嘴抹了一遍,然后对着刚才的欠条,香了一个大大的吻。

  “么么,行吗。”

  首(发

  “行,太行了。”当着她的面,我在这张纸上使劲嗅了一口,真好闻,给她脸整的透红透红的。

  “你好会撩妹。”

  “分人,长得砢碜的从来不了。”

  “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我扶着她的肩膀,说:“说感谢的话,就见外了,我们是好朋友,帮你应该的,不要有任何的心理负担,你是个优秀的女孩子,未来会有属于你的一片天空,家里的环境不好,父母离婚也不是他们所想的,知道你压力大,因为我老爸曾经也是个酒鬼,我母亲得过重病,那时候我的天空都是灰暗的,你知道,小时后放学,我回回都是班里最后一个走的,开家长,别人来的是爸爸妈妈,我来的就是爷爷奶奶。”

  “我们都是这个世界的可怜人。”

  “是啊。”我将她搂进自己的怀抱:“人生到处是绝望,同时充满希望,现在我爸就在日本那边开公司,母亲也在国企上班,她的病好了,我爸也不喝酒了,日子就开始变得好了,所以你要加油,不要放弃生活,不管怎么样,阳哥挺你。”

  “小冤家,你真好。”

  “其实也不是,我只对美女好。”

  “哈哈。”

  汪金叶收拾收拾自己,见时间还够,就开了一会直播,准备赚点钱。

  结果眼尖的网友见她刚开直播就是眼睛通红的,看上去即为难过。

  心情这种事就是这样,有时候你即便特意隐瞒,可表情是不会骗人的。

  心疼她的粉丝在三问她怎么了,她始终都说没事,丝毫没有做作的样子,完了还给他们唱歌听,将笑话,时不时也跟着哈哈乐。

  我就拿着手机,看礼物。

  有的网文问了:“那个男孩子叫什么名字,你们有没有在一起,你们是什么关系。”

  对此汪金叶的解释就是很好很好的朋友。

  然后就问她什么时候,让我们同框一起直播,汪金叶说上趟厕所,完了就过来问我:“要不要一起直播会?”

  我拒绝了,想起上次跟她一起拍视频的时候,让丫丫知道了,就有点心理阴影,而且我妈怀疑我处对象,多半也是看到这个视频了,所以能尽量不跟她同框还是不同框吧,做她背后的那个男人。

  开播了能有十五分钟吧,才见到第一发火箭,价值五百块钱的,起初我没太在意,后来他说跟她是校友,我寻思谁呀?仔细一看头像,卧槽,高兴!

  生活部部长,高兴。

  mlgb我知道他为啥揍我了,可能是看到那个强吻的视频,让他接受不了了!

  看得出来他挺迷恋汪金叶,但从来不说,这次用了自己的头像,可能也是想让汪金叶注意他一下吧。

  忽然间,我有了主意。

  我用口型对她说:“我走了。”

  她连忙跑过来问我:“干嘛去?”

  我说我有赚钱的办法了,让她把一万五先给我,我能用这一万五,给她翻倍!

  她说真的假的,我告诉她要相信我,然后她就将直播给关了。

  我俩一起回的学校,我对她说:“你先回宿舍吧,我出去办点事,哦,对了,你整理一下你不要的吉他,玩具,之类的东西,我去给你找人,咱们进行拍卖。”

  “拍卖?都卖什么?”

  “你不穿的衣服,裤子,吉他,首饰,纪念品啥的,能卖的东西,你全都找出来,我给你卖出去,到时候咱们就有钱了。”

  “能卖出去吗?才能卖几个钱呀。”

  “你现在手里两万块钱,加我刚才的一万五,三万五,还差两万五被?”

  “啊。”

  “那行,你相信我就对了,欠条你先拿着,等我拍卖完,这钱在给你,赶紧整理,整理完给我打电话。”

  汪金叶被我整的有点懵,不知道我要干什么,对于我她还是比较信任的。

  我将老艾,雪峰,赵球聚集在一块:“兄弟们,有个坑高兴的事,干不干?”

  “干,必须干啊,怎么坑?”老艾第一个表态。

  “根据我的调查,高兴这小子特迷恋汪金叶,我估计他揍我也是因为这事,咱们打是打不过他了,但绝对要让他付出点代价。”

  众人哑雀无声。

  ”草,都说话啊,这么瞅着我干嘛?“”这不是等你说呢么。“雪峰呲牙道。

  “说相声的都得有个你一句我一句的,我自己说跟二逼似的。”

  “那我们应该说什么?”老艾问。

  “你们说,怎么付出代价?”

  “怎么付出代价?”

  我白了他一眼:“汪金叶明天下午会在篮球场举行拍卖仪式,卖自己的衣服,裤子,袜子之类的东西,完了呢,咱们就去通知他们,到时候,咱们就负责抬价,当然不能瞎抬,一会我给你们讲怎么抬,什么时候抬,狠狠的坑他们一笔!”

  “卖衣服?卖内衣不?是原味的不,要是她穿过的,我不第一个买一条,支持小叶叶的工作还是很有必要的。”在女人跟报仇之间,老艾更倾向于前者。

  “卖,到时候你买吧。”我无语的回道。

  “都是好朋友,我也买一条吧。”雪峰这个臭不要脸的闷骚男也整了一句。

  “买,都买!”我真的是崩溃,这一群二炮朋友:“你们买都是次要的,咱们主要是让更多的人买,更多的人花更多的钱去买,比如一双两块钱的袜子,你们要是能卖到50以上,到时候免费送你们一条。”

  “真的?”他们觉得难度不大,25倍的利润,听着翻的挺大,对于女神级别的人物来说,超简单,一Z!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