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艾站起身说:“我想为汪女神保存这份梦想,我出两千!”

  哇,全场发出老艾真牛逼的表情,高兴是生活部部长,是个人都要给他几分面子,敢当面跟他叫板,也需要很大的勇气,他没好果子了。

  但我们之间本来就有过节,如果不是汪女神在这里,我们也不会心平气和的坐在对立面,安安稳稳的说话。

  我既然打不过你,那我就换一种套路,莽夫用武力,智者用脑力。

  我当了四年多的莽夫,这一次,就想当一回智者。

  好吧,吹牛逼吹大了,其实就是打不过人家,我承认了,咋地吧。

  高兴有点火,皱着眉头看着老艾:“跟我抢东西,怕你是挨打没够吧。”

  老艾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服你么?”

  “呵,那么,干一下子呗。”

  “干呗。”

  “等会等会。”我一看场面要失控,就赶紧说:“你们干仗也行,请你俩出去干,否则我们什么都不卖了,走人了。”

  这一句话老好使了,好多人都在等着吉它卖完来压轴大戏呢,就是卖裤衩子,等了快两个小时了,好不容易到关键时刻,我们就走了,岂不是白摩拳擦掌等半天了?兜里的钱都已经饥渴难耐想要花了都。

  于是众人就说他俩:“哥们,你俩要打一会出去打,别在这耽误我们拍卖。”

  这时,又来一个人举手:“我也愿意为小叶叶的梦想去保存,我出两千五。”

  这下子好了,有人分担战果了,高兴对待老艾也不是那么有敌意了,接着高兴一咬牙:“跟我作对是吧,我出三千。”

  三千,这下子刚才吱声的那个小子就没动静了,两千已经是他的极限了,人家买衣服裤子,就是干点龌龊的事,但是刚刚那人,他是想替汪金叶保存梦想,后者没准感激他,万一来个干柴烈火看对眼了呢?

  用两千块钱换一个女神级的女朋友,合适不?

  当然合适了,但若是拿三千多还合适吗?

  也合适,就是兜里没那么多钱。

  高兴得意的看了眼周围,妈的,我就不信老子出三千还有人跟我支扒!有那水平么。

  老艾看了我一眼,我无动于衷,接着他喊:“三千五。”

  三千五了!!尼玛,周围的人都觉得老艾这是疯了,三千五都够在买一把非常不得吉它了。

  老艾仰着下巴,挑衅的看着高兴:“别用你那单眼皮看着我,吓不倒找我,区区三千来块钱,呵呵,也就是我平常斗地主一把常规叫牌钱!”

  …r

  老艾吹起牛逼来那叫一个镇定自若。

  高兴红着眼睛说:“你这是就想跟我干一下子了。”

  “奥服可绕死。”艾式英语,也成盲流子英语。

  “好。”高兴也不废话,低头说了句哥几个把钱都给我,然后他一顿数,除去之前买短裤花的那些钱,手里还有六千块的样子。

  “老子出六千!”显然高兴这是上头了,他几乎是用嘶吼喊出来的,这是他全部的身价了,老艾若是出六千零一,高兴都出不起了,但是人家放话了:“今天我他么就是出去借高利贷,我也要干趴下你。”

  老艾再次看了看我,我轻轻的点点头,事情到这就行了,一共坑了这小一万多,血赚。

  当然,节目到了最后肯定是我偷来的那条裤衩子,一拿出来的时候,所有人都尖叫了,沸腾了,就连高兴都有点后悔刚才自己的冲动了。

  我全方面给她们展示了一番,一个个尖叫不已!

  最前排一个跟高兴一起来的下子说:“老大,咱们冲动了,砸钱买这个好了。”

  “瞅瞅你那流氓样,等以后老子给她追到手了,想要多少条就有多少条,正经一点,ok?”

  这人心想,你刚才差点都流哈喇子了,还告诉我们正经,扯呢?

  “这条原味,没洗过的大花裤衩子,就厉害了,但是它没有梦想,它只是承担着女人的舒心,所以不会很贵,但仅有一条,便格外珍贵,五百起,也是咱们今天的最后一件商品,不买就没有了。”本来还有一件小物品要卖的,但是刚才找了半天没找到,不知道哪去了。

  这条小裤衩最后成功的卖到了两千块,拍卖会也算是圆满结束。

  众人纷纷离场,高兴没走,他挺矜持的对汪金叶说:“我我我我……是总看你直……直播给你刷火箭的人,以以以……前……得,没事!”

  哎,卧槽,原本说话流利的高兴见到汪金叶的时候就变成磕巴了,尤其当她很认真的注释自己的时候,更是脸红心跳,他暗骂自己真他么完犊子以后,便尴尬的离开了。

  最后屋内只剩我们四个,有人欢喜有人愁。

  我们几个开始数钱,最后竟然卖了五万多块钱!汪金叶高兴坏了,这下父亲有救了,她给我按摩肩膀:“小冤家……不,阳哥,你太厉害了,今天的你简直让我刮目相看,颇有一种职场成功人士的感觉,刚才你在那演讲的时候,台下的这帮人让你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我差点都想买了。”

  我嘿嘿一乐:“渴了,矿泉水伺候!”

  “一直给你备着呢,知道你说话多,得口渴,喏,开水。”

  “你的杯子?”我愣了愣,自从跟丫丫在一起后,我就再也不跟女孩子共同用一个杯子,她说那属于间接性接吻,不允许我这样做,潜意识里已经养成习惯。

  “嫌我埋汰袄?”

  “不是那意思,呵呵。”接过水杯,想了想,还是没喝。

  小汐汐开心坏了,我将其中的一部分钱分给汐汐,同时又多给她两千块钱当作辛苦费,人家帮忙半天,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当然最主要的是……

  小汐汐拿着钱对我暑期大拇指:“阳哥,帅气袄。”

  “必须滴,拿着花,想买啥,随便买。”

  “但是刚才的那条裤衩我咋那么眼熟呢?是汪金叶的么,跟我同款诶?哎,阳哥你去哪?”

  在她疑惑的时候我就已经拉着汪金叶跑了,因为那条裤衩确实是她的……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