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如期而至到来,我们夹杂着伤感的情绪,钻进车里,逃离夜色之中,将回忆与孤独狠狠丢在原地。

  车内,我们都没有说话,各自的回忆飘向远方,直达抵达学校时,我俩下车后才说了第一句话。

  “你直接回宿舍还是……?”汪金叶问。

  “直接回宿舍了。”

  “噢,晚安。”

  “晚安。”

  站在原地冲她挥了挥手,我便回到宿舍,这帮王八蛋早已经进入最深的睡眠当中,空气中弥漫着此起彼伏的鼾声中,路过雪峰的床铺发现这货又是一地烟头,我便轻轻的在他枕头下面摸了摸,果然摸到还未抽完的半包烟,他这么抽,早晚得抽死,出于对他安全的考虑,我决定替他抽完这半包烟,雪峰不要感谢我,做为好哥们,这是我应该做的。

  这个夜晚,我拿着手绢整整发呆了一个多小时。

  ……

  哈尔滨,重点高中,丫丫穿着一身白色带帽羽绒服,她双手插在兜里,冻的直哆嗦,看着面前1米83的男孩,笑道:“少年,咱俩在这都对视十分钟了,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呗。”

  这个男孩落落大方的说:“丫丫,我喜欢你,从我见你第一面就喜欢你,以前不认识你,在课间操的时候碰见过你一次,还是你跟一个小姑娘打架的时候,那个女的刚好是我的前女友,不过我没有帮忙,她也因为那事跟我分手,但我没有感到难过,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对你就是这种感觉,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哈哈哈,哈哈哈。”丫丫夸张的笑了起来,使得这小子一头雾水。

  “你笑什么?感情不是儿戏,我很认真的跟你表白,你就算不喜欢我,也得认真点,不能这么笑的吧,很不尊重人诶。”

  “好,我不笑了,咱俩没戏。”

  “为什么,我人长得帅,学习好,家里不敢说非常有钱,最起码我爸七八十万的车开着,做着珠宝生意,真不知道你不哪满意我。”

  s……b,丫丫挺无语的骂着,也许你用钱征服别的姑娘没准好使,但在丫丫这,钱是他么个什么玩意?她缺吗?不缺。想用钱征服我们丫丫,简直痴人说梦。

  在一个,丫丫是颜控吗?很显然不是,否则也不会在阳哥最搓的时候看上阳哥。

  “哇,你这人又帅又多金,有气质还浪漫,简直是无数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诶。”丫丫立刻表现出一副很花痴的样子。

  “所以呢,你要不要重新考虑一下,刚才的话我就当没听见。”这货提了提自己衣领,整个人自信多了。

  “可我不是那无数少女中的一员。”丫丫脸色一变,翻了记白眼救走了。

  “等一下,你到底不喜欢我哪啊。”

  “因为你人品不行,我打你女朋友的时候,你都不上手,那我跟你在一起,会不会有一天出现一个比我还好看的姑娘,人家打我,你也看着?呵呵。”

  “那不一样,我是真的喜欢你。”

  |;最新N:章kn节w上##

  “抱歉,我连我自己都不喜欢我自己,你喜欢我什么?”

  “这……”小伙子一时语塞。

  “让开,不要再来烦我,我有男朋友了。”丫丫推开他,直径走回宿舍,回到宿舍厚的丫丫跟我一样,拿着当初我送给她的那个哨子一直看,心想,怎么还不给我打电话,他到底在干嘛?

  忽然间,手机里的那个女孩冲进她的脑海,然后赶紧打开手机,想要看看我是不是最近跟她混在一起。

  然而令她开心的事,我俩并没有在一起拍过视频,反而只有几个汪金叶偷摸录我的视频而已,她隐隐觉得这个姑娘将会是她感情这条路上最大的情敌。

  ……

  次日,阳光很好,相较于昨天相比,整个气氛都在呈上升的状态,暖和的不行,有的虎逼都已经穿半截袖得瑟了。

  许伦推开我们寝室的大门嚷嚷着:“起床了,都给我起来了,整个五楼就你们宿舍还在睡,能不能行了,赶紧起来。”

  缓缓的坐起来,整个人颓废的不行,我们集体一脸蒙蔽的看着他……

  “还有三分钟就封寝了,你们在不下去就该扣分了,赶紧下去吧,算我求你们了,天天最后出去,你们扛得住扣分,我他么都扛不住被老师骂了。”

  “伦哥,听说你要升部长了?”老艾从枕头下面将袜子拿出来套上,随口问道。

  “听谁说的?”

  “都这么传呢。”

  “白费,现在也就是个副部长,部长等来年分配以后才能走。”许伦最开始我们是很不对付的一批人,后来随着慢慢接触发现这个人还行,牛逼是牛逼了点,挺会做人的,我们好几次逃寝,他都给我们勾了(没算的意思)。

  “那不也快了,马上就放假了,等回来用不了两个月他们就走了。”

  “基本上吧,你们这几天别给我惹事,就没事。”

  “怎么可能呢,伦哥这么讲究,我们也得讲究讲究,就是吧,最后考试那几天我们可能出去包个宿啥的,到时候伦哥你……”

  “草,感情在这等着我呢,赶紧下去吧都。”许伦挨个给我们掀被子,小风嗖嗖的往里进,先赵球的被子时,一捏鼻子:“嚯,这什么味儿,你昨晚哒飞击了啊。”

  “男人味这是。”赵球将被子随意的一卷,顺手就给仍床头了,接着打开我的柜子:“耀阳洗发膏呢?”

  “膏你妹,用完了都,你们他么也不知道买。”我也将被子同样卷成一团就从床上往下跳。

  “你们叠的那玩意叫被子还是馒头?啥特么玩意,就不能好好叠叠啊。”许伦骂骂咧咧的将我们的打开,给重新叠了一遍,当我们五楼的部长,也挺难的。

  都没有洗发膏就得去超市买两袋了,这玩意也便宜,五毛钱一袋,就够三个人用的,走到楼下的时候,看见汪金叶跟小汐汐正站的笔直等我们,汪金叶迎了过来:“这全校的人都走出来了,你们怎么这么慢。”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