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啊,晚上睡得晚,早上起不来,上午睡觉冷,下午还得玩。”

  “哈哈。”我给汪金叶逗笑了,好奇的问道:“那你们晚上在宿舍都在干嘛?”

  “吹吹牛,聊聊天,给小姑娘打电话,发微信喽。”老艾耸耸肩,跟着说道。

  “你给哪个小姑娘发短信了!”一道阴冷的声音从老艾身边想起,老艾吓了一哆嗦,嘿嘿的笑着解释说是我们给小姑娘发短信,他就跟她发短信了。

  W首o,发D^

  然后汪金叶就问我:“那么你呢,你晚上跟谁发短信?”

  我摇摇头:“谁也没发。”

  “骗人。”汪金叶不信。

  “真的,他真没发,这货昨晚顶着手绢发呆了一个多小时。”雪峰突然插嘴道。

  “你不说话能死是不。”我瞪了他一眼,哪壶不开提哪壶。

  “……”汪金叶没有在问下去,感觉她能猜出来手绢对我的意义,就如同她的那个娃娃一样。

  “本来就是呀。”雪峰还觉得自己挺委屈呢。

  “峰哥,走,咱俩单聊。”汪金叶眼睛一转,就给雪峰拉走了。

  咦?她俩这是要单独去聊什么呢,虽然疑惑,我们也没有审问,问了人家也不会说,如果想说的话,就不会避着我们了。

  老艾还开了句玩笑:“耀阳,你要绿。”

  ”绿个毛绿,我跟她又没什么。“”你不喜欢汪金叶吗?“小汐汐带着诡异的笑容问我。

  “不喜欢,我们只是好朋友。”

  “真的吗?“”绝逼真的,比珍珠还真!“”那手机是怎么回事?“小汐汐将手机摁在桌子上:“老艾说这手机是你从这买的,完后小叶叶又需要钱,你在帮她筹钱,她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需要你这么费力的去帮她?嗯?”

  女人果然都是敏感,细致的,这都让他看出来了。

  “别问了。”

  小汐汐点点头:“明白,那汪金叶要是问我们咋说?”

  老艾跟着说:“昨晚她就发微信问我来着,我装睡着了。”

  “我去,她也问我了。”赵球跟着说:“我是真的睡着了,早上忘记回了。”

  “那雪峰他?”

  完了!雪峰这小子心眼直,多半得让汪金叶给问出来。

  “耀阳,你俩其实挺配的。”小汐汐从兜里掏出一些钱给我:“这是我们几个凑的,她真的需要钱的话,就让她拿去用,别说我们给的就行,汪金叶要强。”

  “你们……?”

  “那天拍卖完,你俩走了以后我们就在研究,汪金叶可能是真的缺钱了。”小汐汐说:“咱们是兄弟姐妹,最好的一帮人,以后要在一起朝夕相处两年,你俩这样做跟我们太见外了,下次不许了知道嘛。”

  虽然这钱不是帮我的,但我心间还是涌出一股暖流:“就是小叶叶她父亲出事了,需要钱,家里没积蓄了,挺着急的,好在钱已经怼上,够了。”

  “她的钱怼上了,那你怎么办?据说你兜里连五毛钱都翻不出来了。”

  “跟你们混呗,马上放假了,好混。”我满不在乎的说道。

  “你这新买的手机,回家你也不好交代,那回去吧,这钱就当我们友情赞助了。”小汐汐将手机还给我。

  “不要,说卖的就是卖的,做人得讲究诚信。”

  “咳咳!”老艾猛的咳嗽两声,一脸鄙视的看着我:“你要说谁讲究诚信我都不吱声,偏偏你这个最无耻的人说诚信,我咋这么辣耳朵呢!”

  “滚蛋。”我笑骂着一声:“该咋地是咋地,拿着吧,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苹果手机而已,让我用,也是浪费。”

  “你真以为我会给你呢,跟你客气客气而已,哈哈。”

  我们说笑间,雪峰跟汪金叶已经回来了,汪金叶没有看我,自顾自的去前面打饭,我们赶紧问雪峰:“她找你问什么了?”

  雪峰为难的说:“对不起啊阳哥。”

  “哎,这事你跟她说干什么呀!”

  “可是她问了,你也知道我不会撒谎……”

  直到汪金叶回来后,我们便停止了讨论,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谁也不知道一样。

  “吃呀,怎么都看我?”汪金叶好奇的看着我们这帮人,我们都以为她会说点什么呢,然而她却好奇的看了眼桌子上的钱,开玩笑的说:“这钱是谁的。不要我要了哈。”

  “给你的。”小汐汐推到她的面前,没把住门:“我们是好姐妹,有困难了,为什么不直接说呢。”

  “对呀。”老艾跟着说:“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

  汪金叶将目光望向我,我耸耸肩,表示不是自己说的。

  “我们才出来的,从那天拍卖会上,我们就猜出来了,因为你俩走的时候是急匆匆的,好端端的为什么搞拍卖呢,而且搞完拍卖耀阳穷的都卖手机吃不上饭了,我们就猜个大概了,小叶叶你不讲究哦,拿我们当外人。”老艾解释了前因后果。

  然后她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红了,紧接着眼泪就出来了,我们一下子就慌了,雪峰赶紧用脚踢我:“滋……滋……滋.”

  “你他么说话,老鼠啊,滋滋滋的。”

  “哄哄人家呀。”

  又不是我惹哭的,我哄她做什么……整的好像我俩真有啥事似的。

  “没良心。”小汐汐瞪了我一眼,赶忙去哄汪金叶:“好了宝宝不哭了,我们是真的把你当家人才什么都说出来的,也是希望你有事不要瞒着我们,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的。”

  “谢谢大家。”汪金叶突然给我们鞠了一个躬,弄得我不知所措,她说:“这句话一直憋在我心里好几天了,那天在拍卖会上看到大家为我忙前忙后,我真的谢谢大家了。”

  她突然的举动弄得我们不知所措,想说大家都是好朋友,帮点忙应该的,可是这话说出来又显得太矫情了,我们是男的,矫情的话不想说,然后他们就看着我,我也不会说啊,还好有个性格活泼的汐汐,她说:“你不要谢他们啦,骑士保护公主是应该的,而且这个死耀阳卖的是我裤衩!”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