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秦子晴跟丫丫的眼里,我一直都是那个不怎么地的男孩子,需要她们去改造,需要她们去引领。

  但在汪金叶这,我却是她眼中一个挺不错的男孩子,可以给她依靠,可以在她犹豫不决的时候帮她出主意,可以在她脆弱不堪的时候伸出双手保护她,若不是她对她前男友的感情太深,恐怕早已放下矜持跟我表白了。

  我们上了车以后她才将手松开,问我:“什么感觉,有没有很有面子呀?”

  “非常滴有面子,大大滴有面子,亲一个。”我觉着大嘴唇子就过去了,后者微微一笑,轻轻一侧头,没有言语,却很好的阻止了我的行为。

  “等会,头一次上你家,我去超市买条烟。”下了车就奔对面超市走。

  “不用。”她将我拉住:“又不是处对象回家见家长,是请你上我们家吃饭,什么都不用带,带着一张嘴去一会把肚皮吃的圆圆鼓鼓的就好。”

  “呵呵,我也没烟抽了,也得买。”我看了眼货架子问道;“老板,玉溪怎么卖?”

  “21一盒。”老板回道。

  “成条拿呢?195卖不?硬盒的。”我家就是开超市的,这些东西的进价我一目了然,所以一开口我便说出这个数字,这个数字他赚的不走,但烟这逼玩意就是走量。

  “拿一条吧。”老板见我这么懂行,毫不犹豫的就卖了,汪金叶就要掏钱,让我给摁住了,笑着说:“你干嘛?我有钱,我妈昨天给我打卡里了。”

  K看e-正~;版章t节?¤上!

  汪金叶没在跟我争执,一路上都在跟我表示不好意思了,我说大可不必,一家人不需要这么见外。

  轻车熟路的回到家,一进屋就听见厨房的炒菜声,紧接着汪金叶的父亲系着围裙就出来了:“快来快来,那几个小朋友呢?”

  “叔叔好,他们都回家了,票都订完了,就我没订票。”汪金叶从鞋柜里给我找了双拖鞋,汪金叶父亲说不用换直接进来就行,我知道这个家这么干净,直接进去怪不好的,还是换了。

  “叔,啥时候出院的?”

  “昨天就出院了,多亏你呀,一会儿咱俩得好好喝点,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大的本事,以后不可限量。”我当然知道这么夸我纯属是官腔,我也没信。

  “行,喝点儿。”

  “刚出院你就喝,不要命了是吧,不许喝。”一听到要喝酒,汪金叶脸色就变了,她爸喝酒前后判若两人,让她从心里感到恐慌。

  “爸一会儿少喝点还不行么,你同学刚来咱们家,不得好好招待招待人家。”喝酒的人总是有各种各样的理由,汪金叶已经领教多年,说好的喝一瓶酒拉倒,结果往往最少三瓶打底,五瓶开胃,七八瓶才多。

  汪金叶感觉说她爸不会听得,就过来对我说:“一会儿你别跟我爸使劲喝,他自己喝着没兴趣了也就不喝了。”

  “嗯。”我答应了以后才让她稍微有那么一丝丝舒心。

  她爸以前学过厨师,炒菜很有两下子,色香味俱全,光是闻味道就很香。

  糖醋排骨,红烧里脊,炸鸡翅,各种各样的肉,非常丰盛,还有一道美味的萝卜汤。

  我搓了搓手:“哇,叔你会做这么多好吃的呢?”

  “我爸做饭正经挺不错呢,就是太懒了。”汪金叶脸上洋溢骄傲的神色,这个爹在现在来说可能给她丢过人,但偶尔也是可以让她骄傲的,父亲对于孩子心中的地位搁谁都一样,他们是山,无论他们好与坏。

  “不值一提,呵呵。”他父亲看起来沧桑不少,将最后一道菜出来后,披着军大衣就下楼了。

  “叔,我去吧。”小孩子得会来点事,这样才招人稀罕。

  “不用,坐着吧。”

  待到她父亲下楼后,汪金叶对我说:“一会儿你千万千万别跟他使劲喝,我见你也挺能喝的,就当我求你了。”

  “行了,我有分寸,你父亲喝完酒有那么吓人么。”

  其实我感觉还好,可能她父亲今天喝酒的时候也特意控制自己了,不想给她丢人吧。

  喝酒的时候一边与我聊天,一边跟唠家常,他父亲非常非常的幽默,总能给我逗的哈哈大笑。

  她父亲一谈到扑克的时候就兴致特别的高昂,就跟我讲赌桌上的事情,还给我讲他们如何一掷千金,压了多少多少钱的,我听得还挺入迷,我这人也喜欢小赌,没事就在宿舍跟老艾他们赌钱,窜红尖的。

  但跟人汪金叶她爸没法赌,人家一场都是几万输赢,虽然汪金叶她爸现在废了,但通过聊天中,曾经一把牌赢过一个楼,我就问问谁有这气魄?

  她爸中途尿急,汪金叶不满的拉了我一把:“我让你帮着劝我爸别赌了,你怎么还崇拜上他了呢?”

  “你爸确实挺牛逼的啊,一把牌赢了一个楼,多辉煌啊,要我我就不敢,心脏都突突。”我如实说道。

  “哪能一样么,结果呢?结果他最后不仅把那个楼输出去了,还给我们家轿车也输出去了,不然我妈能跟他离婚么,哎呦真的是。”汪金叶气的说不出来话。

  “是是是,我不应该崇拜他,我应该鄙视他,狠狠的鄙视他,然后用手指着他的鼻子狠狠他,你丫的别吹牛逼!”我哭着脸说:“是应该这样吗?”

  “你!”汪金叶被我气乐了:“不管你俩了,你俩吹去吧,讨厌。”

  汪金叶跑到一边坐去了,汪父从卫生间出来,甩甩手上的水质,问道:“姑娘你吃饱了吗?”

  饱了,让你们气都气饱了。“她爸咧嘴乐了,乐的像个孩子似的,无奈的看着我:“谁气你了,一天就是你气性大。”

  “叔,甭理她,抽烟不?”我递给他一支烟。

  “来就来呗,下回别买烟了,你下回在买东西别说叔不让你进家门。”

  “妥了勒,这烟不是给你买的,是我自己要抽的,您想多了。”跟他聊天,没有大人与小孩的概念,更像是朋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