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们兜里没有钱诶。\"我无奈的对她说道。

  “我不管,我就要喝,喝到烂醉如泥,也可以像她一样不管不顾。”

  “行。”不忍拒绝她,我便点头答应了。

  我俩找了一家挺火的烧烤店,要了一个单间,要了一堆肉串,她根本就不寻思一会儿够不够付账的,反正我也有办法让她随便点。

  肉串她根本没怎么吃,而是自顾自的倒了一满杯啤酒,然后往嗓子眼里倒,她眉头紧紧的皱着,肯定是享受不了这啤酒的味道,不会喝酒的人,喝酒都会感觉它是苦的,只有会喝酒的人才会喝出甜味儿。

  可她依然倔犟的将杯中啤酒给喝的一干二净,然后咣的一声将杯子落在桌子上对我说:“接着倒!”

  我就给她倒酒,时不时也会陪她喝酒。

  三瓶啤酒很快她就下肚了,脑袋开始晕了,脸也是红的不行,她应该是对酒有着轻微过敏。

  “你别光喝酒,吃吃串,说说话。”

  她摇摇头,就是个喝啊,始终沉默不语,大概第四瓶下肚以后,她的话才开始变得多了起来,大多数都是在向我抱怨她跟她父母这些年来的恩恩怨怨,我始终保持着耐心去听,她需要一个可以诉苦的人。

  本想着,可以趁她喝多了能听听关于她跟他前男友的故事,奈何她对他守口如瓶,什么都不肯说,我也没好意思问。

  但是听到她父母这些年的所作所为,我他么的就更来气了。

  具体我就不用细说了,大概的意思就是,她妈从19岁跟着她爸,两个人二十岁结的婚,结婚这么早懂个屁,她爸爸就经常跟一些所谓的好哥们在一起喝酒耍钱,她妈妈来气就学着打麻将,后来两口子都开始抽烟,不做饭,经常去小卖店买东西,赊账过日子。

  她爸特懒,大钱不爱挣,小钱挣不来。

  她妈玩心特种,打打麻将就跟别的男的眉来眼去。

  然后她爸知道了就更生气了,喝闷酒,发火,两口子经常吵架,一来二去,也就离婚了。

  从小就在目睹这些事情的汪金叶,她暗暗发誓一定要自己变成一个最好的女孩,绝对不可以像她父母这样,一直以来她都在那样做,只是今天,她崩溃到无以复加。

  后来她喝多了,往桌子上一爬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看了眼桌子上还没吃完的肉串跟啤酒,想了想就让我给吃了。

  紧接着抹抹嘴,我背起她淡定的来到前台对人家呵呵一笑:“她喝多了,我扶她出去吐会儿。”

  这些人也都忙,没太在意我,更不会想到有一个挺没素质的男人准备逃单了……

  当我淡定的走出这家烧烤店时,然后背着汪金叶就开撂。

  后年服务员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我早就他么跑没影了。

  汪金叶醒了过来,哈哈大笑:“跑,使劲跑,哈哈。”

  其实爱情就是这么简单,在不经过之间就发生了。

  汪金叶始终不会忘记在这个令人心碎的夜晚,有个男生愿意为她的任性买单,愿意宠她,这就够了。

  服务员一脸苦逼,对着我的背影连祖宗十八代都骂出来了,因为跑单是要从他工资里扣的。

  然而他收拾桌子的时候发现一张纸条,上面写道:“对不起,我跟妹妹好几天没吃饭了,实在饿的不行,但我不会欠你钱,这是我的微信号,你加一下,明天肯定还给你。求您不要报警。”

  这么说完后,服务员心里松了口气,他知道我是不会跑的,如果真想跑,就没必要留这张纸条了。

  汪金叶说什么都不肯回家,我俩又没地方可去,就只好在大街上傻站着。

  去哪呢?这时我就看见一个人加我微信,并发来一段语音:“哥们,我被你对你妹妹的这份感情感动到了,我怎么感觉你们不是饿了,是馋酒了呢?”

  这是那个服务员发来的,里面还有嘈杂的声音,他也是怕我跑了,故意假装关心我。

  我确实也没打算跑,看着怀里熟睡的汪金叶,确认她不会听到以后,便回道:“理解万岁,明天肯定给你。”

  “我相信你,爱都是最伟大的。”他捧了我一句,没办法,这年头欠钱的都是大爷。

  “嗯,我俩现在没地方住,能不能再借我点钱?我连本带利还给你。”实在没招了,我只能厚着脸皮说道,说完我自己都特么脸红了,别说他感觉了,我自己都感觉自己像个连环骗子。

  “滚,草你奶奶,当老子没智商是吗?”这人火了,劈头盖脸给我一顿臭骂。

  》m

  “聊的好好的,你说你急眼干啥,不就肉串钱嘛,你算算多少,劳资给你,瞧你那个逼样。”我也火了,小仙女呀,看阳哥为了你都被骂成什么样了。

  “给你牛逼的,一共90块,你给的起吗?”

  “草,等着。”阎王不欠小鬼帐,我找到钟不传说道:“给我拿200块钱,十万火急,回家给你。”

  “够吗?”很快,我传哥就回了信息。

  “够。”

  即便如此,我传哥打来500块钱,给我感动够呛,差点就他么哭了,可我还是说;“我就要200,你给我500干啥,贱!到时候就还200!”

  “贱人,我跟我媳妇嗯嗯啊啊了!”

  有了钱以后,我给那个人打了过去:“大哥不差你钱,知道不!”

  这人骂完直接拉黑!

  任凭我怎么骂他回给我的都是红色感叹号!

  “我冷。”汪金叶迷迷糊糊间说了一句。

  这时候送她回家肯定是不行了,只好带她去开了房。

  开房之前我还问她:“领你去宾馆,实在没地方去了。”

  后者没理我,就算是默认了。

  她真的有点喝多了,整个上楼的时候都是我抱着上去的,前台服务员还在心里心思呢,又一个喝多灌醉被祸害的姑娘,白瞎了,长得这么水灵。

  “你可真重。”汪金叶瞅着好不想怎么重,抱着上三楼还是给我累的满身是汗。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