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进了宾馆以后,便给她仍在床上,她犹如烂泥一般,躺在那一动不动,是不是哼哼两句,看起来很头疼的样子。

  汪金叶的脸愈发的红润起来,身上还有些痒,这是过敏的症状。

  “热,我热。”她嘴里嘟囔着,受伤便开始撕自己的衣裳,不一会儿,外套就已褪去。

  D看正m‘版章h节\\Y上;

  我去,我赶忙阻止她。

  怎料我给她盖被子的时候,她双手滑过我的脖子之上直接搂住我:“亮亮不要离开我,我想你……“亮亮?应该就是她那个年年不忘的前男友了,酒后说出来的那个人名应该就是她最喜欢的那个人了。

  “我不是亮亮,我是帅阳啊。”她的举动太亲昵了。

  “嗯……亮亮……”她嘴里汗不清的,双手愈发的用力勾住我的脖子,然后在我思想挣扎的时候,一双冰冷的双唇吻向我,她这个人嘴凉,手凉,脚凉,玄学说这样的孩子没人疼。

  “呜呜呜……\"你能想象的到平常矜持起来不成样子的汪金叶在此刻这么主动的情况下对于阳哥内心的冲击有多大么,根本就扛不住好么!

  我咔咔的就将外套给脱了:“呐,这是你主动的哈,到时候可别怪我。”

  她嘤嘤一声,也不知道听没听懂。

  这时,电话很不适时的想了起来,我才不能接呢!不可以扫兴。

  “灯……太亮。”

  嚯,好家伙她到底喝没喝多啊?我开始有些蒙圈了,竟然知道灯还没关?

  好嘛,女孩子都是害羞的,关灯就关灯喽。

  “来吧,小宝贝,但是我告诉你,我是张耀阳,不是你的那个亮亮。”我趴在她耳边轻轻说道。

  她又嘤了一声,我也就当她同意了。

  电话依然再响,非常的影响情绪,气的我直接将手机给关机了。

  要说人点背的时候,喝他么凉水都塞牙,不知道哪个王八犊子在门口咣咣咣的敲门,敲的还是我房间的门,我草你个姥姥的,我烦躁的套了件衣服,接着又将被子给她盖好,开口没好气的说:“干啥?”

  我以为门口来的是服务员呢,结果是他么警察,我这牛逼哄哄的一嗓子,瞬间给他干住了:“扫黄!屋里就你自己吗?”

  顿时就傻了,气势也没刚才那么牛掰了,整个人都开始哆嗦了。

  阳哥以故意灌醉小姑娘而被警察带进了公安局。

  之前各种问我家里的电话号码,我哪敢说啊,就始终在那沉默。

  再看汪金叶酒还没醒,捂着脑袋躺那就是个睡。

  审问我的这个人打着哈欠说:“你是小孩,在犯错的边缘让我们阻止了,给你家长的号供出来,让他们给你取走,没啥大事,你咋就那么犟呢,拜托,大半夜的,一个个都不容易。”

  “警察叔叔,我要说我俩是因为没地方住才去开的房你信吗?”我都快哭了。

  “你说呢?两个人开房不能开两间吗?”

  “钱不够哇,骗你都是小狗的,你看我微信还有转账记录。”说完我就他么后悔了,他要是上我微信,是可以通过用手机联系我妈妈的,不过阳哥嘴硬硬是不给他手机密码。

  “打开我看看。”

  “密码忘了。”

  “你就跟我嘴硬。”警察叔叔说:“就算你俩的钱只够开一间房的,用得着开的衣服都脱了吗?你当我傻子么,我告诉你,人家小姑娘要是高你强*,你这辈子就毁了。”

  “叔啊,不管你信不信真是我说的那样。”

  公安局里的人就是吓唬你,我从小就跟公安局里的人打交道,他们之间那点小套路我太了解了,如果我嘴硬咬牙二十四个小时的话,他们就会给我放了。

  在法制面前人人平等,但只要汪金叶酒醒以后,说的跟我一样,那就没什么事。

  民不举,官不究,我们还是小孩子,他们不会那么严厉的。

  我嘴硬一宿没说,这帮后来也不管我了,就让我在小屋子里呆着,随后我找了一个床没心没肺的睡了起来。

  我嘴硬但是汪金叶终归是个弱女子,她一点不抗吓唬,第二天早上让人家随便一炸就全交代了,好在她跟我说的差不多,最后汪金叶的父亲过来了,给我们两个领出去的。

  汪金叶的父亲醒酒以后,就又变成好人,此刻他沉默的有些吓人。

  紧接着汪金叶父亲对着我的独自咣的就是一脚:“兔崽子,你们才多大你知道吗?”

  “……知道。”我咬牙从地上爬起来:“我们什么都没发生,是你昨晚耍酒疯,汪金叶不敢回家我们才去开房的。”

  “放屁,当我是三岁小孩,人家民警告诉我,我姑娘只穿着内衣躺在床上!”

  我突然就笑了:“叔你家睡觉穿牛仔裤羽绒服睡?”

  汪金叶因为脸红的不行始终不吱声,她总不能说自己喝多了主动去亲我的吧?那样她爹得连她一起揍。

  “……”汪金叶的父亲被我说的一怔,随后不愿与我纠缠,冷冷的对她姑娘说:“今天我有事出去一趟,家里的碎玻璃已经安好了,回头你把钱给楼下,我管他们借的,你大了,我说话也不听了,做事有点自己的考虑,就这样吧。”

  汪金叶的父亲离开了,现场只剩我俩,汪金叶这才开口:“你刚才冲我一个劲地摇头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说你别说话,让你爹踹我两脚就得了。”到现在肚子还隐隐作痛。

  “你昨晚为什么趁我喝多要对我做那种事,你不应该是那样的人……”说完以后,她头低的更深了,眼里还有些许的失望。

  我他么对你做哪种事?明明就他么是你想对我做点什么好不好!晕,女人的反咬一口果然无敌。

  我也不跟她废话:“今天说什么我都得走了,你爸对你还是可以的,”

  “我送送你。”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