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见然,我对这个男人的好感度大大增加,到了这种时刻还知道保护秦子晴,那绝对就是爱他的。

  如果他不是打了陈辉,或许我们真的可能会很好的坐下来一起起聊聊天。

  他最后的那句话将彻底激怒了,还要去揍他呢,让我给拦住了,在打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这种小子根本就打不服,很难想象他用了什么手段将陈辉这种孤傲的性格给干跪下了。

  她俩离开了,陈辉看着远去的秦子晴,嘴里嘟囔一句,看来我跟秦子晴是彻底不可能了,他的兴致忽然的就没了,他对我说:“兄弟,我想回家了,咱们改天再约吧。”

  我点点头:“别太难过了,对于本不属于你的,仍坚持着去做,带来的只有无尽痛苦,这个世上好女孩多的事,等你上高中,大学,还能碰见更好的。”

  钟不传呲牙说道:“看咱阳哥在技校都能遇见一个嘎嘎好的,你也不差。”

  陈辉苦笑一下,便离开了。

  钟不传说:“走啊,回宾馆跟那些小姑娘嗨皮去呀,今天来的这几个,只要跟你看对眼了,都能干。”

  “你去吧,我就不去了,想回家了。”

  “那行,好好休息一下,明天咱们去洗澡。”

  “妥了。”

  秦子晴对王伸特愧疚,要扶他去医务室,王伸摆摆手:“老爷们抗打,没啥事,就是脑袋有点肿,回家缓两天就好了。”

  “对不起啊,我不知道他会利用我。”

  “能利用的都是信得过的朋友,没事,我估计他们找我挺长时间了,找不到我才找你的。”王伸说:“小傻瓜,咱俩之间说对不起,是不是太见外了,很晚了,送你回去吧。”

  “嗯。”

  两个人在秦子晴家的小区楼下吻别。

  “啊!”刚进楼道的秦子晴,看见坐在楼梯口处的我吓了一大跳。

  “我来跟你解释的。”

  “咱俩没什么好说的,从你刚才利用我的那一刻,咱俩的友情到此结束。”秦子晴声音很冷,表情麻木的从我身边走过去。

  “如果你对我真没感情了,眼神里就不会有失望的神色。”我试图拉住她,让她给我一次机会。

  “所以呢?”她戏谑的回头问道:“这就是你利用咱俩之间的感情,找到我男朋友,联合陈辉打他的原因?”

  “你知道我这个人向来都是帮亲不帮理的,当我知道王伸给我兄弟打跪下的时候,我的怒气就忍不了,男儿膝下有黄金,就是被打死也不能被打跪,但是我绝对没有要利用咱俩之间感情的原因,当时我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我这不是来跟你道歉了么。”

  “道歉有用的话要警察干嘛?”

  这……这句话好像在哪听过呢。

  接着我又说:“好久没见了,找个地方聊聊吧。”

  “我跟你没什么好聊的。”

  “我有一大堆问题想问你。”

  %

  秦子晴自顾自的往楼上走,我就在屁股后面跟着她。

  她拿出钥匙,无语的对我说:“你是要进我家吗?”

  “你爸妈反正也认识我。”

  “可现在是晚上了,大晚上你夹杂着酒气进一个女孩子的家,好吗?”

  “反正我不要脸惯了,无所谓。”

  “我爸知道你以前老放我自行车气,你要是不怕挨揍就进去。”

  “你要不是一会儿不保护我,我就把你在高中谈恋爱的事给你爸说,看他揍谁!”

  “你!”秦子晴让我这无赖劲给气的没招了。

  打开门,我就跟着进去了,说辞都准备好了,结果她爸妈并没有在家,一个出差了,一个在值夜班。

  这下让我对秦子晴心里的好感度直线上升,父母没在家都没让王伸上她家,说明她对底线的把握看的还是很大,并不是那种放浪的姑娘。

  她嘴上说烦我,身体却很诚实的给我拿了一包烟,又递给我一个烟灰缸,我没有抽,而是问道:“坐下来聊聊吧。”

  她在拆头发上精心梳理的辫子:“有事你就说,说完赶紧走,大半夜的孤男寡女在一起惹人说闲话。”

  “那好,我就问你几个问题哈。”

  “我不一定会回答。”

  呵呵,我笑了笑,不一定会回答,那也就是说如果知道的话她一定会回答的。

  我就说嘛,我俩之间的感情并不会因为揍他男朋友一顿就玩完的。

  “第一呢,你处对象凭啥不告诉我!”

  “笑了,凭啥要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就当你心虚,不好意思告诉我。”

  “不想跟你讨论这个问题。”

  “那好,第二个话题,你为什么要说陈辉是懦夫?”

  “他都让王伸给打跪下了,不是懦夫是什么?”提到这个秦子晴就来气了:“他是不是没给你讲为什么下跪?”

  “啊,没说。”

  秦子晴呵呵一声,她说:“当时她领着初中的一帮人,来高中说什么都要揍王伸,最后王伸领着高一的人全都出来了,两伙人就在马路牙子上干的,初中的本来就干不过高中的,王伸给高三大哥也找来了,最后人家动刀了,给他们的人都砍跑了,最后人家给他两个选择,第一,跪下,跟我分手,那时候我俩刚和好没到三天,第二,剁了他,人家认赔,王伸当着他的电话给他爸打电话说要砍一个人,他就服了,你说他不是懦夫是什么。”

  秦子晴挺生气的:“你说让他砍一刀能咋的?还能砍死你咋的,都是学生,为了我就算挨一刀又能咋样,别人我不知道,要是你张耀阳在那里,肯定认砍了,对不对。”

  吧嗒一声,这才从桌子上给烟敲出来叼在嘴里,要是我,我会怎么选?这件事看起来说的简单,我能想象的到,当时他们的那场仗肯定打的很激烈,陈辉本就不是一个轻易服输的性格,更不会随随便便就下跪的人。

  人家打电话放话要砍他,他能不怕么,当时铁定打红了眼,他惹到不能惹的人。

  高中的人,没有一万也有七八千,能当上老大,定当有他过人的本事。

  

章节目录

我的迟到天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瓜瓜书只为原作者不再年轻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再年轻了并收藏我的迟到天后最新章节